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的苦與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學員,今年五十八歲,沒進過學堂的門。感謝師父的慈悲,與大法的神奇,現在我能夠將《轉法輪》完全通讀下來了!在這麼多年的修煉路上感受了很多大法的偉大和自己溶入法後內心的喜悅,當然也有不少過關時的身心考驗,最近越來越有種想把這些寫出來與同修交流的願望,希望我的經歷能對大家修煉起到共同促進作用,也希望在我修得不夠的地方,同修們能慈悲指正。

我從小就是個內心很善良單純的人。記的在所謂的「三年災害」期間,我還不到十歲,在路上拾到一袋米。在當時那可算得上救命的物資,但是我並沒有把它扛回家,而是站在路邊,等失主來拿。等了一會兒,失主將米拿走,也沒說聲「謝謝」。現在回想起來可能那時候就有另外空間的神在考驗我了吧?

我還常常想出家或是進甚麼廟之類的,一直到我結婚生子後,患上了嚴重的類風濕,還癱在床上一段時間,那段時間想到人世間的無常、苦難,出家的心更是越來越強烈,於是在我母親的帶領下進了一所寺廟,但沒過多久,我發現那裏面的尼姑根本不是我想像的那樣能看破紅塵、道德高尚。相反她們居然經常像常人般背地裏還勾心鬥角,挑撥是非,甚至比常人社會還要嚴重。我失望了,心想這不是我要找的地方,於是從廟裏出來。過了一段時間,又找到一個道觀去看看,希望能找到真正的淨土,沮喪的是道觀裏的情況比寺廟那好不到哪裏去!這真是師父說的,「末法時期廟裏的和尚都很難自度,何況度人。」(《轉法輪》)

儘管我的母親基於我身體的原因到處帶我求佛,但我對那些已經徹底失去了希望。對鍛練身體開始轉向運動健身,開始在我們社區的朋友帶領下學舞劍(太極劍)。等到我一套劍法剛剛學會時,又另一位朋友(大法弟子)過來跟我說煉法輪功對身體好!我也沒多想,冥冥之中彷彿覺的自己多年來要找的東西就是他一樣,迫不及待的跟著他們去學煉大法。記的當時他們還說我要煉法輪功就必須放棄以前的東西。我甚麼都沒想立馬就不再沾那些東西了!剛開始煉功時,我消業的現象非常明顯,已經有好轉的類風濕竟然表現異常嚴重,甚至我連路都走不動了!起初我沒悟到是消業,還去打針。但後來打針都沒效,在同修的指點下悟到是在消業或是魔的干擾後,發了一念:「我這輩子就只煉法輪功,就算死也要死在裏面(當時沒書看,自己也不識字,不懂法理)。」慢慢我的類風濕徹底好了,直到現在都沒再犯過!

大約到九七年時開始有書看了,我一般是聽別的同修給我念書。漸漸也明白一些法理,隱約知道了修煉是怎麼回事。沒想到一個大的考驗接踵而至:丈夫在外面有外遇,從那之後不再給我一分錢,就連兒子讀大學的費用他也只出學費。我們母子倆以及後來兒子的女朋友的生活開銷全部只能依賴我給單位做雜活的微薄工資。我沒守住心性,跟丈夫吵架,還打了那個女人,結果丈夫把我毒打了一頓,身體長期恢復不了。我常常流著淚看師父的照片,堅持著讓自己放下那顆不平的心、委屈的心。「我要跟師父走,我這輩子就是為法而來的,甚麼關難都別想動搖我!」我一次次給自己鼓勵,一次次告訴自己要清醒,守住心性。慢慢我的心不再那麼痛苦了,一心放在大法上,引導了包括我母親在內的好幾個婆婆得法。我母親一直到現在都在學,八十多歲了還經常和我出去講真相,發資料。

緊接著九九年迫害開始後,我和幾個同修去了北京證實大法,安全回家,丈夫又說要跟我離婚,我的心不動,說了句:「離婚與否我不強求你,但我離婚不離家,我是大法弟子不能造成不良影響,我要在這個家修圓滿。」心裏發一念:不能讓任何邪惡干擾大法弟子修煉!結果他之後再也沒提起這事過了。工作上的領導也處處為難我,但我都忍下來後,我就順利的辦理了退休手續,這樣拿到退休費後我就更能安心學法、講真相了。

於是我開始和別的同修發資料,講真相,定點發正念清除邪惡。我是在學校工作,可以接觸到很多學生,當時跟很多學生說了大法被冤枉、天安門自焚等真相,沒一點怕心,真正體悟到「只要自己念正了,周圍一切都會隨自己而變」,大多數學生都能聽我的話。有一次發正念我明顯感覺自己的元神飛到學校每個建築的每個房間去清理邪惡,而且還會時不時的看到法輪和師父的形像。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在鼓勵我!

