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邪惡的黑窩走過來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惡黨迫害我們已經九年多了,目前迫害還在繼續。邪惡的勞教所、監獄、洗腦班還在迫害著大法學員,給整個正法、救度眾生造成了一種仍然嚴峻的錯覺,障礙著眾生的被救度。我們的修煉雖然有漏,但我們也決不承認邪惡的安排。當然,如果我們都做的那麼好,這場迫害早就結束了。在那洗腦班、勞教所、監獄,有的大法弟子做的非常好;但是,做的不夠好、向邪惡妥協、轉化的學員還是挺多,使邪惡找到了存在與行惡的理由。我覺的黑窩以外大法學員的修煉狀態也很相似,人心、怕心重的學員也不是小數,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還做的不夠好,很多有緣人還未得到救度,可能這是迫害結束不了的主要原因。大法學員整體提高上來、密切配合、救度更多的眾生才能儘快的結束迫害。

在這幾年惡黨的邪惡迫害中,我主要經歷了二次看守所、二次洗腦班、一次勞教所,在這些黑窩共受到了四年多的迫害,除了第一次在洗腦班沒做好外,其它幾次雖然沒有像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那樣走過來,也算基本都能夠過關吧。能夠從魔難中走過來,能夠在大法中走到今天,首先就是師父的慈悲呵護。在此,我主要談談自己從邪惡的黑窩走過來的一些體會。

一、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學好法。我從97年得法以來,一直都非常重視學法,一般每天保持有兩個小時以上的學法,甚至更多。在邪惡黑窩被迫害的日子裏,也從來沒有放鬆過學法,只要有時間我就抓緊時間學法或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平常在家學法一般都是通讀大法,在那黑窩裏大法的經文被嚴禁,同修把能背的經文寫出來,還有的同修想方設法把經文、《轉法輪》、大法資料等從外面傳了進去,我們同修之間突破邪惡的嚴密封鎖,互相傳閱。在那黑窩嚴酷的環境下,保護好經文、背誦經文要避過邪惡的嚴密搜查與監控,很多學員的經文被搜去、並因此受到了嚴重的迫害;有一次,我身上帶著《轉法輪》,以前惡警從來沒有搜查過這個衣袋,我也是第一次想在這個衣袋保管《轉法輪》,可惡警偏要搜這衣袋,好像惡警早就知道一樣,就在惡警將要看到大法書的時候,我立即把書轉移到身上的其它地方,當時有兩個惡警、還有包夾看著,我的動作惡警都看到,更懷疑我身上有經文,就親自動手再搜一遍,就是沒搜著,我覺的這件事也很神奇,我當時想不能夠保護好大法經文,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當時的心態也比較平穩,所以師父幫著保護大法書。大法弟子亞輝(化名)做到放下生死,堂堂正正帶著《轉法輪》、學法,惡警就不敢動。在裏面我背熟了三講《轉法輪》、《洪吟》、《洪吟二》、十多篇經文等。

講清真相,惡警剛開始迫害我的時候,我就給他們講真相,經過反覆多次講真相之後仍然迫害我們的,一般我就不再理他們了。我是這樣想的,大法弟子慈悲的對待他,他仍然行惡,那就會有別的辦法對待他了,師父、護法神就會為我們作主。對包夾(勞教人員)的講清真相也很重要,他們受惡警指使,24小時的貼身監視我們大法學員,當他們明白真相後,他們就會支持我們大法學員的交流、學法、發正念等。如有一個包夾明白真相後,多次為我們傳遞經文、物品、迫害真相等消息。

發正念,我每天發正念的時間約有三個小時,四個整點大多數都能發正念,其它整點時間也經常發正念;受難時能發正念就發正念;同修受難時發正念加持。大法弟子發正念清除邪惡,是大法與大法弟子威德的體現,也是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反迫害的實際行動。

二、向內找。我們修煉人經常都講向內找,我想真的能認識到向內找的內涵,真的時時刻刻的做到向內找,邪惡就不會存在,迫害就不會存在。在那充滿了邪惡因素的黑窩裏面,我們的思想完全暴露在眾多邪惡因素的監視之下,思想有一點點的放鬆都會被邪惡鑽空子;有一點點的不堅定都會被邪惡放大、加強。在那樣的環境下,我有這樣的感受,你不想、排斥不好的思想念頭,可另外空間的邪惡還時時刻刻拼命的給你往外翻,主意識有一點點鬆懈都不能把握自己;有一點點對大法的不堅定,邪惡就會立即鋪天蓋地的壓過來,包括表面的惡警也是日以繼夜的對你進行迫害,非得立即要你放棄修煉。有一次我承受不了迫害,有向邪惡妥協的想法,惡警大隊長好像知道我的思想一樣,立即就找上門來了,接著把迫害的力度加到最大;由於師父的慈悲點醒,使我加強了堅定大法的正念,才走過了這最艱難的一關;如果當時沒放鬆自己的思想,注意向內找,可能就不會受那麼大的難。在那充滿邪惡因素的環境裏,更不能放鬆自己,時時刻刻都得向內找,注意自己思想、言行、各種干擾,同時發正念清除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不好的觀念或外來干擾。我認為修煉人向內找是在抑制與清除自己的人心與執著,是自己本性的一面在起作用,在正法中能充份調動自己正念除惡;而且修煉人向內找時的狀態,是會得到師父與護法神保護的,是不允許邪惡迫害的。

