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市第一看守所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五日】甘肅省蘭州市第一看守所2005年11月之前位於蘭州市七里河區西果園鄉,2005年11月之後搬入九州開發區。自1999年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以來,蘭州市第一看守所就是惡黨在蘭州迫害摧殘法輪功學員的邪惡黑窩之一。蘭州市第一看守所採用各種邪惡方式長期血腥迫害大法弟子,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甚至被迫害致死。

西果園看守所自1999年底開始非法關押甘肅大法弟子,2001─2002年期間非法關押人數最多,達近百人,以蘭州市大法弟子居多,2005年11月搬入九州開發區以後,監室環境雖有改善,卻遮掩不住邪黨的罪惡。2006年傳出蘭州市大法弟子馬筠,張萍等慘遭嚴酷迫害的消息,2008年7月,殘疾蘭州大法弟子金俊梅又被迫害的住進勞改醫院。歷經九年,罪惡仍在這裏延續。

一、系統的迫害

(一)、邪惡的程序

蘭州市第一看守所(西果園看守所)共有十五個大隊,一至十三大隊為男隊,十四、十五為女隊,每一大隊內有十間號室,每間不足二十個平方,每間關押人員二十到三十人左右,監室狹小、擁擠,衛生條件極差,在裏面吃喝拉撒,空氣令人窒息;每隊關押人員兩、三百左右。隔離關押。

看守所伙食極差,除了一年四季的水煮土豆,很少有別的,有時連食鹽都沒有,喝不上開水,被關押的大法弟子或常人身上一層層脫皮,牢房陰暗潮濕,(多數人患有不同程度的「潮顆子」和疥瘡)、又髒(號室人員大多都寄生不等數量的蝨子)、成群結隊的大老鼠在地上、飯台上亂竄,甚至上到床上。又暗(36V、25W的燈泡好像一盞「鬼燈」)。這裏每年冬天都有大批的犯人得疥瘡,有的人身上已是千瘡百孔的傷疤,密密麻麻,像馬蜂窩一樣。在這裏居然有超期關押近二十年的犯人,惡劣的生存環境使許多人疾病纏身,甚至死去。在這裏,大法弟子被非法超期關押幾個月甚至幾年都是常事。

在西果園,惡警扇幾個耳光,踢幾腳,那已經成了家常便飯。每一個大法弟子一旦進去,先是被一人關一間房。多人圍攻上去試探情況進行威脅恐嚇。稍有不如它們的心意就是罰站、打罵或施展流氓手段。一次一位永登大法弟子被綁架到14隊6號室,號長黨美琴,要她寫保證書,她不寫,就讓她一個人站在那裏,臉對著牆,每天吃飯時坐一會兒,晚上也一樣站著,並且讓三個犯人看著,每天要打她好幾次,她實在受不了了就寫了保證書。醒悟後去要保證書,遭倒掛,她不掛,犯人就抓住頭髮往牆上碰,用拳頭打她的腰。主要打手:黨美琴、陳愛蘭、李華等十幾個,當時打得她站都站不住了,幾個人把她扶到床上。第二天惡警孫小玲把她叫過去問話時又打了幾個耳光。

對絕食抗議的大法弟子進行強行灌食,一次灌半包鹽水,甚至一頓沒吃飯就開始強行灌食,衛生隊隊長指使犯人插管時,故意拖延時間,數次在食道中用插管捅食道,上下抽捅,故意讓絕食大法弟子飽受摧殘。一大法弟子,2001年元月19日半夜1時30分七里河分局楊某將她騙至七里河分局,非法關押兩天兩夜,不給飯吃,不給水喝,不讓睡覺。元月20日早10點半轉送西果園看守所。絕食19天,灌食十多次,警察用手捏臉、鼻,臉部的傷痕半年尚未痊癒,鼻飼7、8次,流血不止。隊長田慶萍(警號011124)唆使號長黨美琴毒打她2次。提審時強制按手印,因不按,遭專管手印的男隊長毒打,並命令幾個惡棍用力掰指甲,大拇指甲被折斷。

(二)、超長時間的奴役折磨

蘭州市西果園看守所視被關押者為奴工,看守所強迫犯人剝嗑蘭州正林農墾食品有限公司的瓜子,牟取暴利。每年冬季撿大板瓜子,春夏季嗑大板瓜子。此活兒看起來不重,但對人的摧殘極為嚴重。輕者使牙齒鬆動,手指變形;重者中毒浮腫,誘發其它疾病。

看守所夏天每人每天磕、剝1.5-2公斤的大板瓜子。從早晨7點開始,要蹲將近5個小時,不能坐地上、跪地上,也不能站起來。中午吃完飯繼續剝,剝不完不准睡覺。由於工作量大,剛進看守所的人很難完成,許多人的十個手指頭都剝破了,血肉模糊。甚至有的人手指甲都已剝脫落,仍得繼續幹活。在這裏,無論是不滿14週歲的小孩,還是七十幾歲的老人都毫無例外地有生產任務。關押時間已經較長的人,他們的牙齒從門牙到大牙都已磕豁。