我講真相從開始到現在也經歷了從不成熟到成熟的過程,舉幾例以與同修們切磋交流:

(一)做大法的事一定要正念正行

有一次,我和同修像往常一樣在小區裏發資料。我的先發完,同修的還剩下不少,於是我心裏起了點歡喜心,興高采烈的對同修說:「來,我幫你發!」結果我才幫她發第一份資料就被惡人報了警。在警察綁架我們時,那個人還說:「一下捉住兩個,該給我幾百元錢?」我真是為那個不明真相做著迫害大法事情的常人感到惋惜。我們警醒過來,到了派出所,我們不斷發正念,結果惡警一個也無法在我們正念場裏待下去,全部都藉口有事走開了。後來我們不斷求師父幫忙,不一會兒,惡警就叫我丈夫把我們領走了。吸取那次教訓後,我們以後做法事時都會嚴肅、謹慎對待,不能讓自己有一些不正的想法,自那以後我們做資料、講真相也很順利了。

(二)講真相前求師父,有緣人自會到跟前

我從迫害後一直到現在,講真相幾乎沒間斷過,開始時講得少,現在隨著自己修煉的提高,講真相也越來越有經驗了。我感悟最深的就是每次講真相前誠心求師父幫忙,就會有很多有緣人主動走到跟前進行三退,同時我的法學好後,講的過程也很簡短,真是一走一過就把別人退了。

有一次,我看到幾個學生在買燒餅,發了一念,這都是我要救度的眾生,於是也湊過去買了個燒餅,開始跟他們拉起家常:「乖乖,在外面讀書不容易啊,學校最近又是腐敗連連,你們父母的血汗錢可不容易啊。」他們也說:「是啊!這個社會真是腐敗透頂,連高校都不乾淨!」我接著說:「你們一定要做個好人,我們國家的希望就指望你們這一代了,千萬別去貪污腐敗,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他們也不多說,連連點頭(我知道是他們明白的一面在起作用)。我接著說:「你們都是團員嗎?都退了吧,退出這個腐敗的黨、團組織,保平安!」他們都說:「好!我退。」我又問他們分別姓甚麼。他們都爭先恐後的報名字,這時候那個賣燒餅的也主動湊過來說:「我姓張!我也是團員!我也要退!」當時,我內心真是激動,這真是師父在幫我們啊!讓眾生明白的一面清醒過來,得到救度。

(三)講真相從慈悲的關心對方開始

我講真相時大都會根據對方的年齡、職業等找些關心對方的話題開始聊。比如一次,我碰到幾個女學生,就說:「乖乖,你們這麼漂亮,心腸也一定很好。」她們都笑了。我又說:「我把你們當自己的孩子啊,勸你們一句,讀書時不要談朋友,社會亂得很,那些男孩子都不懂事,不負責任。即使談朋友也不能隨便就住在一起,以後萬一分手可怎麼辦?」她們說:「是的,我媽也這樣跟我說。」我又說:「你們要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功是被冤枉的。」接著跟她們講自焚真相等,後來她們也順利的進行了三退。

還有一次,坐公交車碰到一個中年男子,我們就聊開了。得知他是附近郊區的人,就將從別人那聽到的他們那裏流傳很久很廣的故事講出來,他馬上就表現得很激動。那個故事也是講善惡有報的事,我就順著說:「人一定要做個好人,堅持真、善、忍是真正的大好人。」他說:「你知道我是甚麼人嗎?」我這才注意他的制服,可能是個法官。但我心不動,我說:「我不管你是甚麼人,我們今天碰到了就是緣份,就是老姐弟。我要說的都是有道理的大實話、大好話。你聽了自然會明白。」他點點頭說:「也是。」接著我就跟他講大法的真相,講了很多直到他下車。他走時不斷跟我打招呼,滿臉笑容地說:「再見,再見!老姐姐。」我心裏很欣慰,又一個生命因明白真相而被救了!感謝師父,不是師父加持,我一個沒文化的老婆婆怎麼能將一個法官說的心服口服,還誤以為我是高校教師呢?

(四)學法、煉功修好自己也是在證實大法

我們經常一起學法,交流,更是感受到自己修好是如何重要。現在我的丈夫不像以前那樣暴躁不理智了,可能是業力大一時進不了修煉的門,但他每次碰到他的朋友生病時都會說:「去煉法輪功吧!」最近我們有位遠方親戚患了重病,我丈夫坐十幾個小時的火車去看他,還將大法的書也帶去了,嘴裏還念叨:「他只有法輪功才能救得了!」同樣,我的兒媳也了解真相,還主動勸退很多人,其中一次在她哥哥結婚典禮上就勸退了近四十人。

同時,我也時時刻刻在嚴格要求自己。雖然生活拮据,但每次同修或常人給我東西我都會付錢,四個準點發正念和早上三點四十起床煉功每天堅持著。由於煉功,身體年輕化,多年不來例假的我現在每月都會準時來例假,身體很好。這樣對大法也能起到正面的作用,有一次,我走在路上,一個中年婦女見我說:「您老身體怎麼這麼好?看起來怎麼這麼年輕?」我馬上就回答:「都是煉法輪功的神奇效果!」她說:「不是國家不允許煉嗎?甚麼自焚的?」我就把大法的真相從頭到尾講給她聽,也讓她進行了三退。真是心中裝著大法,慈悲。救人就不那麼難了啊!

以上都是我的修煉部份經歷,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