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修煉是個人的修煉,修煉全憑悟,能悟多少得多少,悟的到就悟的到,悟不到誰也沒有辦法。我很愚鈍,從開天目同修的切磋文章中知道他們可以看到不同空間的景象;在與同修交往中知道了某同修身體有甚麼感受,某同修的第二次生命是師父給的,某同修遇到了甚麼事情是師父的點化,某同修正在讀書呢突然看到書中閃金光,某同修遇到危險法輪怎樣保護了他,某同修今天悟到甚麼了明天又悟到甚麼了……。在與同修的接觸中我只能聽他們講述他們所悟到的,看他們是如何做的。

我反覆的想:我怎麼就不會悟呢?同修們能從油箱漏油、水管滴水悟到自己修煉有漏,可我家的水管不但不漏反而老堵,電路沒有毛病可燈泡老炸。我甚至連一個夢都沒做過。我曾經為自己不會悟而痛苦。

這一年半來我們五個同修組織了學法小組每週集體學法三天,其它四天各自背《轉法輪》。今天我終於知道了自己為甚麼不會悟,是因為自己學法太少,不明法理。其實師父的慈悲呵護,良苦用心的點化伴隨著我得法後的整個修煉過程,可我被人的名、利、情羈絆,修煉不知道精進。面對慈悲的師尊,面對圓容、殊勝、美好的大法,我真該理性的回頭看一看自己修煉中的一點一滴,下決心勇猛精進了。

讓資料點平穩的運行

我一九九八年得法,直至二零零三年三月才開始走出來證實大法。但五個月後的八月二十三日,我就因發放真相資料被綁架。我採用了常人的辦法出來的。「從拘留所出來後有一段時間,我非常消沉,狀態很差,後經同修的幫助、啟發下,我開始靜下心來學習師父近期系列講法,使我十分震撼,感觸最深的是師父說:『修煉是嚴肅的』.自己對『嚴肅』二字今天才有了深刻的認識。讀了師父的《走向圓滿》、《建議》、《路》經文後,感到說的就是我,有一種剜心的刺痛,我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十分慚愧、自責,對不起師父的慈悲救度。」這是我在《嚴正聲明》中的一段話。摔倒了不能趴那,還得自己爬起來,繼續往前走。看了《明慧週刊》後才知道有明慧網;看了同修的切磋文章才知道我拿的資料都是同修辦的資料點自己印製的。我想如果有一天修煉結束了,我還都不知道修煉的進程,這能算是大法弟子嗎?

師父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二零零四年底在協調人的幫助下我建立了家庭資料點。開始不會上網,同修幫我用優盤複製由我打印。兩個月後在同修幫助下我學會了上網。半年以後我基本上掌握了資料點的技術,能做資料、做護身符、做大法書、網退、網上曝光、編輯文件、買耗材等等。有一次協調人拿著我做好的《轉法輪》對他家的人說:你們快來看看,這都是大法弟子製作的。我當時聽到「大法弟子」四個字好像身體的細胞都炸開了,因為這一年多來把心思都用在資料點上了,自己要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洗刷自己修煉路上的污點。自己配不配稱大法弟子還是一個問題,今天終於有人稱我為「大法弟子」啦。我扭過臉背著房間裏的人眼淚唰唰的往下流。

四年來我從城東到城西十幾公里地,每週最少跑兩趟,把印製的資料送到協調人的家中,根本沒時間想自己苦不苦,資料點從娘家搬到自己家,背著家人做資料,每天凌晨兩三點起床上網看資料,四點五十煉靜功發正念。現在孫女一週歲了,白天帶孫女讓孫女看全球新年晚會,我做資料,晚上九點五十煉動功,讀書。只覺的時間過的快,沒有時間想難不難。建立資料點之前我從沒摸過鼠標,從一竅不通到今天資料點平穩的運行著。我常想我太幸福了,這全是師父的呵護,大法的神奇。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修煉要修心

