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溶於法、證實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一九九三年,我讀了《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就與大法結下了不解之緣。九六年我路過一外地煉功點,意外地得到了《轉法輪》一書,當時真是說不出的那麼高興,每天就是盼著晚上去煉功點煉功,然後回到住處,急忙洗漱完,就捧著師父的書來看。那段時光是我最幸福的時候。後來輔導員組織大家建立學法點,於是我又和大家一起學法,提高很快。

到九八年,我要回廣州,在外地煉功點上曾經看到過一份全國各地煉功地點一覽表,知道了當時在廣州有煉功點。回廣州後找到煉功點,可不巧天下雨,就到一學員家煉功。臨走他給了我一份師父新經文《和時間的對話》,順便告訴我,在我當地也有煉功點,叫我回去找。當地煉功點,找了幾次才找到,我當時就想是不是師父在考驗我,看我堅不堅定。找到煉功點後,一直堅持早上五點半煉功,每星期參加學法小組學法兩個晚上。九八年底,有一次在學師父的法,隨便翻了幾頁,眼睛都停留在「背法」上。「現在長春能有上萬人在背書,他們現在學法形成一個甚麼情況呢?就是坐在那兒開始學,不用書,他從頭開始背書,停下,另一個接著背,一點都不會差的,一個字不錯的接著背。然後你背一段,他背一段,這樣接著背。」(《法輪大法義解》〈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建議〉)

我就想為甚麼一天幾處讓我看到要背法,是不是讓我背法呢?既然點化我,那就背吧,看著這麼厚的書,就想能背多少就背多少。安排好時間,白天有空就背,晚上加深記憶。第二天早上,一路開著摩托車一路背,上公園台階時,有時還會利用微弱的光線把書拿出來對照一下,才上去煉功;為了不漏掉一個字,我用一張白紙蓋住,背一行退一行,直到一字不錯的把法背下來;那時一有空閒無論是站著、還是排隊或等人,都會背上一段。

開始時也沒有甚麼辦法,只是硬背,每天進度也只是一、兩頁而已,背得很慢。不時還會冒出甚麼時候才能背完呀!這些念頭,對自己信心不大。有時候忙不過來就擱下來了,但心裏還是沒放下,還想早一點背完,就這樣磨磨蹭蹭地到了九九年七月才背到第二講。九九年之後,為了向政府表達大法的美好,我去北京上訪,到了幾次北京,在北京、廣州兩地走,背法就停下來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到天安門廣場煉功,被惡警連拉帶推地關進了天安門地區派出所。因為當時是早上,所以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不多,到了下午大法弟子越來越多。後來一位老奶奶被惡警關了進來,只見滿頭白髮但面色紅潤光滑的老奶奶一進來,就坐在中間大聲背誦《洪吟》,聲音清脆、洪亮。我們跟著她背完後,我吃了一驚,像她的年齡在那時有錢讀書的人不多,有也可能會因嬌生慣養慣了而吃不了苦,要是能吃得了苦的大多數又是農村孩子,可不一定有錢讀書呀!(當時我的想法,也就是觀念,現在想起來也覺得好笑)。不過,通過她這件事增強了我背法的信心。

後來學習師父的法,才豁然明白老奶奶為甚麼背得那麼流利。因為大法是超常的,目不識丁的人,學大法都能一字不落的讀下來,關鍵是甚麼呢?就是信師信法的問題。這問題很關鍵,關係到我下面要講的事,就是因為我後來在外那段時間,靠的就是自己溶於大法之後達到信師信法的正念,才闖過無數的關和難,這是後話了。

這次到北京證實法,被邪黨非法關押了一個月。正是在那段時間裏,雖然大法只背了兩講,但也威力巨大,也就是背法溶進了法裏邊之後產生出的巨大威力,讓人感覺到有一種鎮邪、滅亂、圓容、不敗的大法法理在我身上體現出來的威嚴,就是和法溶在一起誰能動的了我就能動的了宇宙所顯露出的氣勢,把惡人壓得洩了氣,最終闖出審判死刑犯用的房子(這是惡人瘋狂暴打我的時候無意中講出來的,惡人們瘋狂時,把碗口粗的木棒膠棒都打碎了,甚至用鐵棍頂著我的胸部)。當時闖出來很大程度是因為我溶進法裏面去的原因,除了大法之外甚麼雜念都沒有,師父看到我堅定的心,幫我承擔了所有的災難。我只受了一點兒皮肉上的傷痛,很快就闖出了黑窩,邪惡讓我寫的所謂甚麼東西都被我正念擋了回去。這都是溶進法裏去才會有的結果。

