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大法弟子的責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開始修煉大法的,當時我三十八歲。由於身體不好,朋友又再三推薦,就抱著試試看的心理走上了修煉的路。幾年堅持下來了,不但所有的病痛不翼而飛,人顯的很年輕,精力充沛,頭腦清醒、思維敏捷。四十歲後因工作需要又學會了電腦操作,在單位五十多人裏成了電腦操作高手。原本我只有小學文化,但天生聰慧、勤奮,很多東西只要我想學,很快就會,因而工作一直很出色,沒有人相信我不是大學畢業生。然而,現在我全明白了,這一切都是為今天的證實大法而安排的,我的聰明、我的智慧都是師父這樣安排用來在本地證實法的。

我在行政機關工作,可以利用工作之便,做我力所能及證實法的事。因為本地修煉大法的人少,像我這樣年輕、有工作的同修屈指可數。前些年的資料、信息都靠外地同修提供,給那裏的同修增加了很多負擔,同時對本地同修的修煉也造成諸多的不便。

是大法賦予了我足夠的智慧和力量。我從二零零三年開始就能上明慧網,能夠及時下載師父的新講法和明慧網的一些文章,提供給本地的同修。二零零六年又開始刻錄光盤,尤其是《神韻》光盤,在我地區發放量極小的情況下,我自己刻錄,自己發放,發遍大半個山城,在奧運期間也照做不誤,風雨無阻。當聽到有人說看到《神韻》光盤時,我的內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為這些的生命的得救倍感安慰。

二零零四年以來,我沒有參加過邪黨的任何活動,不交邪黨費,「保鮮」等等運動都沒有參加。我要求退出邪黨組織,本單位領導多次找我談話,讓給他留面子,把邪黨費交上好湊邪黨人數,都被我嚴詞拒絕了。

十一年來,多次有人告發我,公安對我進行騷擾、搜查、監控,尤其奧運期間,惡警到單位、到家裏騷擾多次,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化險為夷。我明白我肩上的責任,我必須堅持到底。是師父安排我在本地盡這份義務。

現在我都五十歲了,仍然是單位的業務骨幹,業績突出,精力充沛,經驗豐富,備受重視和尊重。人們都認為我不到四十歲,相當於我開始修煉時的年齡,臉上沒有歲月滄桑的痕跡,沒有皺紋,白裏透紅,工作生活中處處給人留下樸實、莊重、輕鬆快樂的感覺。這都是修大法帶來的年輕狀態,是甚麼美容藥物和補品都達不到的效果。

第一次投稿,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