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的點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在初中時候就隨家人得了法,那時正是迫害開始前的幾個月。但那時由於放不下人的執著,再加上學習一忙就放下了。一直到二零零五年初,才從新走進大法中來。

初發真相資料

從新修煉後不久,我從網上知道了天安門自焚的真相,當時我就想:我上學的那個城市沒見到有大法弟子,那裏的人一定對大法誤會很深。如果大家都知道自焚的真相,那一切謊言就不攻自破了,到時誰都會知道大法是被誣陷的,大法是清白的。

於是我就有了發傳單的念頭。可是那時候還不知道有明慧網,更不知道網上有現成的資料。我就憑著自己當時的認識,還有在我們這僅有的一兩本《明慧週刊》上找了有關講真相的內容,東拼西湊做成了一張傳單。開學後,我就把傳單帶去,準備在一個星期天拿去複印,然後到附近發。

在星期六的晚上,我針對那個地方發了正念,清除一切干擾障礙的因素,思想集中,念力強大,當時就有明顯的感覺,有一陣一陣熱流從立掌的手指尖出來。第二天拿傳單去複印店印的時候,我沒有害怕,當時還不知道怕。我先給了一張內容是委婉的介紹突破封鎖上網的,店裏的人大概的看了一下,就開始複印了。那張複印完了之後,我再把主要的寫著真相內容的傳單給他。他以為跟第一張內容差不多,沒有看就印了。等到印了二、三百張的時候,他順手拿起一張來看。看到是法輪功的內容後,連忙向老闆報告。店老闆立刻很緊張的說:不印了,這些不能印的。要我快點付錢走人。由於修煉時間短,還不知道這是師父肯定的事情,是最神聖的事情,邪惡不配來干擾。當時我只是覺的理直氣壯:法律上又沒有條文寫不准印法輪功傳單,為甚麼不能印。我嘗試與他溝通,想解釋一番。但那老闆太緊張了,只是不斷的重複「這些不能印」這句話。最後我只好在他找錢的時候,悄悄把一張傳單放到他的櫃子下面,希望能讓他明白真相。

走出複印店之後,我感覺很挫敗,覺的事情沒辦成,也沒有讓店老闆明白真相,沮喪了好一陣子。然後我想到還是應該先把印好的拿去發。於是我就走到居民樓,看有報箱的,就投到報箱裏,沒有報箱的,就從門縫裏塞進去。當時就像入無人之境,順利的很。不論是爬樓梯也好,放資料也好,所到之處都靜悄悄的,連個人影都沒見著。那天還是星期天,真是不可思議。還有點詫異,是不是這裏都沒人住了,可是看見陽台都掛著衣服,樓梯也乾乾淨淨的,不像荒廢的。進到一個小區,就在我把傳單投入報箱,轉身出來之時,突然看到車裏有個人,他正看著我。當時我也沒想甚麼,就從他眼前走過,然後離開了。那時還不知道是師父在看護著我。

現在回想起這段經歷,真有點後怕。那時的自己,也只是剛從新開始修煉兩三個月吧,很多法理都不知道,也不知道發資料的神聖性,也不知道遇到危險時請師父幫忙呀,這些統統都不知道。就憑著很簡單的思想就去做了。但在師父的看護下,一切有驚無險。

逐漸走向成熟

一次上課時,一老師說了誣蔑法輪功的話,那時我覺的這個老師平時對邪黨政府的黑暗面認識的比較多,應該比較容易接受真相。於是找了一個時間和她談。先從課堂上講的邪黨腐敗的例子講起,然後講文革、六四,再講到現在的迫害,當我講到天安門自焚疑點時,她馬上就能反應過來:是政府造假。但她卻有一個頑固的觀念:因為邪黨有權力,所以它可以這麼做。和這個老師談了很久,儘管告訴了她謊言的真相和迫害,但卻無法破除她變異的觀念。

這個老師後來把這事告訴了我的班主任。班主任就找我談話。因為自己當時認識不成熟,沒有真正講清真相。說到這場迫害,我說這場迫害很殘酷,有多少多少人被抓到監獄,被迫害死。講到這的時候,我自己的心裏也不穩,心想我這麼說,他會不會相信?果然他馬上就說死了多少人怎麼說都可以。我說都是公布在網上,還有電話可查。他又說電話也可以造假。這樣講了大半個晚上,收效甚微,感覺身心疲憊。但出乎意外的是,班主任在送我走的時候,他說聽了我講的話很感動。這句話讓我精神一振,我知道一定是師父借他的口鼓勵我。