冬天每人每天要從35千克的大板瓜子中挑出精品。從早晨7點多至下午4、5點,除了吃飯一直蹲著幹,幹不完就要挨打、受罰。由於冬天揀瓜子的工作量更大,而且要在攝氏零下十幾度的戶外蹲近十個小時,所以回到房間已是精疲力竭。

管教指使牢頭強迫大法弟子嗑瓜子。大法弟子萬貴福在看守所,被強逼他和其他犯人一樣每天超強度勞動20小時左右,萬貴福因年齡大不能完成每天的定額任務,在看守所管教的授意下,同號室的犯人經常瘋狂毒打他。磕、剝瓜子已使57歲的他雙唇腫爛、兩手指甲脫落,手指流血流膿,每天吃不好睡不成,幹著繁重的體力活,還要遭受毒打,這種非人的折磨一天都沒有停止,原本身體健康的萬貴福被摧殘的再也站不起來。

(三)、剝奪說話的權利

西果園看守所禁止大法弟子之間互相說話、來往。剝奪了最基本的權利──說話的權利,法輪功學員為了爭得說話的權利,於是走出來煉功證實大法,可遭到的是罰站、打罵、有的大法弟子絕食抵制迫害,同時拒絕參加奴役勞動。管教人員就將大法弟子關在寢室裏,不讓說話,不讓見面。偶爾說幾句話,只要被發現了、聽到了,就遭到一頓侮辱人格的打罵。

2001年3月24日星期天,蘭州大法學員邵賽月與在押人員一起搞衛生。該大法弟子與另兩個大法弟子說話,被西果園看守所十四隊隊長楊愛玲看到,立即過來訓斥並打了兩個耳光,責令掛起來(一種刑罰),該大法弟子說「人們都可以自由地說話,我們為甚麼就不能說?我不會掛」。楊愛玲命令多人強行把她掛起來,她反抗,獄卒就打她的腰眼,她只有以絕食來抗議。晚上點名她們強行讓她起來,她不起來就罰站全號室的人員,她無奈只好硬撐著起來。第二天早上隊長孫小玲以抗拒參加點名不參加跑操為由把該大法弟子等五人叫到辦公室門前訓斥。她問:我們就沒有說話的權利嗎?當即被啪啪打了兩個耳光。3月26日該隊主管隊長田慶萍叫她去談話,她受傷的腰部一側的腿在發抖,要求坐著談,但不讓其坐,一個多小時後在她再三要求下才讓她坐下。田慶萍(警號011124)卻說她的腰根本就沒有被打傷,並對一個號長說:往壞裏打這些個神經病。

二、滅絕人性的酷刑手段

蘭州西果園看守所,各式刑法就有100餘種,這裏只列舉幾項。除了獄警親自動手殘害大法弟子外,更多的是它們指使利用犯人來行兇,折磨大法弟子。手段之殘忍令人難以想像,駭人聽聞。

(一)1.雙臂反捆在背後,雙腿屈跪在地上,將一米多長的粗木棒捆綁在雙腿彎窩部位,然後令兩位彪形大漢各自站在木棒的兩端往下壓,號稱「耶穌背十字架」。

2.兩臂一上一下反捆在背後,將兩手拇指對綁,然後將酒瓶、磚塊等物就像木楔一樣不斷塞入胳膊與背部的所有空隙,像釘子一樣往裏釘,或者再將受害人倒吊,號稱「關火背大刀」。

3.手銬腳鐐,並在二者中間用8號鉛絲穿在一起,使人胳膊不能外展,腰呈90度彎曲,始終無法直立。更有甚者,還將雙腿<大腿─小腿1/2處>全部打上一層厚厚的石膏,象骨折病人一般,雙下肢完全強直無法行動,同時還戴手銬腳鐐,其殘酷程度讓人難以置信。

4.坐電椅,上電刑,老虎凳。

5.三九嚴寒,將大法弟子關在廁所裏,從頭頂一盆盆的澆涼水,給鞋子裏灌上涼水,讓長期穿濕鞋,將人慢慢致殘。

6.裝在麻袋裏在院子裏冷凍;或把嘴用東西塞住,把棉被用水浸透,然後用濕被將人捲起來塞在床底下,使人冷凍窒息而死。種種手段折磨,到頭來查不出來傷痕。

7.將牙刷柄夾在受害者二手指中間,然後用刑者將受害者兩指卡緊,再用力轉動牙刷柄,把兩指之間肌肉全部絞得血肉模糊。

8.雙手向背後上舉,彎腰成90度,俗稱「噴氣式」,然後在其背部放上約50斤的重物,並要求長時間保持這一姿勢。或在受害者呈「噴氣式」時,施暴者用肘部猛力撞擊受害者腰部;或猛烈撞擊髖部,常常左右開弓;或使用木棒擊打,打倒了拉起來再打。

9.用牙刷抽打男性生殖器;或用掌側猛砍受害者頸部。

10.強行灌食,所謂的「食」,分不同類型,想叫人活著,就灌豆奶粉之類的東西;想叫人死,就灌高濃度的食鹽水加苯巴比托,讓受害者渴死,舌頭硬的說不出話來,在灌食過程中,惡徒還進行毒打、慘無人道地用器械反覆摩擦刺激修煉者的食道、鼻腔、將其活活折騰。

