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蘭州洗腦班經歷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五日】我叫孫建鋒,今年36歲,是蘭州鐵路局銀川供電段職工。

2004年底,寧夏中寧縣公安局對我三年的非法勞教迫害結束後,我回到原工作單位平涼供電段(現合併為銀川供電段)同心接觸網工區工作。2005年到2006年,單位上一直要我寫所謂的「不煉功」保證,說是上邊(應為蘭州鐵路局、政法委)要求的,被我拒絕。之後便一直利用工作之名,採用所謂特殊日,敏感日,節假日等重要日期不讓調休,限制我使用單位電話,派黨員和我同住一室,外出派專人跟隨,並在工區開會發動班組職工和我保持距離等手段,對我工作,生活及人身自由等進行干擾和限制。2006年,在我徹底完成工作任務正常調休後又藉口「兩會」期間我不聽從工作安排為由無端給我劃曠工並給予行政記過和下崗三月的處分。我在找段上交涉無效的情況下向銀川市勞動仲裁委員會申請勞動仲裁,後在蘭鐵公安處,勞動人事廳等部門的干涉下仲裁委不給我下仲裁結果,一推再推最後拖的不了了之。

2007年元月九日,我因胃部難受正躺在宿舍休息,單位紀委,保衛,及公安處等一干人,將我強行從床上拖起帶上車。當時我已幾天沒吃東西,身體非常虛弱,昏昏沉沉,不知把我弄到哪裏。幾小時下車後才知道是送到了蘭州市洗腦班。當時我胃中噁心,在廁所中發嘔欲吐。洗腦班嫌時間太長不耐煩,喊保安拽我。我擋開保安的手說「幹甚麼」,唿一下撲上來幾個保安和惡警,將我擰胳膊,揪頭髮,連拉帶推的拖到一間屋子裏(後來才知是洗腦班非法私設的所謂禁閉室,空蕩蕩的水泥地上放著一張扁鋼管焊成的單人床),將我兩臂從床頭扁鋼空隙穿過去再拉過來用銬子連在一起。當時我身體軟軟的沒有絲毫力氣,頭耷拉著垂的很低,人已是半昏迷。晚上擁進來一夥人,揪頭髮的踩腳的將我弄醒,看了我一會後離去。第二天又來一夥人,開始給我灌食。揪起我頭髮,仰面向上,將塑料管子從鼻孔往胃裏插,捅了幾次都沒捅進去,人幾乎窒息,身體因痛苦而扭曲掙扎,惡徒踩住雙腳不讓動。兩手腕被銬子勒的出了血,左手腕處不知甚麼時候被銬子磨掉了兩塊肉,露出了兩個血紅的肉坑。這樣三天後又將我兩手左右拉開銬在床頭平躺著銬在床上。又給我灌藥。灌藥時抓住雙肩一拉將上半身支懸在床頭,揪著頭髮捏住鼻子撬開嘴,往口中灌不明藥物。又苦又麻,使人噁心發潮。長時間固定姿勢的躺著,感覺心臟跳的很累很沉重,喘息急促,手被銬子壓住,連動一下的力氣都沒有。夜半窗外棲鶻怪叫,陰森恐怖。折騰一週後才將我送回關押樓。

下雪後早晨,洗腦班要我們出去掃雪,我說我是法輪功學員,不是你們的學員,不去。惡警劉鑫將我拽出去站在雪地裏,孫強拿來兩副銬子將我兩手左右拉開銬在院子裏的鐵欄杆上,一直凍到中午。洗澡也不讓去,說讓我「髒著去」。

