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師尊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我是一名農村老年大法弟子,現把正法修煉中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切磋。

得法去執著

我是九七年臘月得法的,在朋友家無意之中看到大法書,當時也不知道珍貴。隨手拿起第一本書是師父的《悉尼法會講法》,看了幾頁後被書中內容吸引住了,這本書還沒看完我就下決心跟師父修煉。

在看《轉法輪》過程中,我被書中無邊法理折服,當看到戒煙一段時,我就從身上取出了煙和打火機要戒煙。當時還想我能戒得了嗎?因為我煙癮太大了,一天飯可不吃,但不抽煙不行,以前我戒了兩次都沒有成功。但不久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展現,過了幾天,當我忍不住抽煙時,才抽了一兩口就感到煙的味道全變了,真像師父說的那樣。過了十天我又想起抽煙,剛拿起煙準備點火,我姐遞給我一個麻花,我把煙裝入口袋,吃了麻花。第二次我把煙叨上,打著火準備點煙,姐姐又遞來一個包子。我當時就明白了,師父已經管我了,師父就在身邊,師父不讓吸。從那起我徹底戒了煙。在師父幫助下去掉了這個很強的執著。

在不斷的學法煉功中,師父幫助我消業,不斷的給我淨化身體,給我長功,還給予我上萬不止的東西,這是多少人在歷史上想得也得不到的。我不知怎樣感恩師父,只有聽師父的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走出來護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迫害開始了,真有天塌地陷之勢,在當晚派出所來人搶走了師尊的法像和大法書《轉法輪》。我當時心裏很難受,淚流不止,因大法是我的命根子,是我生命的根本。我沒有保護好師尊的法像和大法書,深感痛悔,晚上流著淚煉了第五套功。那幾天派出所還不斷來人騷擾,真是天昏地暗。在這黑白顛倒的日子裏,大法像一座光燄無際的指路燈塔,照亮了修煉的道路。只要心中裝著法,就不怕邪惡,就不會迷失。師父在《精進要旨》〈見真性〉中講:「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大法給了我無窮的力量,只有不斷的學法修心,聽師尊的法。堅修大法不動心,在魔難中才能走過來,在修煉中精進不止。

自從中共迫害大法後不久,國內不少同修走出來去北京上訪,元旦前我與當地第一批學員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討公道。惡警把我們學員劫持回來非法關押;迫害,罰款。即使這樣,也阻擋不了我們。當地大法學員在二零零零年春第二批,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前第三批陸續走出來上京去了天安門,就是為了證實大法是正確的,要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惡警每次把我們從北京劫持回來,非法關押迫害,無情折磨,罰款五千元至七千元不等。二零零一年上半年,我們四位學員被惡警綁架非法勞教,對本地證實法形勢起到嚴重干擾,加重了恐怖形勢。

雖然邪黨惡警毫無人性的在身體上和經濟上迫害我們,但我們心裏是坦然,因為我們是正法弟子,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

師父就在身邊

零一年十月的一天晚上六點鐘,我帶不乾膠去城市,在醫院過道貼,後到裏面貼。我將要出來時找不見開著的門了,因為下班了,各門上鎖了,東轉西轉無法出去。我想到師父,求師父帶出去,求過之後,只轉了彎一看,門是開的。當時無法用語言表述。出來去街道貼、市場貼。我要回家時候,快十點了,沒有車,我就從公路往回走,心想我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怎麼能沒有車呢?應該有車,發完正念走了二十幾步,我聽見後面有車來。回頭一看是班車。回到家剛坐下就有人叫門,我去一看原來是鎮上人看各地大法弟子在家不,說明天是「敏感日」。我心裏明白,是師父呵護著弟子,其實一切事情都是師父做。這件事說明,師父就在身邊,只有按照法去做,一定會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去掉一切執著,走正走穩正法修煉之路。