三、迫害實例

(一)迫害致死

西果園的看守獄警一貫叫囂:人死在醫院裏是正常死亡,於是可以心安理得。已有4名大法弟子(劉蘭香、張鳳雲、萬貴福、張曉東)被他們以所謂「正常死亡」處理了。勞改醫院根本不對已生命垂危的法輪功學員做任何監護和搶救,在他們眼裏,死了就死了,「正常死亡」。

西果園看守所一頭目被記者問到張鳳雲死亡的具體情況時,稱「我們就是專政機構,上面叫我們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

1.劉蘭香,女,生於一九六四年三月,甘肅民勤縣人,縣中醫院藥劑師。由於劉蘭香不放棄修煉法輪功,當地惡警人員經常騷擾她,無法正常生活,被迫離家出走。

在蘭州金港城自己家中被蘭州七里河分局惡警非法綁架,她絕食抗議非法綁架,被蘭州七里河分局惡警提審過程中暴打致重傷,送回西果園看守所,劉蘭香是4月4日被非法抓入看守所的,10日就被打死了。在這短短的五、六天時間裏,她堅決抵制迫害,以絕食抗議。6日在室外煉功,並高呼「法輪大法好!」被號長馬秀花打了一頓,並報告隊長給她戴上了手銬、腳鐐(穿心鐐)。第三天警察叫犯人把她抬到院子裏強行灌鹽水,一袋鹽(一公斤)灌了三次。4月9日晚戴上銬子吊起來打了幾個小時。2001年4月10日,劉蘭香在酷刑中死亡。當時劉蘭香兩手腕嚴重損傷,雙腳腳尖與腿成直線狀,僵硬垂直向下,而且死後還在架上吊著。

2.張鳳雲,女,四十多歲,原甘肅省建工局木材廠職工,蘭州西固區大法弟子。修煉大法前,她身患多種疾病。自她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全身疾病消失的一乾二淨。張鳳雲非常感謝大法。

張鳳雲先後四次赴京證實大法。2001年7月23日,張鳳雲到西固河口地區發真相資料,被當地惡人舉報,被河口派出所警察綁架至邪惡的蘭州市第一看守所十四隊。

2001年7月30日張鳳雲開始絕食,要求無條件釋放。惡警田慶萍,張玲玲等直接授意幾個牢頭獄霸:王香蓮、黨麥琴、徐平等將張鳳雲用被子蒙上毒打(據說此方法打人打得最歹毒)。張鳳雲臉上被打得黑青,打完後又給張鳳雲插胃管,她們借插胃管為由而在胃裏亂搗──事實上張鳳雲是被他們折磨死的。張鳳雲被迫害後,身體一直很虛弱,其胃可能被搗壞而不能進食,到第14天晚上張鳳雲大小便已不能控制,生命垂危。當絕食到第15天,那是一個雷電交加,風雨大作的夜晚,邪惡之徒將已被折磨的身體極度虛弱的張鳳雲扔到垃圾平台上,任其風吹雨淋,直至在其他大法弟子的強烈要求下,惡警才將張鳳雲劫持到大砂坪勞改醫院,但為時已晚。張鳳雲於半夜12點停止呼吸。這一天是2001年8月11日。

2.萬貴福,男,57歲,蘭州機車廠的高級工程師,家住甘肅省蘭州市七里河區楊家橋機車廠四區家屬院11棟。2001年4月份萬貴福與其他十幾個法輪功學員在蘭州電機廠家屬院發真相資料被抓後關入了臭名昭著的蘭州市第一看守所。

剛進看守所時,人非常精神,住上床,上下床行動敏捷,萬貴福被折磨了近一年後,身體非常虛弱。看守所強逼他和其他犯人一樣每天超強度勞動20小時左右,用嘴磕大板瓜子,然後再用手剝去瓜子皮,取出裏面的瓜子仁。萬貴福因年齡大不能完成每天的定額任務,在看守所管教的授意下,同號室的犯人經常瘋狂毒打他。磕、剝瓜子已使57歲的他雙唇腫爛、兩手指甲脫落,手指流血流膿,每天吃不好睡不成,幹著繁重的體力活,還要遭受毒打,這種非人的折磨一天都沒有停止,原本身體健康的萬貴福被摧殘的再也站不起來。

萬貴福身體極度虛弱,不想吃飯。4隊隊長呂軍教唆9號室的犯人毒打他。萬貴福被打得腹部嚴重受傷,開始便血,飯更吃不下去,一吃就吐。即使這樣,獄警繼續迫害,直到出現了昏迷現象,獄警一看真的不行了,才匆忙將老人劫持往甘肅省監獄醫院。在醫院裏,萬貴福已無法進食,然而大夫還罵他裝病。

萬貴福被劫持到醫院,3日後與世長辭,然而老人雙目圓睜,死不瞑目。

4.張曉東,男,32歲,甘肅會寧縣柴門鄉人,畢業於東北某機械學院甘肅鋁業公司職工。因堅持信仰法輪大法「真善忍」,向世人講真相被惡人同事舉報,於2001年11月10日被關押在蘭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2年後秘密判刑7年。

