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的點滴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轉眼又是一年,隨著助師正法的腳步,我們又迎來了第六屆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會。非常感謝師父和明慧同修在百忙中又一次為我們提供了比學比修,相互促進,共同提高的交流機會。靜下心來理順自己一段時間走過的修煉歷程,其中有喜有憂,喜的是邪惡即將滅盡,自己對法越來越堅定;憂的是自己深感不夠精進達不到法的要求標準。常被人心羈絆,時而懈怠、麻木、被動修煉,往往出現問題時自己才知向內找。近日看到師父的講法中說:「所以說修煉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給了我莫大的鼓勵,使我對自己充滿了信心,堅信自己在大法的熔煉中定會去掉變異,留下純正。最終走向那聖潔無比的美好家園。下面我就把自己修煉中向內找的點滴體會和同修交流。

一、溶於整體,修掉私心

我是九五年八月得法的,得法後一直參加集體學法煉功,對自己修煉要求比較嚴格。直到邪惡開始鎮壓後,沒有了集體環境學法就比較懈怠,煉功也沒能天天堅持,直到二零零三年我第二次被綁架出來後,又開始了堅持參加學法小組學法。雖然當時環境比較惡劣,因為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路,集體學法,煉功,法會。我還是突破了自己的許多障礙。如怕心,家人阻止等等,堅持走師父留下的路。學法小組同修經常集體配合發真相,掛條幅,去黑窩發正念。來到了小組我看到了自己與同修的差距。一天晚上,我去學法小組學法,帶了真相傳單和漿糊,跟同修說學完法我去貼真相,一同修說我們也準備去貼真相。學完法後我發現他們沒有準備好,我有點急,同修看了出來,就說你先去吧。過後一位協調人和我說,那天你自己去貼真相沒和他們配合,是不是怕回家晚家人不高興。話中的意思是說我沒有配合整體,聽後我心裏有點不舒服,心想我本來也沒想和他們一起出去啊。因為我每次都是利用下班時間或外出辦事時順便做真相。這件事我表面上沒有甚麼錯,為甚麼同修能提出質疑呢?開始我還認為同修那麼多事,後來慢慢向內找發現自己有一顆隱蔽很深的私心。在這個集體中,我想的是如何提高自己,在這個集體中索取,並沒有想到應該去配合整體。這不是一顆為私為我的心嗎?發現了這個私心我努力改正,把自己視為這個集體中的一員。關心這個集體,同修做事主動協助,在配合的過程中,我又發現了自己的一顆心,認為這個同修正念足法理清晰就願意配合,否則就不願意配合,怕出事擔責任牽連自己。其實這是另一種私的體現。如果大家都是我這樣的想法,怎麼能形成圓容不破的整體呢?真像師父在《精進要旨》〈環境〉中說的:「我給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煉形式是要弟子們能夠真正提高上來的保障,如我叫你們到公園裏面大家集體煉功形成一個環境,這個環境是改變人表面的最好辦法。大法弟子在這個環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認識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動人,能熔煉人的行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所以新學員或自學的弟子一定要到煉功點上煉功。」師父的話再明瞭不過了,如果沒有這個集體環境,還很難暴露自己一些不好的人心。所以,我們小組每個人的提高,都是我們小組走向成熟的一部份。

最近在我身邊發生的一件事又一次暴露了私心和依賴心,那天看到網上一篇交流文章,《目前大陸弟子不宜開耗材店》。我身邊有位同修甲就是開耗材商店的,幾年來為同修提供了很多無償技術服務,給做資料的同修提供了許多方便。我和甲同修很熟悉,當我看到這篇文章,馬上想到了甲同修面臨的問題,心裏很掛念。第二天我去店裏去問問她有甚麼打算,她沒在。幾天前我在甲同修店裏買了一箱紙,因外面下雨攜帶不方便,我只拿了一包回家,並和店裏其他人說下次來取或甲同修方便幫我帶過去。一天在小組學法,一位同修告訴我甲同修的店撤了。我馬上說我的紙還沒拿回來,學法結束走出來時,我看到甲同修正站在漆黑路邊拿著紙等我,見到她我馬上說聽說你的店撤了,你怎麼打算的,她回答過幾天再說。我接過紙順口說了一句,拿來三包還有三包,該同修聽完轉身就走了,我當時也沒在意,事隔兩天,其他同修反饋給我說,你的話很讓甲同修傷心。她是流著眼淚離開的。我聽後莫名其妙。我沒說甚麼啊?當我冷靜下來仔細回憶自己的所言所行,平時沒有意識到的一顆顆人心都浮現出來了。同修開耗材商店,既解決了生活問題又給同修提供了方便條件,是兩全其美的事,但長期以來同修對自己要求不嚴格,覺得店是同修開的,就大大咧咧不注意安全,還有像我這樣的同修買完耗材自己不取回,還讓開店的同修往回帶,浪費同修的時間和精力,光考慮自己不替別人著想。這不是自私是甚麼?就是這種私心和依賴心才造成開店同修的潛在安全隱患,使耗材店不得不關閉,這難道沒有我的責任嗎?甲同修耗材店的關閉又面臨解決生活問題,我沒有給予關心和幫助,光想自己的紙,這種行為能不讓甲同修傷心嗎?別說慈悲,連最基本的善都沒有。想到這裏,我感到汗顏。在此也向甲同修致以誠心的歉意。師父說:「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轉法輪》)法每天也在學,就是不對照自己,才出現了眼前不該出現的事。我想師父一定為我們不儘快成熟起來而著急。

