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師父就在身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我是秦皇島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三歲,我是在農村長大的孩子,四歲就沒了母親。在我十幾歲的時候家鄉的人們都時興喝聖水、看風水、算命、看相等等,可是我和其他同齡人不一樣,甚麼都不相信,一直到我參加工作為止都是如此。

一九九七年三月十六日,是我正式得法的一天。那天因為一個同學的孩子要結婚,請我去幫忙做被子。這個同學告訴我她修煉法輪功後肺結核好了,以前每年要花醫藥費四、五千元,現在煉一年了,甚麼病都沒有了。這是事實。我說:真這麼好,我也看看。同學送給我《轉法輪》和《法輪大法義解》經書。隨後我和同修一起看了師父在濟南講法錄像,真是像師父講的「緣到法已成」啊!

開始煉功後,剛煉第二套法輪樁法頭前抱輪時,我就感到強大的熱流通透我全身,煉第三套貫通兩極法,右臂上下沖灌時有一道橙紅色的光隨著上下動,打坐時閉眼就看到紅光一片。學法時看到書中有像探照燈一樣的紅、白光,字會像小孩放煙花一樣旋轉、或者是在每行字之間翻動,看物品會變顏色或者特別漂亮。師父讓我看到這些,更堅定了我信師信法的決心,真正走上一條正法修煉的路。

以前我全身是病,大腦供血不足、頸椎增生、三叉神經痛、胃炎、物質神經紊亂、失眠、怕涼,修煉後不僅使我身體真正健康了,更重要的是道德的昇華。我每天把自己溶於法中,身心快樂,我為自己有一個偉大慈悲的師父而自豪!我為自己是一個與師父同在世間的大法弟子而自豪!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魔為首的中共邪黨對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開始了殘酷鎮壓,一時間邪魔亂舞,黑雲壓城,真好像天都要塌下來一樣。我覺的師父在法中讓我們做更好的人,有道德的人,修心斷慾,去掉各種執著,最後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覺者,師父是我最可信的人。隨後我幾次在夢中受到師父的點化,和同修們切磋後,我和另外一個同修來到北京天安門證實法,當時的信念就是信師信法,師父就在身邊。

那天去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法的大法弟子特別多,在廣場上我被一個便衣警察打了兩個耳光,流了很多血,我只是覺的鼻子酸了一下,沒有疼痛的感覺,我知道是師父替我承受了,心裏覺的酸酸的。後來我被帶到北京大興縣半壁店刑警隊,十多名警察一起審問我哪裏人、叫甚麼、幹甚麼來了,我說我證實大法來了,無論他們怎麼威脅我,其餘甚麼也不說。過一會來電話讓警察留一人看家,其餘全部出警,他們把我銬在院子裏的大樹上,離狼狗很近,但是狗卻一聲都不叫。時間長了,正是大冬天,我感覺有點冷,手銬也很緊,我心裏求師父:弟子心性不是很高,可我不能給大法抹黑呀,師父幫幫我吧。一會兒我就覺的從頭頂熱到腳底,而且手銬響了三聲,立刻就鬆了,我不必緊緊抱著大樹了,也不痛了,手臂感覺輕鬆了。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

我始終堅守著對師父的正信,九年來在正法修煉的路上走的還算平穩。我發真相資料都是在白天做,大小超市、菜市場、存車處、洗衣店等地方都去做,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基本沒有甚麼大麻煩。我這樣說決不是炫耀我自己,而是提醒同修心態一定要純正,有師父時刻在身邊還怕甚麼呢?實際上做成的每一件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事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大法中的一個小小粒子而已。

以上一點感悟和同修們交流,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