在這兩年多關押期間裏,張曉東慘遭惡警毒打,傷痕累累,身體極度虛弱。看守所拒絕張曉東家人探視。2003年10月16日,獄警將張曉東戴上了手銬和腳鐐,張曉東絕食抗議,要求取掉腳鐐手銬。絕食的第六天,即2003年10月21日起,惡徒開始進行灌食摧殘,由隊長劉煒、劉潤慶、主管隊長趙關虎唆使,徐月婷、趙萍配方下藥,犯人大夫關小滿的強行灌食,灌的是高濃度的鹽水和苯巴比托。同時惡警唆使犯人毒打大法弟子。

張曉東於23日被打死,他的遺體24日被看守所惡警轉到康泰醫院,醫院製作了假病歷,謊稱張曉東是病死,看守所還逼一幫囚徒做假證。

看守所解散了張曉東被折磨打死時的6號所有人員及目擊證人,強迫犯人對外統一謊言。

在蘭州市第一看守所、蘭州市公安局惡警的嚴密監視下,遺體被劫持往火葬場火化。

張曉東留下年過七旬的老母,艱難度日

(二)部份殘酷迫害事例

1.白三元,男,甘肅靖遠大法弟子,因上訪被非法判刑3年。

2000年底,在白銀火車站被惡警非法綁架,後又被非法關押在蘭州市西果園看守所。在西果園看守所11隊關押期間,白三元曾多次以絕食的形式抗議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當時衛生所的惡警楊臨泉(現已轉到蘭州市第二看守所)帶領手下的幾個犯人以所謂的「救人」為名,多次強行給他插管灌胃。在惡警楊的指使下,那幾個犯人先利用「插管」迫害他,他們不是一次就把胃管插入胃中,而是將胃管插入食道後,上下亂捅,一個胃管要插好長時間,白三元的食道多次被插出血。惡警楊在旁邊惡語嘲諷:「我讓你絕食,你看你自己吃好受,還是給你灌好受?」給他灌胃的東西並不都是食物,常常是很濃的食鹽水,有一次甚至在一個小塑料飯盆中放了半斤多食鹽,給他強行灌下,使他胃中灼燒,痛苦不堪,最後從他胃中嘔吐出的是一塊塊乾鹽巴。

在長期的受迫害中,由於身體愈來愈弱,白三元全身染上了嚴重的疥瘡,從手到腳都流膿水,慘不忍睹。到2002年9月,他再次絕食抗議長期被非法關押,當時他身體已極度虛弱,骨瘦如柴,看守所強行灌食後仍不能達到目的,怕出了問題擔責任,就強行將他送至甘肅省監獄醫院(對外稱康泰醫院),醫院的大夫見他繼續絕食,就把他綁在床上強行給他輸液,2002年10月底,看守所看他生命沒有危險了,但繼續住院又得他們出錢,所以西果園看守所衛生隊主管趙關虎(音)以「保外就醫」為名,將他又騙回看守所,他當時自己根本無法行走,只能扶著床勉強站立。他被騙回看守所後,一直被關押在西果園看守所衛生所。

2.李紅萍,女,40歲,蘭州市西固區大法弟子。

李紅平一家四口人都是大法弟子,丈夫趙旭東(2002年被迫害致死)、婆婆白金玉、公公趙保亭一九九八年以後先後得法的。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李紅平在發真相資料時被原蘭煉先鋒路派出所李勇等三、四名惡警綁架,關押在該派出所。李紅平不配合,以絕食抵制迫害。四天後被綁架到西果園看守所十四大隊一中隊。李紅平不配合惡人的一切要求,當時就被值班隊長打了兩個耳光,緊接著被砸上了三十斤重的腳鐐(這種大刑是專為死刑犯用的),三十斤重的兩塊大鐵塊穿在腳上,兩手用兩鐵環穿在一起。灌食時有七、八個人有壓腿的,有拽胳膊的,有壓頭的,有撬牙的。李紅平極力反抗,惡人就用膠皮管從喉嚨往下插,惡警慘無人道的將膠皮管故意在食道和胃中亂攪,致使李紅平痛苦的發出撕心裂肺的哭喊聲。灌食灌不下去時,惡人揚言:「拿暖瓶裏的開水往下衝。」灌食的膠皮管因食道和胃粘膜被插破沾滿了血跡,惡人竟揚言:「從明天開始一天灌兩次。」就在這殘酷的迫害中,到第九天時李紅平已被折磨的骨瘦如柴,眼窩深陷,身體極度虛弱。惡警怕承擔責任,只好無條件釋放李紅平。

3蔣春斌,男,33歲,蘭州市榆中縣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9年,關押在蘭州監獄。

二零零二年二月九日(大年三十),蔣春斌和幾個朋友在一起吃飯時,蘭州市七里河區公安分局在省公安廳廳長親自指揮下,將他非法綁架,關押在蘭州第一看守所(西果園看守所)裏。在西果園看守所蔣春斌被迫害的皮包骨,送到了勞改醫院,在醫院呆了兩個多月,「非典」開始了,二零零二年四月,他被西果園接回關在禁閉室,雙手和雙腳被用銬子銬在一起五個月之久,從不打開銬子,這樣,他又被折磨至生命垂危。