二、在營救同修中去執著

今年年初,本地多名同修被綁架,同修們立即行動起來,從各方面開展營救工作。如有向被綁架同修家屬講真相的,有陪同家屬到公檢法要人的,有以請律師的名義到律師事務所講真相的,有近距離發正念的。

在營救中我們請到了北京律師,在被綁架同修非法開庭前,當地同修也做了充份準備,向全市公民和所有律師事務所發了邀請函。讓廣大民眾了解這場迫害的真相。在非法開庭的前一天,我印製了很多傳單,除給同修外我自己留了近百份,想下班後去發放。下班前一位協調同修給我打電話,讓我和她去見律師,我沒有多想,馬上前往,這樣打破了我發真相的計劃,見到律師又去找另一協調人,幾次往返,直到晚九點才結束。我帶的真相資料還未發,心裏有點急,一是明天非法開庭,今晚不發出去,廣大民眾就看不到消息,二是明天我還要近距離去發正念,於是我飛奔在黑夜中,一個樓群一個樓群走,沒帶手電,扶著樓梯扶手一個台階一個台階上,由於剛剛下過雨,路面也滑,雖然滿身汗水,雙腳沾滿了泥土,卻不覺的累。走著走著,我發現後面有人跟蹤,我想他動不了我,還是發完吧,當我馬上就要發完時,跟蹤的人開始喊,站住!一聽喊聲,我慌了手腳,騎上自行車飛向小胡同,沒想到小胡同前方是個水坑,當我要穿過時,連人帶車摔倒在水坑邊,跟蹤的人追了上來,問我:「你發啥哪?」我說:「法輪功真相」。「發那幹啥?」我說:「我要告訴大家法輪功被迫害的情況。」他說:「誰看呢?」我說你不看了嗎?他問我:誰給你的傳單,又問我姓名單位家庭住址,我一律拒絕回答,他說:「我現在把你帶走至少判你三年勞教」。我說:「你不能帶我走,你知道嗎?善待大法弟子會得福報的,我希望你得福報」。這時我的心穩了下來,不斷堅定自己的正念,心想決不能被邪惡帶動。我反問他:「你是甚麼單位的」?他不回答。我又問:「你家住哪啊,我哪天好登門致謝。」他說不必了。他又對我說:「願煉在家煉,別出來撒傳單,像你這麼年歲上有老下有小,萬一進去值得嗎?」……由於已深夜,我只講了法輪功如何好及我學煉後受益情況,沒和他說三退的事,過後有點後悔。

通過這件事我向內找,是甚麼心讓邪惡鑽了空子呢?我沒有怕心,沒有怨同修耽誤我發真相的心,想把真相發出去揭露迫害也沒錯,想來想去,就是一顆急躁心,快完成任務的心,使做的大法之事沒那麼神聖,讓邪惡鑽了空子。但師父看到了我對大法這顆堅定的心,給了我慈悲的呵護,使我有驚無險。在此謝謝師父!