我知道遇到矛盾要向內找,看到別人發生矛盾都要向內找,但是當魔難來時,總是看到別人很多的不是然後再輕描淡寫的找找自己,或者用人心看待矛盾。兒媳婦坐月子時,親家母給請了一位月嫂,我就認為月嫂太是非,他們一個鼻孔出氣找我的不是,連兒子都向著他們,我一氣之下就回娘家了。這時想起了師父的《對澳洲學員講法》,我靜下心來找自己,發現了自己許多隱藏很深的不好的人心,其中之一就是以自我為中心來畫圓的私,強烈到即使對別人好也是投李以期桃報,這種「為他好」的實質,都是對他人的一種要求,要求別人達到自己的標準,認為別人只有符合了自己的標準才是好的。所以,付出的越多,要求越多,不是憂人就是慮己,唯恐名利情受損。遇到矛盾表面上不計較,其實是在掩蓋自己內心的不平衡,所謂的「不平衡」積累多了就魔性大發。這種為私的表現是為了實現自我不惜傷害他人,是一種無盡的欲求,使人心力交瘁、妒嫉、雜念叢生,心胸狹窄,看重自己。和家人相處時嘴上不說,心裏卻想我的事是正事、是大事,我都已經做的如何如何好了,你們怎麼就不說我好呢?其實法輪功就是修煉,修就是修去不符合真、善、忍標準的執著心,煉就是煉功。可是修煉的狀態會反映到家庭生活當中,是慈悲的師父在利用我的家庭環境給我創造提高心性的機會。我對師父說:是弟子錯了!

師父對我不離不棄。兒媳上班了,親家母請了她的好朋友到我家來當阿姨,我拿出真誠的心對待她們,遇事替她們著想,我是修煉的人,我要用自己的行為來證實大法的美好。

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中發生矛盾,以致不能堅持集體學法。大家都是同修,為甚麼就不能圓容學法小組呢?這裏有自己要修的執著,同修甲幫我建立資料點和我接觸最多,在資料點運作過程中有些難題我從明慧網的技術交流中得到解決,有時甲同修遇到不會的問題我也可以幫她解決。在一次集體學法輪流背書時,別人都背了她沒背,我說話語言不和善,揭她的短。是我的顯示心傷害了我的同修,使她不想參加我們的集體學法。兩個月後的七月九號甲同修被綁架,至今還在被迫害。想到這我心中特別悔恨,她是大法弟子,是同修,我怎麼就不知道珍惜這份同修緣呢?慈悲是神永恆的狀態,可是我呢?我每天發正念加持同修助她早日闖出魔窟,我們還要在一起比學比修。

講清真相的體會

我記住師父說的學法要靜心學法,講真相要講清真相。講清真相是師父為大法弟子開創建立威德的機會,我把講清真相溶到自己的生活中,儘量達到如意的狀態。我同學的同事到九華山皈依佛門了。第一次見面她要送給我一張三聖圖,說是護身符。我問她念的甚麼經,她說是地藏經,念了可以不下地獄。我說你念地藏經只是不想下地獄,可你散發的三聖圖說的是極樂世界,你也進不了極樂世界。我送你一張真正的護身符,是任何一門功法都不能等量齊觀的。她一看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說法輪功的口碑最好了,四二五上訪,人走後地下連一片紙屑都沒留下,我怎麼就得不到法輪功的情況?我和她們另約了時間面談。我預備了兩份禮品分別裝在兩個資料袋裏,有一本《轉法輪》,還有《九評》、「聚焦真相」小冊子、救命的護身符、「心明眼亮」等真相資料送給了她。她說:我現在就不想上班了,我想回家讀書。我爭取一個禮拜就讀完,然後我把真相資料給我妹妹看,給我丈夫看。她說:好妹妹謝謝你!我說:你謝我們的大法師父吧,其實都是師父做的。

我對講真相的體會是,給親朋好友講真相,你在常人中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至關重要。當然這需要在實修中打下堅實的基礎,既然是熟人就有充份的時間順著他的接受能力講,最容易講清。給生人講時,念一定要正,在短時間內抑制住對方抵觸的一面,使其接受真相。在講真相過程中千萬不能簡單的去做,更不能陷在與常人的爭辯中。

我修煉十年了,深一腳淺一腳的,跟頭把式的,酸甜苦辣盡在其中。我深信從人修成神有一條路,雖然這條路很窄。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煉人就應該時刻保持神的狀態。我們還有三件事要做,要兌現我們的史前大願,我們要救度我們的眾生,我們都不要做師父恨鐵不成鋼的那塊鐵,在神的路上我們都要奮起直追。

個人的修煉體會,偏頗之處望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