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 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煉的,回顧自己的修煉歷程,點點滴滴,歷歷在目。經過十年的狂風暴雨,無論是在邪惡的威逼或殘酷的迫害下,也無論是在提高心性的過關當中,一步步,一關關,無不滲透著偉大師尊的瀝瀝心血;十多年修煉的艱辛路程,步步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現在我把自己十年來的修煉過程及提高心性方面的一點體會寫出來,向師尊彙報同時與同修交流。通過這次交流,希望使自己的心性能夠得到進一步提高,走向成熟。

真修必須學會向內找

二零零一年,正是邪惡破壞大法達到最瘋狂的時候,當時由於我們修煉還不成熟,不注重修自己,學法少,又很少煉功,只是強烈的執著結束的時間,不理智的抱著人心做事,因而被邪惡鑽了空子,造成多名同修遭受嚴重迫害。其表象就是由於一些學法不深、怕心重、愛顯示自己的學員被惡警綁架後,在邪惡極其殘酷的刑訊逼供過程中承受不住而出賣了我們,供出了我們做大法資料的一些情況,因此我和丈夫同時遭到邪惡的綁架,家裏也被洗劫一空,只剩下不知事的孩子流浪數日才輾轉回到農村的姥姥家。

在邪惡黑窩裏慘無人道的迫害面前,面對邪惡的威逼、恐嚇,面對腳鐐和手銬,我一直在默念:「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洪吟》〈威德〉),牢記師父的教誨:「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所以我們沒有被邪惡嚇住,沒有向邪惡妥協,沒有失去一個真修大法弟子的尊嚴。相反,在常人無法想像的魔難當中,我們沒有怨恨哪一個人,而是堅定的信師信法、放下人心、正念正行,以堅強的意志捍衛著大法、保護著同修,始終表現出一個大法弟子慈悲無私的大無畏的非凡氣概。

魔難中,我和丈夫都被非法異地關押,並且不在同一地區,記得當時惡警發話說:「我還真不信,法輪功都是不怕死的,你不說別人,可不能保證別人不說你!先把你們關起來,就不怕找不到證據!」此後,邪惡的「六一零」不法人員及公安政保科惡警,為了向其上司邀功請賞,便開始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以脅迫、利誘、欺騙、酷刑或關押等卑鄙手段對付他們。在迫害面前,有的人怕心上來,配合了邪惡,說了不該說的,甚至有人為了自保討好惡人而編造謊言,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為同修增加了魔難。邪惡利用這一摞摞所謂的證詞,對我們進行一次次的提審。對我們來說就意味著威逼或殘暴的酷刑,然而每一次提審,邪惡從我們這兒還是得不到它們所要的。記得有一次惡警氣急敗壞的說:「再不說就弄死你們!現在打死個法輪功,就像捏死個螞蟻一樣沒有人管的!」還說:「其實你們承認不承認都一樣,有這麼多證詞就足夠判你們的刑!」面對邪惡的恐嚇與暴行,不但沒能使我們屈服,反而磨煉了一顆堅定修煉的傲寒之心。

黑窩裏,我看到我們地區剛被送到這裏來的一位遍體鱗傷的同修,她很年輕,受盡酷刑折磨後被送到這裏來。她年紀雖小,但是意志堅強,不配合邪惡,沒有出賣同修,她告訴我們說:惡警抓人逼供,就是為了找你們的證據,讓我們指證你們,我不配合,就對我實施酷刑,把我打昏後,送醫院輸了幾天液,清醒過來他們就把我送看守所了。她還告訴我:惡警瘋了一樣的抓人,鬧的滿城風雨,人心惶惶的,有些人怕心重,配合邪惡,聽信惡警的謊言,還給你們造了很多謠。當時有一位在黑窩裏得法的同修,學法也精進,她很有文采,深知我家的遭遇,就代筆給我丈夫寫了一首詩,詩曰:「別後音書兩不聞 預知謠諑比紛紜 只緣海內存知己 始信天涯若比鄰 歷劫了無生死念 經霜方顯傲寒心 東風盡折花千樹 尚有幽香放上林 」

