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醫務工作者的有利條件講真相勸「三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我的職業是行醫,所以我有很多接觸各方眾生的機會。師父說:「世上的一切都是為正法開創的,大法弟子就是當今的風流人物,從古到今各界眾生都在期盼。收救你們要度的眾生吧。」(《致歐洲斯德哥爾摩法會》)我每天將來到我面前的人當作有緣人,我按師尊的教導,履行我的收救眾生的使命。

放下自我講真相勸三退

我設身處地的為病人診治,讓病人感受到我的關愛,同時抓住一切可利用的機會講大法真相及共產惡黨的邪惡,最後做「三退」。我曾因在本科室內講真相被科主任打過黑報告,但我沒有因此而退縮,只是講真相時比較理智了,特別是,每次都先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一切阻礙我講真相的邪惡黑手爛鬼,清理病人的空間場,往往病人很容易接受,有時甚至連同行的家屬也做了「三退」。在拒絕病人的紅包和禮品時是講真相的最好的契機。

有一次,一個偏遠農村婦女被熟人介紹找我做手術,術前送紅包,當時我收下了。手術後第七天拆完線,病人病情恢復很好,我將病人及她的丈夫叫到我的辦公室,將紅包退還。病人丈夫知道我學法輪功,就問我:「法輪功到底好不好?」我趁機將大法的美好、被迫害的真相一一向他做了說明,並勸其「三退」。當時他的眼淚在眼中直打轉,說:「共產黨幹部中找不到這樣的好人。我當過兵,現在大隊當會計。現在的鄉鎮幹部都下鄉搜刮老百姓。」他表示記住了大法好,欣然做了「三退」。三個月後,病人回醫院複查時告訴我,她的丈夫經常在酒店桌上告訴人學法輪功的某某大夫真是好人。以前這位病人也學大法,丈夫回家見到妻子看大法書就嚷著要送她進派出所,還經常罵咧咧的,以致使她放棄了修煉。這次回去後,丈夫主動鼓勵她學大法了。孩子一見她又學法,就告訴他爸,他爸說:「讓你媽學吧,學學心情好。」

有時為了救一個人,我費時、出力、還需要賠點錢。在我的工作環境中,也經常遇到公檢法的幹部、政府幹部,不管他們是甚麼級別,來到我面前我就救。在我的勸說下,縣城裏的副局級、局級幹部退了好幾個,僅副縣級領導就退了三個。我發現越是當幹部的,越比較有頭腦,因官場險惡,他們深知共產黨的邪惡,而且他們也看過《九評共產黨》,在這場邪惡的迫害中,大多參與過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他們在接觸大法弟子的過程中,被大法弟子的善良、正義感動,明白大法真相,有的出國接觸過美國大法弟子,所以聽真相,用化名「三退」相對比較容易。他們為自己留下了後路。

正念開創家庭修煉環境

師父說:「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至今,我帶著孩子已走過了十一年修煉的路。丈夫、婆婆家人未修煉。九九年以前,全家人都支持我修煉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後,我攜孩子上訪,多次被非法關押、拘留、扣工資,工作也因此有了變動。漸漸的,常人出於自保,加上邪黨文化的灌輸和惡黨媒體的毒害,他們的態度都變了,常常指責我,說甚麼「與政府對著幹」、「搞迷信」、「搞政治」等等。我在婆家一向是受寵的,而今卻全反過來了。我不斷的向家人講真相,給他們看真相資料,常常受到他們的拒絕和訓斥,以常人的勢利眼來鄙視我。丈夫也出現了不少壞毛病。親朋好友相聚時,我講真相,都紛紛指責我。

一段時間內,由於對大忍之心的誤解,我縱容了他們的邪氣。當看到師父《忍無可忍》的經文後,我認識到大法弟子不是懦弱,不是逆來順受,大法弟子擁有的是一身正氣,是對宇宙真理的堅定不移,我要救度他們,消除他們心中的迷惑。從此,我做人做事理直氣壯,我孝敬老人,管教孩子,對丈夫的不正行為決不縱容,我要用法歸正自己,開創這個環境。過程中,有爭鬥、有放不下的情,只要暴露出來我就主動解體它,修去它。我在大家高興時,講大法的道理,揭露這場邪惡的迫害。《九評共產黨》推出後,我將《九評》和《退黨手冊》告訴婆婆家每個人,用我的真誠、善念勸「三退」,漸漸的,我家的環境變了。全家男女老少共十九人,都明白了大法好,入過黨團隊的全部做了「三退」。如今,我每次回老家都帶大法真相資料,每家幾份,看完後都送到鄰居、親友家分享了。大家都知道默念「法輪大法好」得福報。

我那九十多歲的老婆婆不慎骨折,在床上天天念「法輪大法好」,戴護身符。有一天,她舉起她的胳膊高興地告訴我:「不是念大法好,師父保護,我的胳膊會好的這麼快?」婆婆有哮喘病,因念大法好,冬天都不怎麼喘了。我那七歲的小姪女見我便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今年七月婆婆過生日,見我帶的真相資料,說:「今天我過生日,村裏人都知道你回來了,有資料就知道是你發的,你給我,明天我去發。」我大姑姐說:以後你把資料給我和弟妹,誰也不會想到我們不修大法的會發大法資料。我和你姐夫散步的時候就發了。丈夫現在一心上班掙錢,家裏有大法資料就看,酒桌上,和酒友聊天時,一口一個「邪黨」如何如何。孩子對現在高中課本的假政治、假歷史以及共產邪黨搞的這一套摧殘學生的高考制度非常頭疼。一個偶然的機會,也脫離了這個惡劣的環境,丈夫高興的說:為孩子找到了一條最好的路。全家人日子過得越來越好,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

修去不讓人說的心

我們幾個同修每週安排一次集體學法、切磋,我經常出現學法瞌睡、煉功迷糊、發正念手變形,同修反覆提醒我也無濟於事。有一次,一同修嚴厲的指出了我的問題,並說:「你太危險了,不用重錘敲實在不行了。」當時,我一聲沒吭,可心裏對同修指出我的問題的口氣不平,心想這是她的心性問題,沒有切磋完,就找了個藉口離開了。師父說:「修你們自己,我不想把大法弟子的環境變成相互指責的環境,我要叫這個環境成為都能接受批評同時向內找的環境。」「必須做到誰說都行,有就改無就注意,你能夠面對批評、指責不動心你就是在提高。」(《洛杉磯市法會講法》)我靜下心來,找自己,這不是名嗎?同修善意的為我指出來,我應感謝同修才是啊!我一定改,將這顆不讓人說的心、妒嫉心解體。我要嚴格要求自己,與同修在做三件事中配合好。

以前做資料經常有等、靠、要的依賴心理。今天,我要走出自己證實法的路。我知道我的狀態真的很差勁,我也為此痛恨自己,可中午不睡覺的話下午學法經常迷糊,這也是我要突破的觀念。既然我尚未突破「睏」境,我可以智慧的調整一下作息時間。中午睡會兒,首先克服學法不困,哪怕一天學一頁,我也要自己做到真正的在學,用心學。有一天早晨起床,腦子裏跳出一句話:要想不被舊的惡勢力鑽大法弟子的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這句話整整在腦子裏轉了一天,我深知這是師父的慈悲點化。

看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看到師父焦急、恨鐵不成鋼的神情,語重心長的告誡弟子「人類有大事要發生啊!」,我更感受到救人的緊迫,講真相的急切,不明真相的眾生將面臨著可怕的境地。在正法的最後,我一定精進再精進。放下人心,快救、多救眾生,讓我們的師父少操點心,讓對我們寄予無限希望的眾生早日得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