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迫害中講真相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五日】奧運前,本地派出所警察、辦事處六一零成員和社區的幹部對所謂有記錄的同修進行了看管、蹲坑、跟蹤、監控、談話等一些非法行動。我自己也因此被困在樓群裏,惡警兩人一班晝夜監視我,我無論走到哪兒,他們就跟到哪兒。向內找,發現自己也有對奧運的執著,認為能儘快解體邪黨。學法後排除了這種心理干擾。我明白了慈悲偉大的師父一再延長結束的時間是讓我們救度更多的有緣人。同時也悟到弟子應遇到任何事情都要無條件的向內找自己。我再次查找自己存在的問題,發現自己的執著心還很多,如驕傲心、爭鬥心、證實自己的心,總也排除不掉。有怕碰釘子、怕講不到位;怕別有用心的人說自己反黨、搞政治的心等,深入追查就是名、利、情在作怪,說白了就是私心。

我知道這次邪惡是衝這我的執著心來的。反覆的學習師父的講法,並把有的段落背下來。我就這樣越學越背心裏越亮堂,明白了自己被干擾的原因是自己在法理上認識不清造成的。我由於知道邪黨人員的身份,看到警察、「六一零」等便衣就告訴同修注意。看到有跟蹤的汽車也告訴同修加強防範。我心裏記著那些人及他們的車號這不就是承認了邪惡的存在和行為了嗎?儘管我發正念否定它,但實質上卻在承認它。求它?要它?它不就來干擾我了嗎?我悟到也感受到這就是另外空間的正邪大戰!夜裏我連續發正念四小時,開始感覺邪惡鋪天蓋地而來,行速快而來不及對付。之後在大範圍鎖定這些邪靈因素高密度發正念,最後累的睡著了,醒來後發現清除邪惡效果還不錯。

我了解了一下那幾個監視我的人的情況,知道了晚上監視我的是四個武警學校的學生,白天是兩個保安和社區幹部。於是我用各個突破的形式,摸了每個人的狀況,黨員、團員;老職工、新職工,採取不同的切入點和講真相的內容,請偉大的師尊加持。我沒有了怕心,堂堂正正的講真相,救度有緣人。

第二天我講完真相後,我地區警察李某找我說:「你給那兩個年輕人說了甚麼?」我微笑著回答說:「我在救人,給他講真相!我信仰法輪功,我就宣揚法輪功!這有錯嗎!你信共產黨,你宣傳歪理邪說,你才是胡說呢!」我話語雖有些尖刻,但態度很好。他沒有想到我會這樣回答,一下子愣住了。我就乘機給他講真相,告訴他要反思自己的作為,天滅邪惡,任何人也阻擋不住。法輪大法是救人的,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大法、大法弟子都要實質償還的……。最後我告訴他要接受大法,善待大法,敬仰大法,不要再與大法為敵!他點點頭。(我地許多同修也和他講過大法真相。)

給社區幹部講真相並不都是一次能成功,有的能聽進去,能明白大法好,有的能三退,但有的還不接受,但我不灰心。在師父的巧妙安排下,跟蹤由兩個人變成一個人,這時講起來方便,他們也願意接受,三言兩語切入主題,根據每個人的情況來講。我每講之前都要先學法、發正念,清除干擾。

在雨後的一天晚上,我到社區辦公室去講真相。給社區主任講真相也有干擾,開始她有點抵觸,因為我給她講的比較深也比較全面,講大法洪傳,講《九評》,也講了《解體黨文化》及律師講法律等內容。我講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弟子器官,「天滅中共」,「三退」保命等等,她吃驚之餘表示不能信並和我辯解。後來我提出:社區監視我是在犯法,將來肯定對法輪功要有個交待,到那一天我要訴訟的,你帶著看守我的這些人可能都要對簿公堂,到那時哪個工委副書記都不會出面替你解圍,你卻成了他們的替罪羊。你應該好好想想。你是信仰,我也是信仰。我信的是真、善、忍!你信的是假、惡、鬥!你有甚麼理由看著我呀?她趕快說:「你誤會了,那明天我給你撤了崗。」

第二天他們撤走了,到社區的馬路上去了。看她慢慢明白了些真相,我說:「我希望你接受大法!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爭取有個美好的未來!」臨走時她和我握手並說:「謝謝!」我說:「記住我們師父說的話!是師父讓我們救你的!」

在這期間,我地同修也給我鼓勵,我們相互交流,相互配合,形成整體。他們和我一道克服了種種困難,配合我一起講真相。

除了給監視和跟蹤我的人講真相外,奧運期間在社會上講真相我一天也沒停止過。在他們監視下我照樣講真相,應該做的事情一樣也不落。對看守跟蹤的人講明真相十一人,其中五人做了「三退」;對社會民眾講真相,二十二人三退。

這次講真相我的具體收穫是:促使我加緊學法,同化大法才能生智生慧;學到了如何理智的、智慧的講真相。尤其是對執法人員、幹部等如何向其講真相;去掉了一些怕心等。

給我最大的收穫是師尊的慈悲熔煉了我,使我增長了慈悲心。感受到的不光是偉大的師父對所有弟子的百般愛護,而且對眾生、對世人也是那樣的珍惜,那樣的愛護。師父時刻在我身邊,點悟著我,提醒著我。我在遇到特殊情況就想:再難今天我也要救了你,並請偉大的師尊加持!就這樣做起來很順利,而且還出現許多意想不到的神奇!當我默念大法時,心裏想著我是大法弟子,我是唱主角的,要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誰也擋不住!誰也不敢擋!不帶有一點人的觀念,真的在一瞬間好像別人都不存在一樣,就我一人在做事。每當我反覆給一個人講明了真相後,看著那人背影想:師父啊!這個生命終於得救了。我眼裏含著淚花,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而不是我,只不過我有這點正念和要救有緣人的願望而已。

以上是我的個人體悟,不妥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