四月的一天,祁瑞軍,穆俊以曬太陽為名讓我們出到院子裏,後又強迫苗茂玲,劉菀秋,張秀英打掃衛生。苗茂玲不肯,被祁叫到辦公室揪住頭髮打耳光。苗茂玲回來後絕食,要求見上級領導,我們也要求和祁瑞軍談話。第二天,祁瑞軍以開會為名,讓我們到會議室集中,後又派王東等搜查我們的住處,從錢世光衣兜裏掏走了師父的經文。我從會議室出來時,見祁瑞軍正在樓道裏當眾毆打錢世光,便大聲喝道「幹甚麼」!唿一下擁上來四五個惡警一頓拳腳將我打倒在地,又將我拖到楊東晨的辦公室,祁瑞軍進來一邊罵一邊想用手撥拉我的頭,被我用手擋開,連續四五次,祁惱羞成怒,讓人把我按倒在地上,從背後把我銬了起來。隨後,又喊來幾個保安,將我架到禁閉室,又是一通拳搗腳踢後像上次一樣將我兩臂穿過床頭豎鋼空隙後拉過來銬在一起。到了晚上,祁瑞軍和孫強進來,話沒說兩句劈頭蓋臉祁對我就是一頓耳光。我說你們憑甚麼對我們這樣?祁說他們就有這個特權!我說憲法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都沒有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的特權。祁氣急敗壞的對我破口大罵,辱罵我是壞×,我說我長這麼大還第一次聽到有人說我壞×。祁罵我就是壞×,我說我兩誰是壞×還不一定呢!孫強喝問我說甚麼,我說他說甚麼?兩人噎的說不出話來,悻悻離去。看禁閉室的原來都是陪員,把我關進去後換成了每班兩個幹警輪流值班晝夜看守,兩個陪員打水打飯。祁瑞軍常三更半夜拎個大照明燈不時進來巡查。我被銬在那裏,站不起,蹲不住,坐不下,腰整天彎著,又酸又脹,時間一長,憋的人簡直要發瘋。後來聽說,曾有同修雙膝跪爛流血。惡警劉鑫,每次都將銬子捏至最緊,常將兩手腕勒爛流血,至今兩手腕仍留有當時被銬下的傷痕。肉幾乎失去知覺,好像那銬子透過肉銬在了骨頭上,最後兩手腕對金屬過敏,一接觸銬子就像針扎般刺痛。長明燈伴隨著陣陣襲來的痛楚,艱難的熬過一個又一個漫長的黑夜白天。邪惡的逼迫下我曾有兩次自殺行為:一次未遂,趁上廁所的機會用銬子砸門上的玻璃但沒砸爛,可能是鋼化玻璃;一次中止,深夜疼痛難忍,我拖著床向牆邊的插座靠近,移近後又想到自殺是有罪的,修煉人不能自殺遂又放棄。想著自己是大法弟子,決不向邪惡勢力屈服。一天一天,天氣逐漸轉暖,禁閉室也由冰冷變的炎熱。一天王桂蘭(據說是蘭州政法委派在洗腦班的,洗腦班甚麼都要保密)對我說只要我遵守「學校」的紀律她就和領導說讓我過去,我說我當然不待在這裏,但不要給我提甚麼條件。她說沒甚麼條件,我說這就算條件。過了幾天,她又來說她和領導說了,你過去吧。孫強說你是不是待適應了,我說你站著說話腰不疼,你來適應適應給我看看。就這樣才又將我送回了關押樓。五十多個日夜,被關進去時還草木枯敗,寒氣逼人,放出來卻已是花圃中月季盛開,滿目蔥綠,真是感覺恍然若夢。在這春光明媚之中,誰又能想到相信竟然還包裹著如此令人髮指的罪惡!

到了11月份,中共要開所謂的「兩大」,惡黨從上到下一片忙亂。已被非法關押兩年多的大法弟子牛萬強絕食抗議要求無條件釋放,被洗腦班先關進私設的小禁閉室後又轉到了勞教所的大禁閉室。我因胃裏難受幾天吃不下東西,洗腦班騙我說到醫務室做心電圖將我哄到禁閉室也關了起來。勞教所的禁閉室在勞教人員做工車間後部,是個非常僻靜的地方。裏邊可聽到窗外豬叫。是一個大間被分隔成十六小間。裏面陰冷昏暗,四面封閉的嚴嚴實實的,一進去就感覺沉悶壓抑,呼吸不暢。每個小間是角鐵、扁鋼管、厚鐵皮焊成的沉重的鐵門。惡警將門拉開,將我們兩臂從門上部鋼管空格間隙穿過去,再從兩邊拉過來銬在一起,關門時就將人推了進去,人就在裏邊背著門站立。手臂露在外邊,可看到人的上半身和後腦勺。牛萬強已被銬在那裏。隨後又有蘇金繡、汪彩霞、宋蘭萍、張春蓮四位女大法弟子陸續被迫害進來。洗腦班惡徒不管男女老弱,一律銬立在門上。張春蓮身形瘦小,被銬後雙腳勉強著地。手又小,大銬子銬不住,用小銬子(環口小,兩銬環間無扣鏈,不能活動)硬把兩胳膊拽過來銬住,銬子都嵌進了肉裏。