走出來當面講真相

以前我雖不斷的做著證實法的事,只是在親朋好友中,本村做,或晚上去做。在生人面前還沒有做過。師父在《精進要旨二》〈路〉中講:「目前大法弟子正處在正法時期,舊勢力的表現構成了對大法弟子最根本最嚴厲的考驗,行與不行,是對大法與每個大法弟子能否對自己負責的實踐,能不能在破除邪惡中走出來證實大法成了生與死的見證,成了能否圓滿正法弟子的驗證,也成了人與神的區別。」我要把師父這段講法作為動力,做到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為自己修煉負責,放下人心成為一個神。

就在我看到師父經文《路》的第二天,和我常接觸的學員(她還沒有正式修煉,只做著證實大法的工作)給我講了她昨晚夢中看見一個大法弟子在汽車站過道裏給世人講真相,好多人都圍著聽,一個汽車開過來眾人都沒讓路,等講完才讓開。我想,師父這個點化是給我的。我要說到做到,徹底放下怕的執著。

我作了準備,因為性格內向,我就寫了一個真相稿,講大法的美好,叫人做好人,大法在國內和世界洪傳;邪惡的誹謗誣陷、自焚真相等;世人聽了會明白,就會同情大法,支持大法,會有美好未來。後兩句也是我講真相的開始。

兩天後一切就緒,我在家先發正念,清除一切邪惡干擾因素。請偉大的師父加持。帶上資料上車站,快到車站心突突的跳,說實話當時怕心不小,我心想這不行,就停下來平衡自己的心態,然後發著正念上車站。站上人真多,我掏出真相資料,一邊發一邊講真相:「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良人們,請同情大法吧,這一正念,會給您定下美好的未來。」人們都朝我看,我當時怕心全無,手沒停嘴不斷的說,心裏只有大法,只有眾生,我知道師父就在身邊,在加持我。一個人兩隻手都提東西,走到我跟前,我把真相資料裝入他衣兜。就這樣我走出面對面講真相的第一步。

等有了資料,過了幾天我又去車站發。車站流動量大,重複聽的人很少。這次我看好一個坐人最多的車,在車快開未開之前上去講真相,我先念真相稿,後發資料,好多人都要,害怕不要的只是個別的。我從這個車站講到另一個車站。在車上發資料的過程中,有人還問我哪裏能學到法輪功?我告訴他:「可找你當地的大法弟子。若當地沒有大法弟子,你這一念已經給你以後得法打基礎。我為你高興。」

我經常是上車講真相,等一車人都聽到了,我就下車,再往回坐,接著講真相。也有不順利的時候,一次上來一個幹部模樣的人,過來抓住我的衣服,說:走,去派出所!我沒害怕,大聲說:「你放下!」那人在其妻子勸說下鬆了手。

回想走過的修煉路,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走過來。我體會到,在講真相、救度眾生的過程中,只要正念強,心中有師有法,所做所想都是為了救眾生,就會安全,師父、護法神都會幫助。

但我在做了一段時間以後,慢慢返出人心,雖然沒有了怕,但有了自滿心,鬆懈了正念,學法沒跟上。讓邪惡鑽空子。零一年十二月底的一天,我在車上講真相時,有一夫婦,那個女的說了兩句對大法不敬的話,我一看,這個人很面熟,是很遠的鄉下人,看來她聽了幾回真相,我就對她說:「你說的不對,不是那樣。」我見女的面帶嘲笑,沒等我說完她就下車。我講完真相後去了另一個車站,正在車旁站著,這時一輛警車直朝我開來。我被綁架了,在派出所一個警察說有人舉報我了。我被邪惡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所裏,受盡了殘酷折磨。

通過學法和向內找,我明白了任何一顆人心,都是迫害的根本原因,都是因為我們有執著,邪惡才會鑽空子,這個沉痛的教訓,是深刻、難忘的。

正法到了最後的最後。在這有限的時間裏,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以法為師,多學法,向內找,整體提高,不給邪惡任何空子可鑽,除盡邪惡,做好三件,結束迫害,跟師父把家還。

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