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大法弟子孫蘭萍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江澤民為首的邪惡流氓集團發起了對「真、善、忍」法輪大法的迫害,栽贓陷害,殘酷鎮壓,無任何法律程序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

孫蘭萍,女。48歲,甘肅省電信器材廠退休職工,只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信仰,遭受了多次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孫蘭萍被蘭州市公安局綁架,在政保科關押一天後,被惡警陳志凱和一名警員,直接戴銬送入蘭州市大沙坪非法關押一個半月,後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非法關押在甘肅省平安台第一勞教所七大隊三中隊。一進勞教所,就被搜去所帶物品,再搜身,強制扒光上身衣服,罰站、背監規。因拒絕背監規,當時就被中隊長李曉晴唆使吸毒犯陳小紅一夥十幾人把孫蘭萍按在地上毒打,嘴被塞上抹布,一張臉被打的面目全非,變形。後被拖到菜窖裏吊銬,腳離開地面懸空,銬子深深的壓入手腕裏,頭上的汗水就像水龍頭一樣「滴嗒」「滴嗒」的流,直到人沒有了知覺,才被放下來,放下後,兩胳膊一直沒有知覺,生活無法自理,吃飯要別人幫著喂,直到一個月後才慢慢恢復。

勞教所的伙食相當差,中午是沒油的土豆泡水,晚上是糊糊麵片,每個大法弟子都被兩個犯人包夾,不准看人,不許說話,上廁所限時,隨時隨地遭無端辱罵,拳打腳踢。

一次幹奴工回來,站隊報數,有人報錯,吸毒犯陳小紅過去就將大法弟子孫蘭萍一腳踢倒在地,手中的臉盆飛了,後又被倒掛。一次大法弟子李紅萍排隊時沒有報數,當時就被吸毒犯巨某某扇了耳光,隊長無動於衷,後在隊長的唆使下李紅萍被拉到教室裏,遭十幾個犯人毒打,吊銬;在十二月,大法弟子夏家燕、馬立元因不寫「悔過書」,大冬天在雪地裏被罰站,凍的手腳冰涼麻木,第二天還被強迫出工,後來又把她們關在教室裏,打成背銬,繩子掛在門框上,把人扶上去,繩子拉緊,然後把人鬆開,人就這樣一上一下的被折磨,手腕鑽心的痛,手被拉傷;還有大法弟子被晚上罰站,被針扎,白天照舊出工,極度虛弱致使上廁所時摔倒在廁所……

勞教所專門養著這樣的一幫人,不用出工。吸毒人員在惡警的指使下,轉化一個學員就能加分,所以它們就拼命的幹著壞事,對大法弟子張嘴就罵、抬手就打,大法弟子在勞教所遭受著非人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甘肅省電信器材廠的石主任,夥同蘭州市團結新村派出所杜所長共四人非法闖入孫蘭萍家中,連拉帶拖將孫蘭萍綁架到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被非法關押兩個多月,又一次的非法迫害,給孫蘭萍的父母家人造成極大的精神壓力和痛苦。

二零零七年七月,孫蘭萍與同修在甘肅定遠縣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誣告,定遠派出所所長張金保及兩名警察綁架了她們,非法關押在蘭州市榆中公安局,被非法戴手銬銬在椅子上一夜,第二天中午,又被綁架到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一進洗腦班,就被洗腦班惡人孫強拽頭髮,強行蹲著銬在高低床頭兩天兩夜。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底,因堅決不「轉化」,被洗腦班惡人祁瑞軍唆使惡警楊文泰等人關進禁閉室,雙手背吊銬在冰冷的鐵門上,只能腳尖著地,整天整夜吊銬著,只有三頓飯的時候和晚上十一點左右上廁所才放下來,手腕處被銬的流血流膿,手、腳、腿浮腫,鞋穿不進去,腳趾頭黑紫,無法走路,手握不住筷子,即使這樣邪惡之徒根本不管孫蘭萍的死活,一直到二零零八年元月,整整三十七天,孫蘭萍被吊銬的吐血、拉血、人事不省,洗腦班惡人祁瑞軍才將人送到蘭州電機廠醫院搶救,血色素只有二點二克,胃大面積潰爛,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洗腦班怕承擔責任,叫來了孫蘭萍單位的人和家人,孫蘭萍堅決要求回家。就這樣在醫院住了九天,邪惡的洗腦班致人傷殘,卻逼迫孫蘭萍家人支付六千多元治療費,才讓家人接回家。在洗腦班被非法關押迫害六個多月,洗腦班直接從孫蘭萍單位掠奪六千元生活費,單位甘肅省電信器材廠逐月從孫蘭萍退休工資中扣除,給孫蘭萍及兒子生活造成極大困難。

孫蘭萍被綁架期間,蘭州市國保大隊七、八個警察,持槍綁架孫蘭萍不修煉的兒子十七個小時,影響上學,被甘肅民族學院無理退學,更加大了孫蘭萍及家人的精神壓力和痛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