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幫助同修中修煉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二零零一年看到一篇文章《叫醒身邊的人》大致意思是:在天上我們與師尊簽約後互相囑託「如果我在人中迷失了,可千萬叫醒我」使我更明確了:我們都是隨師下來助師正法來的,在人世中得法後再返回去,千萬別誤在人中回不去了。我把這篇文章在複印社印了六十份,發給其他同修,共同做叫醒身邊的人這件事,包括常人。從那時起,只要看到聽到哪位同修走不出來,我就馬上去找他,一次一次的去找,與他們一起學法交流:我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不能看著眾生被江賊一夥矇騙毒害,而助紂為虐,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也害了他們自己,每個大法弟子都動起來,發資料,救世人,力量大,效果好,很快我所在地區的同修都參與了做發資料救世人的事情上來,有的常人也幫著做,有個同修的愛人刻了一模子印製了一萬張粘貼,很快大家就發出去了,大量的滅掉了另外空間的邪惡。

二零零五年我參加了小組集體學法,感到心性提高很快,受益匪淺,心想:如果大家都能參加學法多好哇,這是師尊留下的修煉形式之一。所以我從零六年開始組建學法小組,首先遇到的是:學法的地方難找,哪家都有常人,常人都有很重的怕心,工作很難做,跟家人談好幾次才能談通一個地方,學了幾個月又不行了,說居民委組長監控了等等。只好再找地方,其次是有的同修不願參加集體學法,一是懶散,二是怕心,要多次交談才能談通。我想凡是組建過學法小組的都會有體會,再其次的困難就是要把一些同修帶出來,不管颳風下雨,天寒地凍,把同修約到一起,等待,接頭,送往都需要時間。有時也感到困難,又一想,吃這點苦算甚麼,比起獄中的同修,比起師尊為救度眾生所吃的苦,我這點苦又算甚麼呢?這不正是自己修煉的好機會嗎?自己沒有任何家庭負擔,腿腳也好,這事不是正該自己做嗎?為甚麼攀別人呢?

有的同修能運用電腦做資料,有的同修能大量的「三退」救人,有的同修能做協調工作等等,那自己就多做點成立學法小組的事吧。(做好三件事之外)

找個學法的地方不容易,如果沒找到人,哪怕只一個人我也要陪他一起學,然後找來一個人,二個人,三個人,這樣一個四人的學法小組就成立了。我一邊和這個學法組一起學習,一邊再組建另一個學法組,有時學法組沒學幾天有時幾個月家人就說居民委組長監視了,不能在我們家了。為了不給常人帶來麻煩和顧慮,就多次換地方,這裏有我們修的不足的地方,也有邪惡的干擾,有一個小組修的比較紮實,雷打不動一週三次,從未停過,一直堅持了四年多了,儘管也有干擾,如去年「十一」和今年「十一」之前,派出所和居委會二次敲門,我們在裏面就是不給開門,惡人只好走了,再沒來過。據組長說是居委會和派出所的要找同修談談,不要出去亂走,組長說負責,保護了這位同修,因同修到這了,跟居民委組長的關係搞的很溶洽。

每個小組正式成立後,我們都很正式的宣布一下具體要求:如儘量不缺席,不遲到,學習時間儘量不吃東西,不喝水,不穿裙子,不穿低胸坎袖衣服,不穿短褲和背心等,儘量盤坐,這是對大法對師尊的尊敬,每兩個月集體煉功一次,糾正動作,對有病業的小組每週煉功一次,使有病業的同修身體恢復的很快。

通過集體學法煉功,所以有參加的同修都感到提高很快,感到了集體學法的重要性,正像師尊講的「這個環境能夠熔煉人」(《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大家感到自己在法理上悟不懂的,在常人中遇到的矛盾,關和難不知如何過去,在學法小組提出來,大家互相切磋,互相談自己的體會,很快就把自己的事情解開了,知道怎麼做了,如家庭矛盾,工作中的事情等,由衷的感到收穫很大。