二零零零年八月正念闖出黑窩之後,回來悟了一下,經過這次經歷,對溶於法中有了一個新的認識:通過背法使自己溶進法裏邊去從而達到沒有其它的私心雜念的境界,而溶進去之後,再背法的效果和感受就大不相同了,真是意想不到的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往前背,一天背十頁或更多。師父點化我背法,也許有很多背後的原因,我不一定都清楚,但後來在流離失所的時候,我清楚地感受到師父的一片苦心,因為那段時間真是靠背法支撐著我走過了那段坎坷不平的路。

由於邪惡的迫害,我們當地很多同修沒有走出來,我那時沒上班有時間,我就主動聯繫沒走出來的同修,跟他們講清楚政府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讓他們到北京去證實大法,走不出來的同修我就經常和他們切磋、學法、背法。後來同修弄來很多資料,我也跟著他們一起去發資料,當時的資料很簡單,是蠟紙油墨印的一張紙,主要講法輪功是甚麼。我就白天背法,晚上發資料,一點都不影響背法的進度。很快就背到三百二十八頁。

接著出現了一件事,我為了減輕家裏壓力,同時又不配合邪惡的迫害,遠走他鄉。這是我當時的想法,以為這樣就是反迫害了,其實按當時自己擁有的功能、神通,也就是溶到這麼大的一部法中,根本就用不著這樣的方式來反迫害,還有很多智慧的方法,現在想起來才知道欠缺實修的環節。因為我後來回家,靠的就是信師信法,直接面對邪惡,解體邪惡,闖過來的。

到二零零四年秋回到家後,把未背熟的法接著背完。由於我有這個學法基礎,上來得很快,又從新回到大法中來。由於離開了那麼長時間,想快點知道師父最新的安排,我就把師父的最新經文和講法,從後往前一直學到《心自明》這篇經文止,這樣做的目地,就是想快點知道我要做甚麼。但一路看下來卻發現這幾年自己走了一條彎路,由於自己欠缺實修的環節,沒有把握好修出來的正念正行。也就是說,自己身上帶著重型武器(神通)卻掩蓋住或躲起來沒充份發揮他的效力,白白浪費這麼長的時間。大家想一想,我們「得法即是神」(《洪吟》),所以我要真正神起來了,不能再等了,自己就有能力為何還要向外求呢?

我現在明白了「三件事」是當務之急,救度眾生不能再浪費時間了,趕快調動起一切功能、神通,更好地助師正法。放下一切顧慮,大膽的去做真相資料和講清真相,也不能有任何的怕心,因為擁有這樣的神通是無堅不摧的,只有邪惡才該害怕。

救度眾生的過程中,也得益於背法。首先發正念清理要去的地方,每次到農村去發資料,我很少講話,去的時候就背法,做的時候就慈悲眾生,用意念或神通打過去,通過真相資料作為載體告訴他們明白法輪大法好。所以我每次救度眾生或面對面講真相的時候,我都把自己當成神,我就是在行神跡,起到的效果很好。滿腦子都充滿了神念,舊勢力的邪惡因素就很難插進來,其它外來干擾那就更難干擾到我,而且在我強大的正念之下很快就把它解體掉,所以在師父的加持下,加上自己在背法的過程中產生出來的信師信法的正念,一直陪伴著我走過了這幾年。

每次出去基本上都安全的回到家,但有時起了喜歡心或一些不易察覺的執著心,也吃過一些苦頭。雖然這樣,比起以前對待執著心這個問題上好多了,以前執著心很多,心理負擔很重,不知甚麼時候才能把它全去掉。不過現在有法來指導,我就好多了,就把它當作一個過程吧,也就是一個修煉過程吧。現在不但不覺得是負擔,反而讓我有一個靜下心來了解自己的過程,向內找的過程。注重把它修好,因為平時想找它出來還不好找呢,它送上來了,就好讓我有一個修掉它的機會。所以沒有以前那麼慌張,反而很平淡。

這一過程中,出現了執著心或發現了執著心,對我來講反而是我的偏得,為甚麼這樣講呢?因為法就在頭腦裏,很容易就可以辨別、察覺出來,包括同修之間、整體配合之間產生的矛盾,通過向內找,用法來衡量,很快就找到它,把它一個個去掉。

要更好地領會師父的法理,除了背法,還要把師父的各個時期的經文和講法,容會貫通的系統的學習多遍才行,所以我經常定期集中一段時間來學法。我會利用假期之外,平時還會抓緊點點滴滴的空餘時間用來學法,就如今年過年,剛好年初五之後有一段空閒,我把必要的事做完後就專心致志的把師父其他所有講法完整的看了一遍,對領會師父的大法和更好的指導我實修,早日同化大法,起到很大的幫助。

以上就是我的一點粗淺認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