心痛之餘,我靜下心來,和同修一起學法煉功、提高自己的心性,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放下怨恨和不平的那顆心,查找自己遭受迫害的真正原因。記得有一天,我們地區那個打人最兇的惡警帶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過來提審我。這個科長十分偽善,當我還沒有走到他跟前,他就像老熟人一樣滿臉堆笑的迎過來:「讓你吃苦了……」邊說邊伸出手要與我握手,看到這種偽君子嘴臉,我心裏十分反感,不但沒有伸手,反而將雙手交叉抱於胸前,用蔑視的眼光看著他們。偽君子科長還是微笑著說:「咱們是一個戰壕裏的戰友,都在機關工作多年,哪能讓你吃這種苦啊,今天我是來看你,也是想讓你回家,家裏孩子小,還需要你照顧哪。」他接著說:「市裏的誰誰你認識嗎? 」我說:「不認識。」他說:「以前和你一樣堅定,在哪兒她都敢講法輪功,她現在已經回家了。去年四月份準備給她判刑,我過去後給他提一個問題,問她這件事(邪黨破壞大法)甚麼時間結束?她說一年內準結束,我又問如果一年結束不了呢?她說一年後結束不了她就不煉了,就寫保證回家。就這樣改成勞教她一年,現在她已經回家了。現在我想問你是怎麼想的。」他的這一問,使我猛然驚醒:「執著結束的時間,才使我們被迫害的如此殘酷,真是教訓啊!」想到此我回答他說:「漫漫黑夜,天總要亮,我相信真理永遠是真理,烏雲永遠遮不住太陽!」

不長時間,偽善科長的偽善面孔撕掉了,我和我丈夫的逮捕證都下來了,同時我得知我的另一名親屬也被邪惡非法抓捕判刑。無論邪惡怎樣變幻花招,我的一顆堅修大法的心不動,學法、背法,發正念、講真相、繼續找出差距、提高自己。師父在講法中說「作為大法弟子是全盤否定一切邪惡的舊勢力安排的。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因為你就是大法的一員,堅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轉化與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惡矇蔽的眾生,清除的是邪惡的生命與邪惡的舊勢力,從中圓滿的是大法弟子與樹立大法的威德。」(《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我想我如果在這裏聽之任之,那不就是在承認邪惡的舊勢力的安排嗎?邪惡瘋狂抓人不就是想把我們鎮住嗎!我想我一定要回家!當我把這個想法告訴同修,同修就建議我用正念神通從這裏走出去,然後流離失所。我說:「我不流離失所,一定要回家!我求師父加持,我哪都不去,就像當年孫悟空一樣鑽到牛魔王的肚子裏給它攪和攪和,徹底揭露邪惡,制止邪惡一再做惡、破壞大法!」當我有了一定要回家的這一念,偉大慈悲的師尊就幫我,而且我時刻都能感受到師尊就在我身邊!之後,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絕食兩個多月,堂堂正正回家了。

心性在修煉中昇華

五個多月的魔難,歷經周折,幾度昏迷,九死一生,我終於回到家中。師父在講法中說:「那個毒藥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讓它毒了,它做不到。」(《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邪惡對我使盡了招數,儘管它們認為我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但它們還是沒有對我放鬆監視,公、檢、司、法和單位派人對我輪流監控,並揚言:「要隨時收監」等等。

七旬母親看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的我說:「大法弟子,有師父管著,哪有甚麼病啊,現在到家了,你也應該站起來,還有那麼多正事等著你做哪!」孩子也說:「媽媽,你沒有事兒,這一切都是假相,這是一個聲音告訴我的。」在師尊的慈悲加持下,在親人的呼喚中,我毅然坐了起來向師父表示:「師父,弟子請您加持,我要儘快強壯起來做我該做的事情,我既然能從邪惡黑窩闖出來,就決不能再讓邪惡迫害!」

剛回家的第二天,孩子扶我到一面鏡子面前說:「媽,快有半年沒照過鏡子了,你看看自己吧。」我剛抬眼看到鏡子裏面已經失去了人像的我,真的把我嚇一跳,我趕緊閉上了眼睛,從此以後,有好長時間我不再去照鏡子。從那以後,我每天堅持學法,堅持給還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們抄寫師父的新經文,並設法送到他們手中,幾年如一日,使那幾個長期被關押的同修增強了信師信法的正念。尤其是我丈夫,被邪惡重判十年,他始終堅定不移,無怨無悔,至今不向邪惡屈服。

在偉大師尊的呵護下,我走出魔難,溶入證實大法的洪流之中。在我的身體稍有恢復的時候,我和家裏的幾個老少同修一起自製真相資料,最初的辦法是我在父母的幫助下製作刻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簡易大印章,再買來長方形的大印盒及印油,直接扣在雙面膠上,用起來很方便。我還用硬體海綿製作了大標語模版,灌上印油、或油漆,直接扣在牆上,字體大、顯眼、明亮,灌一次油可出上百條標語,還可以重複使用。也不只這些,我們還以各種形式助師正法,揭露當地邪惡,營救被綁架的同修,過程中我們在師尊的呵護下,正念正行,展現出一幕幕神跡。