於二零零三年春節前,西果園看守所把他送到蘭州監獄,蘭州監獄見人已不行了,怕擔責任不敢收,只是把蔣春斌的名字留在了蘭州監獄。無奈之下,西果園看守所給勞改醫院交了兩千元住院費,把他送到了勞改醫院。二零零三年九月至十月及二零零四年一月期間,蔣春斌共三次被戴腳鐐手銬,並遭前穿、後穿等酷刑,每次十五天左右,身體受到嚴重摧殘。

4.金吉林,男,30多歲,蘭州市榆中縣大法弟子。2002年5月3日被綁架到西果園看守所非法關押,被非法判刑10年。

2003年2月到3月,金吉林多次要求和家人見面,看守所無理不讓見。金吉林向看守所提出嚴正抗議,指責他們這種沒有人性的做法。然而,它們非但不讓見,反而由所長王延輝和惡警王振亞給金吉林加戴刑具,名曰「背穿」,就是戴上腳鐐,再把雙手背到後面,用鋼筋做的土銬子勒緊手腕銬住,然後再把腳鐐和手銬用10公分長的8號鐵絲穿連在一起,叫「背穿」,這樣使人蹲不下,站不起來,只能跪著,手腕被墜得生疼,只能側身肩著地,雙腳儘量向後上提,生活不能自理。金吉林被加戴刑具長達5天,手腫得像饅頭,銬子陷進肉裏,手腕糜爛,渾身腫爛,不能穿衣服。惡警給金吉林「穿背」的時間是2003年3月25日早至2003年3月29日下午。

5.余友文,男,四十多歲,四川大法弟子,

2002年9月19日被綁架到西果園看守所非法關押。進看守所後,一直被迫在床底下睡地鋪,由於監室裏陰冷潮濕,身染疥瘡,蹲坐非常困難,還被強迫幹活揀牛毛。牛毛髒,這裏衛生條件差,余友文行動不便,只能跪著幹活。到2003年2月20日左右才讓到床上睡覺。睡地鋪長達5個月。

6.馬筠,女,57歲,回族,大專文化,家住蘭州市武都路。

2000年1月14、15兩日在戶外煉法輪功並掛「法輪大法」橫幅,被非法判刑三年,在蘭州市城關看守所關押近二年,在甘肅女子監獄關押一年多。2003年元月16日刑滿釋放時,在監獄門口就被城關公安分局公安人員強行抓到皋蘭山,被邪惡看守劉建平毆打致傷,後到龔家灣非法關押。

2006年2月24日下午,蘭州大法弟子方劍平、馬筠、魏周香約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惡首祁瑞軍再一次給他講真相,祁不但不聽,見到真相資料後,拿出電話就打,沒幾分鐘蘭州市國安二十六處惡警魏東等人就來了。她們三人是4月25日晚上被送到蘭州市第一看守所(九州)。大法弟子馬筠4日27日至5月17日絕食抗議期間,惡警野蠻灌食,嘴和臉都受傷嚴重,嘴爛爛的,臉腫著。還被灌濃濃的鹽水。一切都是主管隊長田慶萍指使幹的。

7.楊學貴:男,30多歲,蘭州市大法弟子。

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總務科的幹部,2001年楊學貴給世人講自己在大法中如何受益,講自己不放棄信仰「真、善、忍」遭受的不公正對待,被省公安廳秘密通緝。楊學貴被迫流離失所。在金昌時,被蘭州市安全局秘密綁架,2001年11月份楊學貴被惡警秘密送到蘭州市西果園看守所,期間惡警不通知家屬,不讓任何人知道楊學貴的去向。楊學貴在看守所受盡了非人的折磨,獄警給楊學貴將手銬、腳鐐全砸上,睡在又潮濕又冰冷的地下,而且一天還要幹十幾個小時的奴役勞動。楊學貴被折磨的生了一身的疥瘡,看守所的惡警看疥瘡太嚴重才打電話叫其家人花錢治病,楊學貴被送往蘭州市勞改醫院,住院期間一個月就勒索其家人1450元,在楊學貴住院期間其家人共被勒索錢財3萬元之多。

8.張萍,女,35歲,蘭州市大法弟子。

原甘肅省信託投資公司證券部(現華龍證券公司)職工。2002年8月13日,魏東、陸××及蘭州市公安局一處多人,非法侵入他人居所,他們使用暴力強行搶走張萍財產五百多元,兩千多元及銀行卡一個。遭惡警魏東暴力毆打、用寬一尺的布條充當繩索勒住嘴及頸部,幾近窒息而死,長達四五小時,被綁架至市局一處(國安處)非法審訊一夜。第二天送至蘭州市西果園看守所繼續迫害。

在看守所裏,張萍被戴上幾十斤重的腳鐐和連在一塊的手銬,只能蜷縮著身體。在僅一天一夜未吃東西的情況下(被打傷沒法吃東西),看守所即給張萍鼻飼,因面部受傷嚴重,頻頻嘔吐,吐出大多是血。後看守所即令市局一處,將張萍送至醫院治療,時間是2002年8月15日,編號:政零一。經過四十多天治療,出院後轉至陝西迫害。