人像被固定在鐵門上了一動不能動,兩手腕傷痕累累,吃飯勺子都不能握住。洗腦班每班安排了二名警察二名陪員看管。我剛被關進去,便從鼻子插了根塑料管到胃裏,用膠布固定住。看管的陪員不時的拽過管子用大號注射器往進推糊糊和水,又嗆又脹,噁心發嘔卻吐不出。沒幾天,人就開始發腫。先是腳,腫的鞋都不能穿進去。接著是小腿,腫的像大腿,大腿腫的更粗。兩腿的汗毛,不多久就被線褲全部磨掉。邪惡把吃飯、上廁所的時間限定在一小時,到時間沒吃完就不再讓吃。上廁所時人站著蹲不下,蹲下起不來。平時解手也被嚴格限止,時間不到不讓,任你憋的怎麼難受惡徒們只是不理不睬,甚至呵斥、恐嚇。大法弟子來例假、小便解在了褲子裏。禁閉室不通暖氣,惡徒們穿著棉大衣烤著電暖氣還喊冷。我只覺的睏累疲乏,好像能聽到心臟咚咚跳的聲音,呼吸都很吃力。每天早上,汗水透過毛衣和棉衣,將背後的鋼管濕透。發燒口渴要水,惡警卻說必須要吃藥不吃就不給水喝。日日復夜夜,人浮腫虛弱,晚上精神恍惚,噩夢連連,各種幻象在腦海中變換,一時間真不知是生是死,此身何處。惡警有段時間用吊銬,就是將一隻手銬住掛在鐵門高處。可是就聽一會兒銧,噹,一會兒嗵,那是人睏乏的意識迷糊放鬆時,人就像盪鞦韆一樣打著轉撞在門上,不是你就是我就是她,幾個人交替著噹鏜聲此伏彼起。我棉衣背後下方的布幾乎全部磨沒,露出煞白的棉絮。褲子後面也磨爛磨透。頭髮鬍鬚長的有點像深山老林的野人。牛萬強吃飯時暈摔在地,頭上破了個血口子,到醫院縫針,有在洗腦班打工的陪員竟沒認出他是誰。

也有良知善念尚存的陪員心裏不忍,借故身體不適不在禁閉室待。惡人一直嚴密封鎖消息,不讓外面知道。有出來打工做陪員的年輕小姑娘,偶然取送東西進來,看到後震驚,當場落淚。有時一些不明身份的有穿警服有穿便服的人進來像是巡視,瞅著我們說誰能救你?!

想著師父講的「難忍能忍 難行能行」,所有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沒有一位向惡人妥協屈服,皆以大法弟子金剛不動的正念,堅定的走了過來。先是蘇金繡,後是汪彩霞,在被迫害二十幾天後離開,然後是我和牛萬強,在被迫害七、八十天後送回了關押樓,最後是宋蘭萍和張春蓮,在被迫害四五十天後也回到了上面。因為站立太久,我兩腳掌皮膚完全角質化,腳心都是。腳趾變形,整個腳底板結了一層厚厚的硬繭,幾個月後才慢慢退掉。兩腳步踩在地上像針扎,疼的不能走路,在床上休息了近二個月初才可下地。膝蓋、腳骨幾個月後還不時隱隱作痛。

洗腦班也尚有人存有一念良知,卻不能擺脫惡黨惡徒的控制操縱,助惡為虐中毀滅著自己,也的確可憐可嘆!

所有的洗腦黑窩,都是個絕對不應該存在的罪惡場所。無論惡人怎麼瘋狂,最終也是在絕望中被解體的下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