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清真相 有驚無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日】我1998年4月中旬有幸得法,也可以說是一個老學員了。在這十年多的時間裏,不管邪惡怎麼變著花招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不管迫害形勢如何嚴重,我作為師尊的弟子,從未因形勢的變化而影響自己學法、煉功和講真相、救世人。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時我剛得法不到一年半。可我在大法中受益匪淺:是師尊把我從死亡線上救了回來,沒有師父的救度,就沒有我的今天,也就沒有我的全家。我沒有做甚麼,可師尊給予我的真是太多太多了,我用盡世界上最美好的語言也表達不了我對師父的感恩。

這裏,我只想談一下最近一年多來,我在做三件事的過程中,雖多次被抓,卻因為讓對方明白了真相,在師尊呵護下,有驚無險的一些經歷。

在2007年5月底的一天下午3點多鐘,我到本市一個自由勞務市場去講真相。在繁華馬路的人行道上,我正在給一位開小麵包車的司機講真相,一個警察站到了我對面,問我書包裏裝的是甚麼?我說:「難道我書包裏裝的甚麼,有必要向你說明嗎?」他又問我帶沒帶身份證,我說沒帶。這時又過來一個警察,不由分說就對我連拉帶拽,這時我這才發現原來馬路邊停著一輛警車。我想可能是被誣陷舉報了,可是我此時的心極為平靜,沒有一絲一毫的膽怯,立即發正念清除共產邪靈和舊勢力的黑手、爛鬼,默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我又高聲呼喊:「大家看到了吧,共產黨的警察又在抓好人了!」說完就請師父加持。警察把我推倒在警車上的腳踏板上,我順勢用後背頂住車門,兩腳頂在車門門框上,不讓他關門。這時,一個婦女來幫著警察抱著我的腿往車廂裏拽,只聽她大聲說:「這老太太太沉了!」我掙脫了,那個推我的警察又過來搬我的腿,最後費了半天勁,還是把我搬進去,關上了車門。

我講真相的地方離派出所也就三、四百米。停車後他們讓我下來,看我動作慢,一個警察打我的臉。我下車後,他還想打我,我一下子拽住了他的衣角,「唰」一下,兩個鈕釦就掉下來了。到辦公室後,他又來搶我的包,我死抱著不放。他們問我為甚麼不把資料給他們,我說:「我不想看到你們對大法犯罪,希望你們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他們不搶了,開始問我叫甚麼名字,家住哪裏。我甚麼也不說,只告訴他們我煉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受益情況。在街上第一個跟我說話的那個警察說:「我為甚麼不打你?我要打你,我就造業了。」我說:「那你明白這一點,你也肯定是看過我們師父的《轉法輪》了。書裏師父告訴我們的都是做好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你肯定也知道,我們是被迫害的。真善忍是宇宙的法,任何人都得遵照去做的。」被我拽掉扣子的警察說:「你們還講真善忍呢?把我的扣子都拽掉了。」我說:「我也不是故意的,你打我,我一著急就拽下來了。你去找針線來,我幫你縫上。」他沒說甚麼就出去了。這時又進來一個又高又壯的男人,不由分說就搶我的包,把裏邊的真相資料都拿走了。回來時,他看我站在門口,又把我從門口一直踢到對面的屋牆邊,可我一點疼痛的感覺都沒有,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承受了。他們在包裏找到一張包裹單,知道了我的名字和住所,然後把片警叫來了。片警說:「你們怎麼處理,我們不管。」說完就走了。警察沒辦法說送我去看守所,我說:「我馬上回家。」他說:「你說回家就回家?」我說:「我們師父說了算。」過了一會,那個又高又壯的人告訴值班員給我家人打電話接我。晚上八點多鐘,我回到家。

今年3月初的早晨,我給一個賣煎餅果子的女孩講真相,正講為甚麼「三退」時,一下子來了四、五個人,其中一個三十多歲的小伙子站到我身邊,我給他資料,他不要,我一看沒法講下去,就到馬路對面給一個掃馬路的清潔工講真相、勸「三退」,並送給她一張護身符。再往前走看到一個老頭,我下車剛打招呼,還沒講「三退」就被那個一直監視著我的三十多歲的政保科人員舉報了,又一次被送到派出所。由於沒能搶走我的包,他們就到我家抄家去了,把我給同修準備的護身符、廣告色等都拿走了。家屬知道後馬上趕到派出所要人,路上巧遇同修,同修知道後馬上組織大家集體發正念。下午3點半我被告知可以回家了。

僅隔十天,我在建築工地給民工講真相,又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了,我又被抓進派出所。我依然平心靜氣給他們講真相。沒多會兒回到家。

一次我在公園裏給兩個退休老人講真相,講著講著旁邊的人都圍過來,你說一句,他問一句,我就給他們解答。由於講真相之前沒有更好的清理空間場,使不明真相的人到派出所舉報了,結果再次進派出所。這次同樣順利的回到家。

八月初,我給馬路邊坐著的退休老人講真相,剛說到退黨,他立即就火了,他說:「你是法輪功,這回我可抓到你了!」說著抓住我的背包帶不放,還說:「我家就四口人,都是黨員,今晚我們四口人都死了,也得送你上派出所。」過路的小倆口問咋回事,一聽說我是法輪功,馬上就給派出所打電話,我第五次被派出所抓去。

到了派出所,警察問我的名字,我就堂堂正正的告訴他們我叫某某某,家住某某小區等。一個半小時後,警察通知我可以回家了。在這段時間裏,我見機行事,勸退了一個警察。

在這次之前兩天,為所謂「保奧運安全」,我們單位的公安通過派出所告訴我兒子,叫我去單位,我本不願去,但想到兒子也是同一個單位裏的,就去了。當時,六個人坐在會議室等我們,一見面,我就面帶笑容的向大家問好。坐下後,警察說明來意,要我為保奧運安全表個態,確保奧運期間不出去發傳單、講真相。我說過去二、三十年,我在工作上、同事間、上下級和家庭中的一切情況,大家都知道,而我煉功後的身心變化、家庭變化大家也都看在眼裏。然後我又講大法的神奇及大法弟子今天告訴世人「三退」決不是反黨,也不是搞政治,只是告訴大家在大難來時,如何保住自己的生命,擁有美好的未來。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並把師父《洪吟二》〈無題〉念給他們聽。結果,公安處長和警察們都沒話說了,我順利的回家了。

連續發生這幾次迫害,我每次都平平安安的回家,不是說我做的如何好,而是因為心裏裝的是師父的法。師父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師父在《轉法輪》裏說:「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我只是做到了在迫害面前心不動,沒有絲毫怕的感覺,就是堅定的信師信法,相信師尊就在我身邊,我只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並儘量做好,儘量在警察面前多講真相,用善念去告訴他們我們所做的一切,告訴他們大難來時如何保命,擁有美好未來。我對警察不怨不恨,保持一顆慈悲的心。我更清楚我之所以能平安回家,是師尊的慈悲呵護,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所以我才能有驚無險。

由於邪黨以保奧運平安為藉口加大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許多同修被抓,我十分痛心。我寫出所遇到的事,如果能對同修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在迫害面前真正的做到心不動,那一切師父都會給做好安排。

個人修煉經歷,做的和寫的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