一次,為了揭露當地邪惡,更有效的制止惡人繼續做惡,我和一同修趁正月農村串親的人多這個機會,到惡人老家去揭露他的做惡事實。因此我們買來一些大黃紙,把它對折裁開,然後用毛筆工工整整的寫清惡人的姓名、住址、親屬姓名、職業以及惡人的惡言、惡行,並告誡他們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善良遭天譴,只有放棄做惡,善待大法才能得救。我們又準備了一些真相小冊子、真相傳單和不乾膠真相標語。晚上天剛擦黑,沒有了公交車,我二人只有合騎一輛三節電的電動車。這輛車是同修的,同修說:「這村不近,大概有五十里左右,來回上百里地,再帶上一個人,不知道能不能騎回來。」我說:「沒事,咱們做的是最正的事兒,師父會加持我們,正神也會幫助我們!」就這樣,在師尊的加持下,很快就到了那個村子,把揭露邪惡的「大布告」一張一張的都貼在村裏最熱鬧、最顯眼的地方。然後我們又走了兩個村,把帶的資料全部發完、貼好後,已近午夜十二點了,我們帶著「又有眾生能夠得救」的喜悅心情騎車往家趕,電車雖不算快,但穩而有力,我們一路順風,直到家門電車才放完它最後一點兒電。同修讚歎:「真神奇!我平時單人騎著最多也就能走六十里左右,今兒它帶倆人跑了百十里地呀!太神了!」我說「那以後就叫它神車吧。」

還有一次,我們得知一同修被不明真相的常人舉報後遭到邪惡綁架,我和同修及時快速的製作了「修煉法輪功無罪,無條件釋放大法弟子某某某,嚴懲惡人惡警×××!」大標語及「大布告」,我們倆人還是利用晚上時間,把白天人多的地方如:菜市場、超市門口,政府部門如公安局、看守所的門上、路邊的牆上、電線桿上都貼上了大標語或「大布告」。因為看守所在城外,所以我們最後貼那裏,從門口貼好開始往回走,邊走邊貼,當剩下最後一張時,我們選好貼的位置,剛抹上漿糊,就看見從對面駛來一輛警車,車燈賊亮,窄窄的小路,我們二人暴露無遺。「怎麼辦?」同修急切的問我:「發正念,讓它們看不見!」邊說著我就把標語貼在牆上,同時警車從我的背後駛過,朝著看守所方向開去。由於我們這次做事正念足,心裏純淨,所以貼出去的標語幾天都沒有人毀壞,而且也大大震懾了邪惡,同修被及時救出。

幾年來,在師尊的加持下,我們不但建立了小型家庭資料點,而且一直在順利運行。二零零四年四月我看到師父在新講法中說:「我這個當師父的是不能落下一個弟子的,我告訴你們,所以作為負責人來講,你不能給我落下一個弟子。(鼓掌)哪個學員和你好了你們就在一起,誰不聽你的了你就排斥他,這不行,我這個師父不要這樣的負責人。要把大家都能夠協調在一起,不斷在法上提高,形成一個正的環境,使大法弟子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抑制迫害這些證實法的事情做的好。」(《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我悟到:師父不願落下一個弟子,讓我們整體提高,形成一個正的環境,這是師父對我們的要求,也是正法進程的需要,幫助同修走出來勢在必行。但是幾年來,由於我家受邪惡迫害嚴重,也有同修先後告訴我說:有多少人多少人都出賣過你家,那時候鬧的滿城風雨的,人們都還認為是你家出賣了大夥呢。也有不明真相的同修對我說:「把你迫害成這樣子,都是你家那人(指我丈夫)給害的,出事了他自己都承受了不就算了,你說連他的親人都要咬出來。」遇到這樣的事,聽了這樣的話,我心裏很難受,雖然表面上沒有發作,但心裏十分委屈,有時候我也會據理力爭的給他們講述事情的真相。作為大法弟子我心裏明白怎樣去對待這件事情,但從心裏卻不能徹底放下,所以在心靈深處留下了一個結,遇到事情的時候它還是不斷的往外返,以至於我一直不願意和我認為不可靠的同修往來。

通過學法及和同修交流,我認識到修煉中遇到的所有的事情,不論是好事、壞事都是好事,都是師父為了我們修煉的提高而苦心安排的。在學法修煉中,我的觀念在不斷的轉變,心性也在逐漸得到昇華。直到我由每星期做幾本《明慧週刊》到後來每星期要做十幾本,二十幾本,每次做師父新講法將近二百本,家庭小資料點在起大資料點的作用,所以我孩子常和我開玩笑說:「小驢拉大磨」。

