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在二零零四年喜得大法。因當地同修少,修煉的環境不是很好,很少與當地同修接觸,所以在當地很少人知道我煉法輪功。我的家庭環境好,給外地來這一地區協調的同修提供便利;也因我是後得法的,沒有趕上個人修煉時的寬鬆環境,也就是師尊給我們留下的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所以有同修來我這裏,能與他們一起學法、煉功、交流、切磋,這是我非常高興的,也使我從中提高的很快,這是師尊對我的呵護。

一、在做大法工作中修自己

在外地同修沒來這一地區前,我們接到的資料很少,師父的新講法和明慧週刊,需要互相傳看。同修來到這一地區後,幫助上了多處資料點,我也有幸參加了一個的資料點的工作,我也非常珍惜這個修煉機會,認真做好每項工作,與同修配合的很好。在這其中讓我看到了流離失所的同修和資料點同修,對信師信法的堅定,從他們幹大法工作和簡樸的生活等各方面,都能看出來。

在這真實的工作和生活中,讓我感受到了太多、太多,這讓我學會了向內找,時時對照修去自己那些不好的執著心,比如怕心、顯示心、歡喜心、幹事心、妒嫉心,對吃穿的執著、修口等,這使我看到了我與老同修的差距。我必須勇猛精進,多學法才能趕上,感謝師尊給我的這個修煉機會,也感謝同修對我的太多幫助。

在進入資料點之前,同修就讓我在家做一些事,並與我有較多的交流,讓我多多的學法。在這個過程中,我了解到老同修的一些修煉過程,這使我感到無比的震撼。

同修在說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去北京證實法、被邪黨迫害、被迫流離失所、做資料、送資料、發資料的過程時,他們講起來就如以往的故事一樣。有個同修已在外兩年多沒回家了,雖然那時就在家鄉做著送資料工作,而自己的母親去世半個多月了才知道,強忍淚水繼續送資料,常常是淚水迷住雙眼而不能騎車。有很多農村同修拿出僅有的錢來做資料。有的同修為了堅修大法,而被迫害的失去工作、家庭,這在我認識的同修中佔了大多數。有個同修在勞教所被迫害了三年,上過死人床、罰站十幾天等酷刑。有個老年同修曾六次被惡警綁架、抄家、送洗腦班等,他都正念闖出,並在那邪惡的環境下,背上整箱整箱的資料送到鄉親家中。這件件事例震撼著我,激勵我精進,同時在我大量的學法中,越學越感到師父太偉大了,法太大了,大的不可想像,也就明白同修為甚麼能在那樣艱苦的環境下堅定的走過來,所以當同修提出讓我去做資料時,我沒猶豫就答應了,並積極的投入進來做著我該做的。

做資料的過程是非常神聖的,要時刻給自己加強正念,讓我們做的資料,發揮最大的救度眾生的作用。但有時正念不強時,也說一些不在法上的話,每當這時,我就會摔跤、碰傷、或割破手指,此時才悟到我做錯了,我又不精進了,師父時刻在我身邊看護我,鼓勵我要精進。

二、在講真相中修自己

由於前幾年我們這裏還沒有自己的資料點,得到的真相資料少,我們就自製不乾膠去貼,每個樓道貼一張不乾膠,發幾張真相資料。這樣做了一段時間,由於學法少,出現了幹事心、歡喜心、顯示心,這時同修被綁架,同修堅守住了那一念,沒有把我說出來,我知道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

這幾年我一直在用真相紙幣。真相紙幣的內容豐富,我還分給同修使用。在用的過程中,就能看到、聽到很多有緣人明白了真相;對不明白真相的,在用的過程中可以作為講真相的話題,從「聽說」的角度去講,也容易和陌生人溝通。

在面對面講真相中,在熟人中講的多,退的多,陌生人面前講的少,今後我一定靜心學法,修去怕心、面子心、求安逸心,理智智慧的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完成自己來時的誓約,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