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三年我走上修煉大法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一想起慈悲偉大的師尊,不由的淚水漣漣。總結一下自己的修煉歷程,給師父交一份作業,也與大法弟子交流。

修煉前我是一個脾氣暴躁爭強好勝的人,凡事都想佔上風且虛榮心很強。但事與願違,生活總是處處不如意。每每心煩意亂時便拿孩子撒氣,小孩也不與我親近。記的孩子七八歲的時候就迷上了遊戲機,不願學習,我每天總是大街小巷一家一家遊戲室找孩子,找不到就心急如焚,找到了就擰著耳朵出來打耳光。有一次把孩子鼻子打出血了,小孩被打急了,索性把頭一仰,你打吧,打死算了,我當時氣的話都說不好了,覺的活的太苦太累,覺的生不如死,結果弄的渾身是病。

就在我走投無路時,有幸遇上了千載難逢的法輪大法。我手捧《轉法輪》一氣看完,當時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使我獲得了新生。

二零零三年,我走上了修煉道路,正像師父說的那樣,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是合在一起的。每天如飢似渴的通讀師父的講法和經文,身心也在發生巨大的變化,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起來,知道了按「真、善、忍」去做好人,對誰都好,對孩子也一樣。從此我不再大聲吼孩子,不再嚇唬孩子,不再打罵孩子,以祥和的心態去對待和管教孩子。母子關係得到了徹底的改善。現在孩子和以前判若兩人,雖然沒有修煉,但每天誠心誠意的默念「師父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現在孩子經常對別人說:「我媽媽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說一千道一萬,說不盡恩師慈悲救度之恩,是法輪大法把我從一個充滿魔性的人變成了慈悲,祥和,善良,寬容的人。

隨著修煉心性的提高,在同修的幫助下建立了自己的資料點,主要印《九評》、真相小冊子、明慧和《正見週刊》。由於很多執著沒有去,遇事不知向內找,結果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一次發資料被邪惡抓到了看守所,在裏面,我不配合邪惡的一切要求,每天高密度的發正念,求師父幫助我,並且向犯人、管教講真相並且以絕食抗議。邪惡就把我綁在「死人床」野蠻灌食。我每天除了睡覺外就是發正念,經過十六天正邪大戰,我終於在師父的呵護下,堂堂正正的闖出了魔窟。出來後,家庭資料點沒保住。時隔不久,舊勢力又抓住我的怕心的執著,把我抓到了洗腦班。在洗腦班我一樣向周圍的人講真相,堅決不簽字,然後就煉功,結果三天後,我又堂堂正正的回了家。

現在我和同修配合面對面向世人講真相,救度被惡黨謊言矇蔽的世人。一天下來多能勸退七八十人,少也能勸退三四十人。我們不執著數量,一天勸退一百個也不嫌多,一天勸退一個也不嫌少,就抱著這種信念,風雨無阻的救度被惡黨欺騙的世人。

有一次給一個大學生模樣的人講真相。他一聽就說:「你知道我是幹甚麼工作的,我是政法委專門負責抓法輪功,我一個電話打過去,你們就被抓進派出所。」我一聽,上前一步,慈悲祥和的微笑著說:「你不會的,我是真的為你好。」當時第一念就是我要詳細的跟他講真相。讓他利用手中的權力,阻止迫害其他的大法弟子。奠定他得法的基礎。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接著跟他講:「你今天是市長也好,乞丐也好,你都應該知道真相,有知情權。」我從天安門自焚偽案講到《九評》;講到天降奇石的「中國共產黨亡」,最後又把隨身攜帶的真相光盤給了他一個,並且把他的黨員也退了。可能是我當時純淨、慈悲、善良的一面感染、打動了他,而且我也沒有怕心,所以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一切都在師父掌握之中,我們只不過是按師父的要求在做事。在做事的過程中去掉各種人心。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另外空間的邪惡越來越少,同修們啊,讓我們在剩下的很有限的時間裏,都快快出來講真相,救度世人。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