養成集體學法的好習慣,能克服自己的懶散的壞習性,能增強自己的自制能力,在學習小組能達到比學比修,看到別人不把腿拿下來,自己也不好意思過早的把腿拿下來,增加了盤坐時間,在腿疼的過程中又消去了業力,同時大家都感到深切體會到集體發正念能量場強,除惡效果好。還一個體會是:信息及時,跟正法進程快,如營救被綁架的同修,近距離發正念零九年二個小組成員全部參加了。哈市幾個關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如鴨子圈,女子監獄,萬家勞教所,長林子勞教所,呼蘭監獄,大慶監獄等,有一個小組的同修也都參加了。近距離發正念的過程也是去怕心的過程,有怕心的同修,看到別人都去,自己也不好意思不去,去了二次後,怕心去掉了,以後自己也能單獨出去了。

由於自己層次有限,在幫助同修也是三起三落的,比如對同修甲幫的不徹底,開始我和她一起學法煉功,她還比較精進,也能出去發資料了,等要成立學法小組時,她兒子不幹了,說我是在黑名單的,不准我參加,她也同意了。這是怕心的表現,也是我心境與層次的體現,同修沒昇華上去,自己也有責任。甲以後又去了女兒家住,被女兒管的更嚴了,出現了病業現象,住了院,出院後不精進了,甚麼資料也不要了,只看《轉法輪》。今年我通過師尊的新經文的學習和師尊多次講過的法:「我這個當師父的是不能落下一個弟子的」(《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師尊只能訴其法理,具體就應該我們大法弟子去做,今年我又去了兩次,跟她講:「師尊一直關心著,多次往我腦中打一念,去看甲同修,我就來了。」她很高興。我說師尊又有新經文了,看不看,她高興的說要看。從此她又開始發資料救人了,我又定期給她送資料了,週刊她看完後不保留再給我,師尊的洪大慈悲又救回了一個弟子。

對走過彎路的同修多採取師尊的法理去啟發她鼓勵她,打消她的自卑心,顧慮心,怕心,信任她,不過多的對她要求甚麼,及時的把師尊的新經文送給他,師父的法才能真正的改變她。同時針對不同的人不同的特點,找出切入點進一步鼓勵啟發,增強了走回來的信心,我又一次一個知道在獄中轉化的同修家的地址給了她,讓她去關心一下別人,增強了她的自尊和精進的心理。

對生活中有困難的走不出來的同修,不是經濟困難儘量給幫助,幫助搬運啊,跑跑腿啊,增進聯繫,目地還是鼓勵其走出來。

對不太精進的同修,對比較懶散、自制力不強的同修,我就多跑跑腿,每次繞遠也要找她一起參加小組學習,時間長了,這兩位同修也能自覺的參加集體學法了。

這四年中我參加過多個學法小組,把他們好的方法經驗帶給新組建的學法小組,互相促進,共同提高,同時自己也單獨組建了三個學法小組,與同修共同組建了二個小組,說是幫助同修,其實自己受益最大,心性每天都在魔煉中。例如在組建過程遇到的阻力,難度,都是在師尊法理的指導下克服的,沒有師尊和大法自己甚麼也做不成,例如自己有很強的顯示心,爭鬥心,不讓說的心等,每次學完法都有短時的交流,同修給提出來了,提的比較尖銳,就感到面子上很過不去,觸及到自己那顆不讓說的心,開始還為自己辯護。在同修的幫助下,通過深入的學法,才真正的悟到,執著心是否真的去掉了,不是嘴上說的,必須在實踐中魔煉,才能修的最紮實,沒有在實踐中的魔煉與檢驗,不能說那顆心已經去掉了,自己獨修很難發現。在小組裏學習,大家可都看得很清楚,所以大家在一起學,能夠互相促進,共同提高。

層次所限,不當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