隨著不斷修煉,我由開始的不成熟,不知道怎麼做,到漸漸成熟了,做的事情效果也越來越明顯。一次我校團組織準備舉辦一個大型活動,要求我們年級的全部學生參加。當時我的反應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怎麼能參加那些邪靈的活動呀,那是恥辱呀。於是我就發正念讓它搞不起來。結果當天下午開始下雨,雨下的很大,等到晚上活動要開始的時候,來了通知,說大雨把路給淹了,學生沒辦法過去,活動就取消了。

師父真是在我們身邊

我看中了一片居民區,準備晚上去發資料。整個下午我都在學法,到整點就發正念。當我連續學了三個小時的法之後,頭腦特別清醒,而且有一種非常著急的感覺,覺的自己必須去發資料,一刻也坐不住了。等到晚上七點多,我開始出發到那片居民區,藉著天黑,邊走邊發。發的時候,在心裏說,我這是救人來了,希望有緣能拿到資料的人都能好好的看,希望他們明白真相。走著走著,感覺自己迷路了,好像在繞圈子,走不出來。因為我不熟這裏的環境,加上天黑又看不清。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迷路了,走不出來,怎麼辦?想完沒多久,突然發現自己已經走出來了,走到大道上了,而我卻一點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來的。每次想起這件事我都想哭,師父真是在我們身邊呀。

師父把甚麼都準備好了,只等我們邁出一小步

有一次,我在晚上發了資料,第二天就下雨了。我有點著急,雖然我都把資料全部用塑料紙或膠袋封好,但也不是完全密封,很可能會淋濕。而且資料都是用噴墨機打的,一遇水就會化成一團一團。我心想如果弄濕了那不是白發了嗎,趕快停雨吧。過一會兒,雨還在下。突然我想起一句話:太宗罪己過,吞蝗滅天災。這是我在明慧網神傳文化欄目中看過的一個故事:有一年發生蝗災,唐太宗就說上天降災難使老百姓受苦,是我的過錯呀。他請求上天把懲罰降到自己身上,使老百姓免於災難。我反覆琢磨這句話,頓時明白了其中的內涵。現在天要下雨毀壞那些真相資料,使那裏的民眾不能被救度,那是因為我有過失呀。然後我就開始反思自己這段時間的表現,看看哪裏做的不好。原來這幾天自己早上都沒有起來發正念,還心安理得,認為其它時間做的好就行了,甚至覺的自己某些事做的不錯,因此沾沾自喜。等我反思完之後,突然發現雨已經停了,之後還出了一會兒太陽。

有一段時間,我每天都要去車站坐車。有一天,我發現車站旁邊的路上出現了一個乞丐,一連好多天都在那裏。每次經過他身邊的時候,看見他很可憐,我想給他講真相。可是車站這一帶進進出出很多人,很不方便,而且我還沒有跟陌生人講真相的經驗。我一直猶豫著,擔心周圍會不會有攝像頭呀,那個乞丐會不會去告密呀,不遠處就有警察站點等。一連幾天過去了,我就這樣白白的從他身邊走過。突然有一天,我發現他躺在那裏了,以前他都是坐著的,我很擔心,他是不是撐不住快死了呀,如果他死了,那我不是成了罪人了。於是我下了決心,明天我一定要跟他說。幸好,第二天路過的時候,他還好好的在坐在那兒。在老遠處,怕心就蹦出來了,我就一遍一遍的對自己說:這是師父肯定的事情,邪惡不敢來破壞。看到那裏人來人往,我又想如果路上的人少點就好了,最好是十米之內,或五米之內沒人。真是神奇,本來看著人挺多的路,等我走近的時候,剛好幾米之內都沒人。我趁機遞給他一個蘋果,並且對他說: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看他沒反應,我又說了一遍:你聽見沒有,「法輪大法好!」這是我第一次開口跟陌生人講真相。之後我特別激動,我終於說出口了。通過這件小事,也更感到師父的慈悲,其實師父把甚麼都準備好了,只等我們邁出一小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