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平淡又神聖的修煉路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媽媽有大法修煉的書,我是出於熱愛閱讀的興趣拿起這本書看。看了一半,我發現我看不懂,我不知道裏面到底講了甚麼,我想看個究竟。我越看這些文字,覺的很樸實,像生活中一些瑣事一樣,但是實質的東西卻非一般。既然拿起來了,我就一口氣看完了。看過後覺的很神聖,卻仍記憶不起講了甚麼。當時自己是一個常人,電視劇看多了,雜七八糟的小說也看了,有幻想著男女那樣纏纏綿綿的情絲,是所謂的愛情價值,至今思想中仍有殘餘不去,給自己修煉路上造下了情難。曾有找任何一個寬恕自己的理由逃避,也知道自己在這方面修的不夠堅定,卻仍然執迷不悟。

幸運當時得大法,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我經常跟媽媽到同修的家中學煉功,直到學會了五套功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電視台播放了一場人間鬧劇,自己學法不深,稀裏糊塗的隨了,混入了常人。在常人的大染缸中為了名、利、情去爭去鬥,自己被折騰得疲憊不堪,毀了自己,又傷了別人,覺的很苦。在那茫茫的人海中,感受到自己是一支沒有方向盤的孤舟,隨波逐浪漂泊著。

我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少次了,是痛悔對別人的傷害時,也是感到自己在碰撞時受到的傷害。正如師尊所說:「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精進要旨》)深夜裏,我睡不著,我總是感覺自己跌進了萬丈深淵,我喊人救我,可沒人理我,我爬在峭壁一步一步往上爬,可是永遠也不到盡頭。回到家中,我向媽媽要了《轉法輪》。

來到學校,我首先學了幾首《洪吟二》中的詩,雖然不理解,我背下來了,在自己空閒時,又背背。

我又捧起《轉法輪》時是在高三了。二零零三年這個期間,邪惡仍然在各地殘酷迫害大法弟子,由於學法不到位,悟性不好,我不能理解師尊要求的三件事,也沒有真正投入去做。我在每天晚上下自習別人都入睡時,拿起手電筒學習《轉法輪》,偶爾也雙盤打坐,沒有煉功音樂,自己回想起煉功音樂。早晨起早到教室,抓緊晨讀的時間朗讀《轉法輪》。每天安排時間去做,漸漸的各種消極的狀態沒有了。突然理解到那些曾與我相識的人都是我該救度的眾生,我應該捨棄那些原本不屬於我的東西。

對照大法,我慢慢去做到,發現朋友間的情是建立在為私的基礎上,你對我好,我就對你好,你不好了,我就不跟你交往。進入修煉了,我能去慈悲對待這一切了,只有修煉的人,才能如此寬容。在細瑣的爭執中,我知道退讓一步,既使自己心胸變的寬廣,對別人也會留餘地。

在不斷的學法中,思想境界也在不斷提高,有一次看師尊在國外的一次講法時,看見法中的字金光閃閃的跳動起來了,我仔細看時卻又沒了。我知道這是法的神奇。坐在教室裏,人舒坦了許多,很有精神,如同一個污垢的自己在沐浴後清新亮麗起來。許許多多苦惱自己的事一一化了。我知道自己該如何按照法去做一個更好的人,學業的成敗應該淡然以對,是自己東西不丟,不是自己的再如何強求那只會造下業根。

雖不能如願,卻很順其自然的在高考後進入一所專科院校。進大學後,我沒有放鬆學法,《轉法輪》一遍一遍的通讀,師尊各地講法按照明慧網同修的提議按時間順序看了兩遍。《洪吟二》背下來了,不加溫故,隨時間會淡忘的。為了更進一步理解法,《精進要旨》抄寫了一遍,《轉法輪》在大一的暑假期間抄寫了一遍,直至自己真正明白法理,知道了師尊的慈悲苦度,交代的三件大事學會去做。我卻在大二期間開闢的修煉環境中利用自己的學識,下載破網軟件看明慧網。以前依賴同修只能看上少量的明慧材料,現在能大量下載天音淨樂、傳統文化,這才感到自己深受黨文化毒害,失去了很多神傳給人的基本倫理道德。

當然在充足的空餘時間我也不斷的向網上裏的世人講真相。狀態好的時候,兩、三天勸掉十幾人。我就是這樣斷斷續續的講,勸退一個就在網上發表一個,勸退五個就發表五個。

經過跌跌撞撞的學法、修心、講真相,整個人也是在不斷的昇華。身邊的人,事物隨著法的純正能量變的和祥起來。

在此感謝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將我從萬丈的低谷拉上來,為弟子承受苦,消掉業力,使弟子提高上來。無論以後修煉的道路多麼困苦、艱難,弟子志堅意不改,緊隨師尊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