2006年張萍被非法關押在蘭州市第一看守所。張萍多次絕食抗議非法關押,每次都被惡警插胃管迫害。4月中旬被插胃管迫害後,她嘔吐不止,第八天張萍被送到勞改醫院。張萍絕食期間,惡警田慶萍指使獄警給張萍砸背銬,手腳都被銬上直到去勞改醫院。(4月11日)剛去醫院時只去了一個人陪,一個月後又去了個陪員。聽說張萍大小便都不能自理。

9. 吳曉靜:女,二十九歲,四川大法弟子,

2001年3月22日在回住處的路上被七里河分局配合市局一處非法抓捕,23日送往西果園看守所。3月30日警察再次把她從西果園看守所帶到七里河分局用刑。在此期間用刑兩次分別長達1小時,用刑方法極其惡毒,警察把吳曉靜的手背在身後反銬在暖氣管上,讓其蹲下。手銬嵌到肉裏,手腕起泡,腳面因戴鐐時間過長起泡、腫脹、流膿,不讓睡覺,用辱罵、誘騙、下流行為折磨。3月31日,警察讓吳曉靜承認強加的罪名,她不從。他們把吳曉靜送回西果園看守所時她已經非常虛弱。

後被非法判7年重刑,被非法關押在蘭州女子監獄繼續遭受迫害。

(三)部份非法關押事例

1,肖彥紅,女,39歲,甘肅省婦幼保健院,護士。

1999年11月初,她與另一位大法弟子在蘭州市七里河附近的大街上被七里河公安分局一名惡警非法綁架,送入楊家橋派出所行政拘留,一週後改刑事拘留轉送西果園看守所。2000年1月底,她被勞教一年,轉入平安台勞教所,2001年2月1日被放出後,直接送入七里河韓家河洗腦班。2001年3月初,她被七里河公安分局從洗腦班再次非法抓捕送入西果園看守所。因為長期受精神、肉體摧殘,她的身體狀況日益下降,於9月12日送大沙坪醫院。

2.汪彩霞,女,30多歲,蘭州大法弟子。

2001年4月,流離失所的甘肅蘭州大法弟子汪彩霞和同修在街上被蘭州市公安局一處惡警非法綁架,在無任何罪名的情況下,他們不顧她年幼的孩子需要母親照顧,將她投入惡名昭著的蘭州西果園第一看守所。

管教指使牢頭強迫她們嗑瓜子,並禁止她們煉功。她們聲明修大法無罪,她們不是犯人,她便和其他同修一起,絕食抵制非法迫害,絕食第三天。惡警張林林、孫曉玲指使犯人王香蓮、黨麥琴等,由號長秦雯帶著七八個犯人,關起號室門,她被犯人抓住摔倒在地,壓住四肢,打臉、捏住鼻子,卡住腮幫,用鐵匙撬開嘴,強行灌食,她被折磨的幾乎窒息,腮幫裏被搗爛。第二天放風時,其他同修和她一樣,臉上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大家正念抵制,使惡警的陰謀沒有得逞。

將近四個月的非法關押、折磨,她在潮濕骯髒的看守所染上疥瘡。蘭州城關分局26處惡警魏東在勒索她父親2000元後,才讓她回到家中。

3.李雁,女,30多歲,蘭州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雁長期被迫害,一直流離失所,後又被惡警在2002年2月非法劫持到蘭州市第一看守所(西果園)關押迫害,家中孩子無人照管。

4.方曙光,男,50多歲,蘭州大法弟子。甘肅省委黨校教師。

2003年,大法弟子方曙光在蘭州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關押近一年半後,又被送往龔家灣洗腦班繼續迫害。方曙光是甘肅省委黨校副處級幹部,2008年8月9日在其岳母家中被惡警綁架,方曙光家並被洗劫,被非法關押在蘭州市(九州台)第一看守所迫害。

5.李富斌,男,40多歲,蘭州大法學員。

2002年2月,李富斌遭蘭州七里河公安分局席明德等惡警綁架,遭一處惡警魏東等發明的酷刑刑訊逼供,暴力取證,後被非法判刑8年,輾轉先後在西果園看守所、第二看守所、蘭州監獄非法關押。

6.王允波,男,20多歲,遼寧大法弟子,蘭州大學經管院學生。

2000年底王允波去北京上訪之後便流離失所,2001年底在一同修家中被抓,被蘭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2年多。受盡折磨,由於長期關押,二人身體極度虛弱,骨瘦如柴,處於生命的邊緣。被非法判刑8年,後轉至蘭州監獄非法關押。

7.陳多舉,男,22歲,甘肅省古浪縣大法弟子。蘭州大學數學系大三學生。

一九九九年底,大法弟子陳多舉因上訪被關押十五天,又被休學一年。二零零一年開學初,學校令陳多舉停課並將其關押在地下招待所「學習轉化」,陳多舉走脫,流離失所。同年,陳多舉在一大法學員家中被抓後,被非法關押在西果園看守所。

8.張律敏,女,20多歲,蘭州大法弟子,蘭州大學化學系學生。

2001年5月,張律敏在路邊寫真心話「法輪大法好」而被非法關押在西果園看守所,因絕食而被家人保釋出來,

9.段金輝,男,24歲,蘭州大法弟子,蘭州大學材料系學生。

1999年底,段金輝因上訪被休學一年。2001年因在路邊寫「法輪大法好」而被非法關押在西果園看守所,並強制其轉化。

10.薛留彥,男,21歲,甘肅蘭州大學本科生。

99年12月2日上訪被非法關押15天後,被強迫以「因病申請休學」而停學一年。於2000年12月25日進京上訪後在2001年元月1日在廣場與同伴走散。2002年遭綁架被非法判刑5年,先後被非法關押在西果園看守所、蘭州監獄。