今年九月中旬,我與同修乙乘車去異地看望被非法關押在監獄的同修。當我們接見要結束時,我在接見室門口等同修的家人,這時一名中年男子也站在那裏,他看見我時就像認識似的說,現在的社會真黑,我感到莫名其妙,就問他:「你來看家人還是朋友?」他說是律師來辦案的,我見他先跟我搭話,想可能是有緣人吧,就想給他講真相。於是就順著他的話題說,律師的職業很好,在社會上很受人們的尊重的。我說現在北京有很多維權律師幫助弱勢群體,如拆遷,征地,假奶粉,法輪功等……我說:「要是法輪功請你辯護你去不去?」他一聽法輪功馬上說不去,並氣呼呼的高聲說法輪功是甚麼哪!還讓人退黨,你說法輪功為甚麼讓人退黨!我說:「你多了解了解就知道了」。這時屋裏所有人包括警察目光都聚焦在我們這裏,氣氛顯得有點緊張。回旅店後,乙同修跟我說,你在那講真相不太理智,我當時沒說甚麼。幾年來一直我倆配合營救同修,互相鼓勵著往前走,出現了許多神奇和意想不到的效果。深知互相圓容彌補的重要,過後我詳細對她說了講真相的過程。當時乙同修看到聽真相的人炸了,對我生出了怨心,並遠遠站著對我這裏發正念。在她眼前出現了馬上要出事的假相。我說當時我一點也沒動心。事隔幾天後,乙同修對我說,你有時說話很冷,並提出那天在監獄接見室講真相一事,她說很擔心,我卻說一點也沒動心。同修的話引起了我的反思,進一步向內找,表面我講真相沒有錯,聽的人發火我不被帶動也沒錯,而且我跟乙同修談這個過程時心態很好,語氣並不生硬,為甚麼乙同修說我說話冷呢?細想是因為我心裏堅持著講真相沒有錯,因為師父說過:「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我雖然表面平和,心裏堅持著我沒有錯,顯然是一種潛在的爭鬥心,執著自我的人心。反映在同修那裏就說我說話冷。師父在《曼哈頓講法》中說:「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這段講法讓我明白了一個理,一件事的出現不在表面的對錯,關鍵是看我們的心是怎麼動的,我們所動的一念達到了在這一層次法的標準,這才是圓容了師父所要的。

我們在營救同修中,為了揭露迫害需要一些信息傳遞。一次同修將我的信息誤傳,我聽說後心裏一驚,埋怨和怕心交織在一起。修煉人碰到甚麼問題都不是偶然的,這裏雖然有同修的不足沒有認真核實,我想更大的問題還是自己有漏,否則決不會有這樣的事發生。向內找,發現自己在營救同修中有一種潛在的顯示心和求名心。修煉真的很嚴肅,任何一顆人心都可能被邪惡鑽空子。幾天來周圍的同修也為此事發正念,解體了邪惡妄圖干擾迫害的因素,使我們平穩的走過了這一營救階段。

三、在帶小弟子中修自己

我身邊有幾個孩子,都是從小和父母一起得法修煉的,迫害發生後,沒有集體環境,修煉也是斷斷續續,我想不能讓他們落下,應給他們創造一個集體學法環境。於是在我家成立了小弟子學法組,每週末學法一次。現在幾個孩子都到外地上大學讀書,只有假期來我家學法,得知,他們在學校不能經常學法,有的甚至一個學期都沒有學法,孩子們已經受到了這個社會大染缸的嚴重污染。在和他們一起學法時看到在他們身上有許多變異的東西。我就在網上摘錄一些青年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進行學習和交流,歸正思想和行為。如:敬師敬法,學法時的姿態、穿著,如何去掉玩電腦遊戲、看常人電視的執著,從一點一滴做起。以前在我家都是坐在沙發上學法,這個假期我買了坐墊,都要坐在地上學法,以免歪著靠著學習。我鼓勵他們給同學講真相,有一個小同修做的很好,把同宿舍的同學都做了三退,我經常給她一些小冊子讓她帶回去給同學看。但是他們普遍不願煉功,在學校沒環境,放假在家也不願煉,甚至不願發正念,只是在小組學法時才發正念。雖然交流了學法時的姿態,但他們並沒改,學法時還是照樣靠著歪著,自己就動心,認為現在孩子真難管。過後我反問自己難道我自己都做好了嗎?他們的表現讓我看到在我身上是不是也存在著這些變異思想行為呢?自己有時在家學法時也靠著沙發,孩子們不願煉功,自己不是也經常三點五十分起不來煉功嗎?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了自己還有很強的安逸心,不能在法上嚴格要求自己。雖然我的工作較忙,其實任何不在法上的行為都不能找理由為自己開脫,自己做正了,才能有一個正的場,也會使周圍的環境向好的方向轉變。暫短的假期學法小組給小弟子們的思想進行了一次清洗,盼望他們寒假回來時,能在法上有一個飛躍。

在修煉的風風雨雨中,不知不覺已走過了十四個春秋,能證實法的時間真的不多了,近期師父的連續講法,讓我深切感到師父期盼我們儘快成熟和眾生急盼得救,真的沒有時間再麻木、消沉、懈怠了。找回當初得法時的那種喜悅和別人得不到法的那種自豪和幸福,找回當初敢於發誓下凡助師正法的果敢剛毅,努力同化大法,就一定能達到法的標準,才能無愧於「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宇宙中的第一偉大稱號。

以上是自己在修煉片段中向內找的點滴體會,但找到、意識到和做到還有一定的距離,還是需要努力和決心的。我決心從現在開始,多學法,多救人,向內找,去執著。讓師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肩負起自己的歷史責任,完成助師正法的洪願。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