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外地給親人講真相的一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這一天早晨起來,將家裏的事情做完,我提上包出門了。包是昨天準備好的,帶了手提電腦,空白光盤,神韻晚會光盤,還有電子書、充電電池和充電器。另外包裏還有三十多張神韻晚會光盤。

我先到附近小區將神韻晚會光盤全部發完,然後趕到汽車站,買了票上了車,兩個小時之後到了B市。下車後周折了一番在十一點到了小姑姑家。

小姑姑從小與我就比較好。這兩年我比較忙,一直沒有來看他們。她的兒子前段時間腦部開刀,是一種奇怪的病,據說是從小腦中就有血塊,現在長大了(約二十五歲)病發作了。最後只能開刀,這個病算是抑制住了,但是神智有些不清,總是記不住現在的事情,他大學畢業有二年了,有時卻總覺得還在上學;而且身體也比較弱,不時有小病,人的精神面貌與過去有很大變化。

我和小姑姑出去買DVD影碟機,回家的路上,小姑姑給在這附近上班的大姑姑打電話,告訴她我來了,大姑姑講過會就來。我想這正是一個好機會,因為我也沒時間再去大姑姑家給他們講真相,一起來正好。

午飯後,我就拿出電腦來,放了我家小孩的錄像給他們看。他們都沒見過,所以看了很是喜歡。放了一會,大姑姑來了,大家就在一起看,都很高興。放完之後,我對他們講:我放個好東西給你們看,是在國外演的。我就放了神韻晚會。

我先放了「創世」,一開場就是最美的一幕,吸引住了他們。接著我再放「升起的蓮」,上面就講到大法了。他們也看到了,大姑姑講了她從邪黨電視中看到的,我說那些都是假的,我煉功十多年,身體健康,從來沒生過病,證明大法是正的,確實能起到作用。而且共產邪黨的宣傳從來就沒多少真實的,這次四川大地震中共高層早就知道,那些軍事設施、地下核基地、政府部門、甚至很多煤礦因為跟中共官員有利益關係,都在事先知道了地震要發生,提前做了預防,損失很小。地震發生後,四川省的軍隊都沒人參與救災,最後是從山東調了軍隊過來,因為四川的軍隊都去保護軍事設施了。

因為四川地震影響很大,大家都很關心,他們聽了雖然不能全信,但也會開始思考,再加上他們很信任我。

接著我就放《風雨天地行》中的前兩段「盪濁和清音」。因為有些基本問題還是需要講清楚,像自焚甚麼大家都聽說過,所以還是要講清楚。「清音」講了大法在中國和世界的洪傳情況,當大家看到大法在國外有那麼多人煉的時候,思想上會有很大改變。我記得有一位朋友明白真相後,給同事講退黨這些事,別人聽了不是很信;後來其中有一個同事去香港玩了幾天,在香港看到有那麼多大法弟子,還看到了在街上有很多人在宣傳退黨,心中很震撼,最後他也拿了一張《九評》光盤。從此他的觀念就全都改變了。

《風雨天地行》放了一會兒,大姑姑要走了,她下午上班。我就給小姑姑和表弟簡單介紹法輪大法,並講到了有許多人修煉之後身體健康了,表現許多奇效。然後我就將師尊教功錄像放給他們看。一看他們就問這問那的,我放的是第一套功法。他們在問的時候我就站起來煉給他們看。煉的時候我就說,你們也站起來和我一起煉呀,兩個人就站起來和我一起煉。我就教他們按照教功錄像上煉,同時糾正動作。教了一遍,我讓他們自己煉,我去裝DVD。

到了裏面房間,我一看是那種老式電視機,接口很少。我將DVD拿出來,大致接好了,開機了卻沒有反應。我又從新按不同方式接了幾次,還是不行。心中想著不要急,我是來做證實法救眾生的事,有師尊看護,一定能行。我將DVD說明書拿出來看了一下,又修改了幾下,還是不行。這時小姑姑過來看了一下,她講了一下電視機的情況,我按照這個又重調整了一下,終於調好了。

我讓他們兩人到房間裏看DVD,自己到電腦上刻盤。將師尊講法錄音、教功錄像和煉功音樂全部刻好,又到DVD上試了一下。看了下時間已經三點了。

我將幾張光盤一張張講給他們聽,讓他們記清楚並讓他們記住一定要多聽講法錄音,煉功能煉多少煉多少。

講著講著我就講到了退黨的事上。簡單講了一下「天滅中共,退黨、團、隊自救保平安」的事,並從講地震引出了一系列共產邪黨的罪惡。他們聽了之後也表示同意,當我講給他們需要退黨時,他們問我有甚麼好退的,意思是不明白退了有甚麼用,退給誰看。我就舉了東南亞海嘯的事例。一次海嘯幾十秒鐘,三十萬人命沒有了。當時發生海嘯的時候,先是海水退下去了一些,這時海灘上露出了一些小貝殼、小魚呀,很多人見了好玩,都去撿貝殼、小魚。當地人見到這個場面知道海嘯要來了,就對外地遊客講「快跑」然後就先跑走了。聽到這些話的人,有人就跟著跑了,但很多人覺得不解或不信。結果信的人得救了,沒跑的人都失了生命。我最後講,信的人損失了甚麼,而不信的人又會損失甚麼?就算沒有海嘯,信的人跑了也不會損失甚麼,而不信的人如果有海嘯損失可就大了,會損失生命。

聽了這些,他們心中漸漸解了迷惑,小姑姑問我如何退,我說我幫你們退好了。當然這個過程中,我一直請師尊加持,發正念清除邪惡。最後我講遇有危難時刻,就念「法輪大法好」。

這時已經四點多了,我說我要回去了。小姑姑送我出來的時候,我又跟她講有危難時,念「法輪大法好」一定能保平安。

這一天一點也沒浪費,時間雖然緊了一點,但事情要做的都做了,也基本做好了。在回來的車上,我想起一天的過程,真的感到師尊的無量慈悲,弟子一定更加做好,不負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