11.郭守軍,男,三十幾歲,蘭州西北師範大學教師,博士。

因99年蘭州法會撰寫開幕詞及2000年2月北京上訪打出「法輪大法」橫幅而被逮捕,關押在蘭州市西果園看守所,被強迫勞動。

12.梁愛玲,女,蘭州大法弟子。

二零零三年四月,大法弟子梁愛玲在家中被綁架。梁愛玲是一位沒有右手的殘疾人,在西果園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幾個月後,邪惡之徒又將她轉到龔家灣洗腦班繼續迫害。

13.康顯華,女,30多歲,蘭州市大法弟子。

2003年5月,大法弟子康西華被非法抄家,人被綁架到西果園看守所,後非法勞教1年6個月。

14.張曉鳳,女,19歲,甘肅省張掖師專中文系學生

曾因煉法輪功被迫退學,於2001年4月1日在回住處時被七里河分局非法抓捕。期間給該大法弟子強行戴銬鐐,晚上把該大法弟子反銬在暖氣管上吊起來,銬得過緊,嵌在肉裏,手腳麻木、腫脹,不讓睡覺,毒打其頭部、臉部、腿部。在西果園看守所強制勞動,還讓其他的在押人監視該大法弟子的行為。期間,惡警田慶萍、張玲玲等指示犯人王香蓮、黨麥琴、徐平等毆打、插胃管迫害。

15.董輝德,男,36歲,1995年畢業於哈爾濱理工大學,分配到甘肅省蘭州市蘭石廠。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發生後,董輝德於2000年十月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蘭州市西果園看守所。董輝德的父親由此病故,2001年5月被單位保釋。

16.粟苗娟,女,43歲,蘭州長新電表廠職工。曾患嚴重心臟病,20年前動手術換心臟瓣膜,術後大夫說只可活動15年,並且要長期服藥,不得間斷。她在單位兢兢業業,是個好職工,在家任勞任怨,照顧丈夫二婚帶來的孩子無微不至,是個有口皆碑的好妻子,好母親。她在97年修煉兩個月後即停服一切藥,為國家節約了大筆醫藥費。2000年10月為說明真相到北京上訪,在京拘留15天,回蘭州後又拘留15天,後又被多次拘留,羈押。春節前被非法抄家,公安拿走其1500元人民幣,無任何收據。2001年十一期間上京,又在無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被非法關押在蘭州市西果園看守所。

17、2008年4月13日金俊梅、岳中秀、李秀蘭被非法關在蘭州九州第一看守所,

18.2008年8月,大法弟子方曙光,趙玉華等被非法關在蘭州九州第一看守所,

三、第一看守所惡人惡行

(一)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

1.孫宏斌,男,30多歲,西果園十隊主管隊長。此人緊隨江氏邪惡集團瘋狂迫害大法弟子,經常給大法弟子戴腳鐐手銬,指使在押犯罪嫌疑人從精神和身體上摧殘迫害大法弟子。

2,劉宏,男,60多歲,西果園十隊原隊長,2004年元月退休。此人緊隨江氏邪惡集團瘋狂迫害大法弟子。它經常打大法弟子,對絕食的大法弟子採用殘酷的灌食方法迫害,它把膠管插入食道來回抽動,有時長達30分鐘或更長時間,引起鼻腔、食道流血、發炎等。

3.關小滿,男,此人緊隨江氏邪惡集團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它利用給大法弟子看病、灌食等手段殘酷折磨大法弟子。

4.楊臨泉,男,西果園看守所衛生所警察。

大法弟子白三元曾多次絕食抗議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當時衛生所的惡警楊臨泉(後轉到蘭州市第二看守所)帶領手下的幾個犯人以所謂的「救人」為名,多次強行給他插管灌胃。在惡警楊臨泉的指使下,犯人先利用「插管」迫害他,白三元的食道多次被插出血。惡警楊在旁邊惡語嘲諷:「我讓你絕食,你看你自己吃好受,還是給你灌好受?」給他灌胃的東西並不都是食物,常常是很濃的食鹽水,有一次甚至在一個小塑料飯盆中放了半斤多食鹽,給他強行灌下,使他胃中灼燒,痛苦不堪,最後從他胃中嘔吐出的是一塊塊乾鹽巴。

2002年9月下旬,甘肅大法弟子畢文明從蘭州市西果園看守所被強行轉入蘭州市華林坪看守所,因為畢文明堅持學法煉功,被惡警從監視器中發現後,對畢文明施用慘無人道的酷刑「背穿」進行迫害長達20多天。但畢文明堅決不向邪惡妥協,並絕食抗議,楊臨泉指使犯人對畢文明進行灌食迫害。

