任何事情都是針對執著心來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在我任教的學校解散時,我很想去一個修煉環境相對寬鬆的A校,因為那裏有幾位修煉不錯的同修,離家又近。恰在這時,我以前教過的學生聚會,其中有一個較有能力的學生對我說:「老師,有甚麼需要幫助的儘管說。」我就說了自己的想法,他大包大攬的說:「沒問題,我和劉局長很熟。」我對這事充滿了希望,對他充滿了感激。填報工作分配申請表後,我及時的告訴了他情況,著急等待分配結果。

教委研究分配方案的時候,我給學生打了三遍電話,他都沒有接,我馬上悟到:我不該找他,這是我的執著,我怎麼能指望一個常人呢?我的修煉路是師父安排的,自己只要隨其自然走就是最好的。第二天我被分到了一個離家較遠,不是很中意的B校,我心裏一點怨恨也沒有,愉快的接受了。

到了新學校後,意想不到事的發生了。我在德育處工作,卻被安排在衛生室辦公。校醫和我是多年的老同事,這本來是好事,可她對我非常排斥,自己霸佔兩張寫字檯,給我放了一張小學生桌讓我用。工作二十幾年來,走過了幾個學校,到處得到領導信任、同事的尊敬,哪裏受過這種氣?但我分明的看到了自己那顆強烈的爭鬥心想蠢蠢欲動,於是,作為修煉人,我毫無怨言的忍了。這時有個同事打抱不平:「她怎麼對你這樣,我們還都是老同事呢?」想放大我的爭鬥心,因為我悟到了這事發生的原因,於是平靜的對她說:「辦公室就是辦公的地方,大桌小桌無所謂,我不想鬧得不愉快。」那可真是一笑了之,安心工作起來。直到有一天,校長發現了這一情況,我才有了一張辦公桌。

冬天來了,感冒的學生漸漸多起來,哪天都有幾個甚至十幾個發燒的學生來衛生室,我也經常流鼻涕、咳嗽,心裏開始埋怨起來:為甚麼把我安在這兒,全學校就這地方病菌最多,我小時候是敏感體質,容易被傳染……所以每當有感冒的學生來時,我就躲得遠遠的。通過學法和交流,我明白了我來衛生室工作的原因,正是針對我敏感多疑的這顆心來,我又想起了師父講過的玻璃片做實驗的故事,徹底把心放下了,從此不再害怕,也敢幫著醫生給學生量體溫,由於執著心放下了,再也沒有不良反應了。在衛生室工作一年,磨掉了我許多執著心:爭鬥心、怕傳染的心、怕髒怕累的心(經常給學生打掃嘔吐物,甚至給學生倒過糞便)、斤斤計較的不平衡心(學生太多,醫生自己根本忙不過來,我除做好自己的工作外,經常幫她照顧學生)。

今年,學校安排我教學,我非常不樂意:工作忙了,我沒有多餘時間學法了;辦公室大了,人員雜了,我不方便學法了;頭緒多了,心不靜,我不能安心學法了……我心裏憤憤不平,這時我又想起了向內找的法理,我靜下心來,滿腦子都是「我、我、我,」我鼓勵自己:修煉人,放下吧。說實在話,在二線,可以神清氣爽,學法時間多,但沒有多少觸及心靈的事,很像在深山老林裏修煉,如果能在複雜的環境裏保持平心靜氣,那不是更高的境界嗎?同時也悟到衛生室的環境我已經不需要了。

可是我一打聽辦公室的情況又動搖了。因為那裏有一個我以前的同事,那是一個非常討厭的人,為人自私,說話胡吹亂聊,打擊別人不留餘地,我為了避開她,找校長要求調換年級。校長說:「已經定了不能再動了。」我想起了師父講的住店的法理,是呀,小住幾日有必要選擇鄰居嗎?還是放下觀念吧,我又後退了一步。現在我已經在新辦公室工作了一個月了。一月來,她說話的聲音時時刺激著我的心,我真應該感謝她給了我提高心性的機會,但我知道我的執著心還沒有放下,當做到「充耳不聞」的時候,就是我的更高境界。

回顧一年多來的修煉,我真切的感受到:我們的修煉路是師父安排的,師父就是要求我們在常人社會人與人之間的心性摩擦當中修煉自己;所以我們遇到的任何事都是針對自己的執著心來的。只要我們不忘向內找,順應師父的安排,因為師父最知道我們該修甚麼,我們的心性就會不斷提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