三、堅定大法。我們對大法有堅不可摧信念,我想邪惡是不敢動的。為甚麼還做不到?主要是人心、怕心等執著造成的。在邪惡的干擾、迫害時,這些執著就會往自己的思想上反應,自己主意識不強就會被干擾,其實那個對大法不堅定的思想不是自己,那時就要排斥它。在那邪惡的環境裏面,當我冷靜的思考時發現,不管是另外空間的邪惡還是表面的惡警,它們所採用的一切干擾、迫害都是為了動搖我們對大法正信的思想,當我們對大法的正信產生動搖時,邪惡就會立即鑽空子,並找到了迫害的理由,這是許多學員向邪惡「轉化」的主要原因。每當被邪惡干擾、迫害的對大法的正信產生一點點的懷疑時,我就立即排斥,這不是我、是邪惡因素,並請求師父幫我清除,那時我就經常默默的想著「堅定大法、決不動搖」,我想對另外空間的邪惡也是一種警告,另外空間的邪惡就會害怕,惡警的迫害就沒有力量了。在酷刑面前,要儘量的保持心態平穩,並要想到請求師父加持,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放下生死,堅定大法。那時即使達不到大法弟子的標準,師父、護法神也會保護、加持、幫助,也能減輕迫害。我在勞教所被邪惡迫害最嚴重的時候,精神與肉體24小時都在嚴酷的迫害當中,迫害甚麼時候才到頭啊!真是度日如年。就在這關鍵時刻,師父在夢中點醒我,夢中的大意是害怕與向邪惡轉化就非常危險,從夢中驚醒後,我的腦子產生了堅定大法決不動搖的信念,無論付出多大也要戰勝你邪惡的迫害,就這樣一天天的以驚人的意志堅持著,物極必反,就在那最艱難的時候,一下子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以後每一關、每一難都是這樣,只要堅定大法,結果都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四、同修的交流、聲援、配合。從「七﹒二零」以後,邪黨把兩個以上的大法弟子在一起就定為違法,是重點打擊的目標。在邪惡的黑窩,大法學員受到嚴密的監控,同修之間的交往被嚴密的封鎖,不但禁止面對面的語言交流,連同修之間的財物都不能交流。在黑窩裏面,要做好反迫害、堅定大法同修之間的配合與交流就顯的更重要。同修之間的交流主要是突破邪惡的封鎖,創造面對面的心得交流機會;另一個就是書面傳遞交流;遠距離見面時簡單的語言鼓勵,或用手勢、動作、眼神給予支持等。只要有機會我們同修就重點交流反迫害的心得體會,約定受難時互相聲援、正念加持,有甚麼其它困難互相幫助。在那非常邪惡的黑窩走過來,同修交流、聲援與配合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邪黨為甚麼害怕大法弟子聯合在一起?那不是害怕大法弟子的配合嗎?在2000年5月我第一次被惡警綁架時,3個房子關了40多個大法學員,有二個房子的大法學員破門走出了大廳,要求無條件的釋放,那時惡警非常害怕,惡警拼命的把我們往房子裏拽,我們大法學員手拉手的連在一起,惡警筋疲力盡也動不了我們。後來惡警頭目說,先把他(她)們一個個的分開。邪黨對我們大法學員的迫害一直都是採取這個邪惡手段,先把我們分開,然後集中力量各個擊破。有一次我們幾個同修交流絕食反迫害的體會,後來我們都同時被惡警隔離迫害,我們都不約而同的絕食反迫害,一段時間整個勞教所的惡警都停止了迫害,變為專門解決絕食問題。惡警經常用紀律來迫害大法學員,有一次惡警要我們蹲下,我們很多學員都喊「法輪大法好」,結果很長時間惡警都不敢叫我們遵守它的迫害人的所謂紀律。在那黑窩迫害我們大法學員時,惡警都是嚴密封鎖消息的,所以同修之間要主動了解迫害的真相,同時盡可能的幫助受難的同修;自己受難時應該主動想辦法通知同修,有的同修把迫害情況通過明白真相的包夾通知其他同修,有的直接告訴同修,有的高喊被迫害,有的敲門,有的同修受難時由於怕心不敢吱聲,同修不知道,其他同修幫不上忙,自己就更難過關。有一次,惡警打大法弟子,那個大法弟子高聲喊惡警打人,很多同修高喊「不准打人」,惡警馬上就走了。我在受難時,我曾多次主動要求其他同修幫助、發正念加持,效果都很好,能大大的減輕迫害,甚至能避免迫害。

目前,正法、救度眾生的時間是師父慈悲於眾生而延長下來的,是給大法弟子樹立更大威德的機會,也是給沒做好的學員走好最後的路的機會。我認為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大法弟子的配合要加強,每個大法弟子都積極的配合好,才是大法的威力在世間的體現。作為大法弟子,在正法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協調與配合非常重要。

能夠從魔難中走到今天,首先我要感謝偉大的師父,感謝同修的幫助,感謝各界起正面作用的眾生。以上所悟僅是個人認識,如有不當,請同修批評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