5.王延輝,男,40歲左右,西果園看守所副所長。

2002年5月3日,大法學員金吉林因講真相被蘭州惡警綁架送往西果園看守所。在西果園看守所,所長王延輝和惡警王振亞就給金吉林上「穿背」酷刑:加戴腳鐐,再把金吉林雙手背到後面,用鋼筋做的土銬子勒緊手腕銬住,然後再把腳鐐和手銬用10公分長的8號鐵絲穿在一起,使人蹲不下站不起,只能跪著或側身肩著地,生活不能自理,金吉林被加戴刑具5天5夜,他的手腫得像饅頭,銬子陷在肉裏,手腕糜爛,感染渾身腫爛,數月不能穿衣服。

6.王振亞,男,西果園看守所惡警。

2002年5月3日,大法學員金吉林因講真相被蘭州惡警綁架送往西果園看守所。在西果園看守所,他和所長王延輝就給金吉林上「穿背」酷刑:加戴腳鐐,再把金吉林雙手背到後面,用鋼筋做的土銬子勒緊手腕銬住,然後再把腳鐐和手銬用10公分長的8號鐵絲穿在一起,使人蹲不下站不起,只能跪著或側身肩著地,生活不能自理,金吉林被加戴刑具5天5夜,他的手腫得像饅頭,銬子陷在肉裏,手腕糜爛,感染渾身腫爛,數月不能穿衣服。

7.呂軍,男,蘭州市西果園看守所四隊隊長。

惡警呂軍暗示九號室的犯人毆打57歲的法輪功學員萬貴福致死,因萬貴福被強迫用嘴巴磕、用手剝大板瓜子,未完成任務。4隊隊長呂軍不但不彙報,反而認為萬貴福故意鬧事,把他從2號室調到9號室,並暗示9號室的犯人毒打他。萬貴福被打得腹部嚴重受傷,開始便血,飯吃不下去,一吃就吐。即使這樣,獄警仍然認為他絕食,繼續進行迫害,萬貴福出現了昏迷現象,獄警一看真的不行了,才匆忙將老人送往甘肅省監獄醫院。在醫院裏,萬貴福已無法進食,然而大夫還罵他裝病,絕食故意不吃飯,萬貴福在被送進醫院3日後死亡,醫生從他的腹中抽出了許多腹液,是被暴徒毒打所致。萬貴福老人死後雙目久久不能閉合。

8.趙關虎,男,西果園看守所衛生隊主管。

大法弟子白三元在西果園看守所長期的迫害中,全身染上了嚴重的疥瘡,從手到腳都流膿水。到2002年9月,他再次絕食抗議長期被非法關押,當時他身體已極度虛弱,骨瘦如柴,看守所怕出了問題擔責任,就強行將他送至甘肅省監獄醫院(對外稱康泰醫院)強行給他輸液,2002年10月底,看守所看他生命沒有危險了,但繼續住院又得他們出錢,所以西果園看守所衛生隊主管趙關虎(音)以「保外就醫」為名,將他又騙回看守所,白三元當時自己根本無法行走,只能扶著床勉強站立。他被騙回看守所後,一直被關押在西果園看守所衛生所。

8.張玲玲,女,30多歲,蘭州西果園第一看守所惡警。

大法弟子汪彩霞絕食抗議非法關押,惡警張玲玲、孫曉玲指使犯人王香蓮、黨麥琴等,由號長秦雯帶著七八個犯人,關起號室門,她被犯人抓住摔倒在地,壓住四肢,打臉、捏住鼻子,卡住腮幫,用鐵匙撬開嘴,強行灌食,她被折磨的幾乎窒息,腮幫裏被搗爛。第二天放風時,其他同修和她一樣,臉上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

惡警田慶萍,張玲玲等直接授意牢頭犯人蒙著被子毒打張鳳雲,野蠻灌食。2001年8月21日,張鳳雲在絕食12天後被迫害致死。

9.田慶萍,女,40多歲,蘭州市第一看守所(西果園)十四隊隊長。

因迫害法輪功,提升為副所長,對大法弟子實施過野蠻灌食、鐐銬、背銬,強迫奴役,人身侮辱,常常破口大罵。西果園看守所搬遷之後,該惡人到九州看守所繼續迫害大法弟子,並且對勸她停止行惡的大法學員揚言:不是報應嗎?怎麼不報?報應讓我看看!

田慶萍曾於2001年和蘭州市公安局、七里河分局政保處聯手迫害死了兩名大法弟子,重判了一名大法弟子,酷刑折磨過無數名大法弟子。武威大法學員劉蘭香,在蘭州金港城自己家中被蘭州七里河分局惡警非法綁架,她絕食抗議非法綁架,被蘭州七里河分局惡警提審過程中暴打致重傷,送回西果園看守所,2001年4月中旬被野蠻灌食致死。

張鳳雲,西固區大法弟子,講真相時被非法綁架至西果園看守所十四隊,絕食抗議非法迫害,惡警田慶萍,張玲玲等直接授意牢頭犯人蒙著被子毒打張鳳雲,野蠻灌食。2001年8月21日,張鳳雲在絕食12天後被迫害致死。

大法弟子馬筠2006年4月27日至5月17日絕食抗議期間,田慶萍指使惡警野蠻灌食,嘴和臉都受傷嚴重,嘴爛爛的,臉腫著。還被灌濃濃的鹽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