隨著真相資料需求量的不斷增加,我的工作量也在超負荷增大,這也使我真正體會到支撐一個資料點的艱辛。二零零五年初春,在師尊的巧妙的安排下,我認識了一位技術同修,在這位同修無私的奉獻,不厭其煩的幫助和指導下,不但我自己掌握了電腦技術,而且在目前我們地區也基本做到了資料點遍地開花。師父曾說:「其實中國大陸的學員更艱苦,資料點基本上都是屬於家庭式的,遍地開花,也就是說每個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每個人、或者在小範圍協調起來,都在做這些事情。」(《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回顧幾年來修煉的艱辛路程,我衷心的感謝偉大師尊的苦心安排,借此機會,我向師父雙手合十感謝師恩!同時我也想向同修說聲謝謝!

透過表象深挖根 做到真正實修

近日,我對自己在正法修煉過程中所過的心性關進行了回顧,過好的或者過不好的心性關一幕幕閃現在眼前。修煉過程中,師父為了我的修煉提高,苦心安排了許多去掉人心的機會,我感覺自己也能不同成度的向內找,但有時候遇到的事情卻要拖好長時間才可以化解。現在想起來其實就是沒有真正主動的遇事找自己的原因,而是只停留在表面上,就事論事,遇事就解釋、就往外推,所以使自己長時間陷於魔難當中不能自拔。

有一次我配合甲同修做一件事情,當時由於太過於執著自己,做事時沒有考慮到同修的感受,致使同修對我產生了不好印象,語言上經常發生衝突。有時礙於面子,不和同修爭辯;有時候為了不激化矛盾而找理由想向同修解釋,或者是用常人心去迎合同修的心理,但最終事與願違。長時間以來,同修不但沒有改變對我的看法,而且誤解也越來越深。一次次冷面相對,一句句難聽刺耳的話衝我襲來。為此我委屈、苦悶、憂愁,我想不通:在面對邪惡的殘酷迫害時,我能做到抬頭挺胸、腰不彎;在生死考驗面前,我能做到放下生死,無所畏懼;在利益面前,我能夠全然看淡。現在我家已經被邪惡迫害的家不像家了,作為同修怎麼這樣對我呢?如果不是修煉,我們可能還是相見不相識,如果沒有這場邪惡的迫害,我的家和我的工作也不比誰的差!我現在是修煉了,不然我也不會受這份氣。其實這些想法還是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修煉人,而是把提高自己心性的機會當作了對自己的不公,一個勁的往外推。

師父講:「你要想提高你自己,你得向內去找,在你這顆心上下功夫。」(《轉法輪》)師父還告訴我們碰到好事和不好的事都是好事的法理。我想:有些事情雖然有同修做不好的地方,但是矛盾出現了,這不是偶然的,肯定也有我要修去的心。靜下心來向內找,我發現:多少年來自己受到的都是邪黨文化的毒害,在當今社會這個大染缸中形成的後天觀念,自己都察覺不到了,表現出來也就是強烈的執著和放不下的人心:顯示心、自私心、證實自己和怕別人瞧不起的心,還有總是想自己家被迫害的如此嚴重,同修們幫助我也是理所當然的,也就是想求得到別人幫助的心……。而同修的一句句很不中聽的話不都是碰著我的那顆心來的嗎?所以,我想同修是為了幫助我提高,應該感謝人家才對呀。

今年春天的一天,我有件事情把握不準想和同修切磋,我剛把事情說完,同修就莫名其妙的向我發火,我雖然沒有辯解,但也覺的很委屈,心裏憋悶不舒服。晚上我做了個夢,夢見我站在一個像宮殿一樣的大廳裏,看見師父從外面健步走來,師父在廳中正面坐下,我坐在師父的左手下面。見到師尊,我心裏的感動無法形容,當我想和師父說話時,師父向我一揮手說:「你應該謝謝人家。」夢醒後,我的淚水打濕了枕巾,我感謝師尊時刻在看管著弟子!

修煉中通過向內找我體會到:矛盾其實只是一種表象,而實質是自己有放不下的人心和強烈的執著,如果能夠從自己的內心深處挖挖根,真正的找出與法理擰著勁的地方,法理通了,再放下執著,心性就會提高上來,問題和矛盾也就迎刃而解。時間不等人,正法進程已經到了最後。我也希望同修都能謹遵師父的教誨:遇到問題向內找。修煉是修自己,不要總是為了別人的提高而充當魔的角色。大法弟子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共同走向成熟,讓我們的師尊為我們少操一份心,少受一份累!

以上是我對自己修煉的一點總結和體悟,不足之處,敬請指出。

雙手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