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市「法制培訓學校」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四日】所謂的「蘭州市法制培訓學校」是一個對法輪功學員強行洗腦的地方(下稱「龔家灣洗腦班」),對外的幌子是:蘭州市法制教育學校,早期稱教育基地、教育中心,位置在蘭州市七里河區龔家坪北路136號的一個舊倉庫,於2001年12月開辦,是甘肅省610辦公室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基地,是一個踐踏法律、踐踏人權的場所,是黑社會私設的刑堂。

「龔家灣洗腦班」惡徒們為了自己的現實利益,置法律道德於不顧,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視法輪功學員生命如草芥,七年多來,迫害了近四百名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致殘多人。

「龔家灣洗腦班」惡徒以祁瑞軍(邪黨書記)為首,楊東晨、孫強、楊文泰、全潤、王東等為頭目,劉鑫、穆俊、魯亮等十幾名為打手,魏依川、楊繼剛、喬厚全、秦紅霞、巨有華、何麗霞等保安、陪員為幫兇。由於惡徒對外封鎖消息,以下曝光的罪惡也僅是冰山一角。

一、邪惡迫害手段

「龔家灣洗腦班」惡徒們為了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從精神、經濟及肉體迫害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

1、精神迫害:洗腦班僱用了大量的陪教人員,對法輪功學員實行一對一或二對一,住單間逐個迫害。「陪教」人員24小時監視陪伴,不准法輪功學員互相說話,製造壓抑恐怖氣氛。「幫教」幹部、保安、「陪教」因其所謂的「工作」性質的陰暗性,從來不為社會創造任何財富,常年無所事事,經常白天黑夜大呼小叫的以打撲克打發日子,甚至用打罵侮辱法輪功學員來取樂,夜間經常聽到法輪功學員的慘叫聲。

洗腦班對於堅定不放棄信仰者,不准家屬探視,甚至610國安隊和公安局惡警綁架法輪功學員到這裏後,連家屬都不通知。洗腦班惡徒強迫法輪功學員看、聽誣蔑大法和師父的電視或說教,不許睡覺,輪番轟炸。

2、經濟迫害:實行連坐制,有單位的從法輪功學員的工資中扣除(包括陪教人員的生活費,每天每人50元)這樣法輪功學員及家屬每月就要承擔3000以上甚至五六千元的經濟負擔,沒有工作單位的則有惡警用抄家、索要或威脅家屬的卑鄙手段獲取錢財。更有甚者強行從家屬工資中扣除。

3、酷刑迫害:洗腦班惡徒用辱罵、毆打、野蠻灌食、繩綁、背銬、吊銬、不給水喝、不許睡覺、不讓大小便、關地下室等手段,七年來迫害了近四百名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迫害的達三百多人。法輪功學員被背銬、吊銬在單人床、高低床床頭或禁閉室、地下室鐵門上,三、四天後手腳、小腿、大腿開始浮腫,有的全身浮腫,手腕銬爛流血,手腳胳膊腿傷殘,人精神恍惚,身體虛垮。很多女法輪功學員例假,大小便拉在了褲子裏,持續幾天、十幾天、幾十天甚至幾個月。中共邪惡之徒真的喪盡天良毫無人性。

二、部份被迫害案例

1)劉植芳(女,48歲),蘭州豫劇團演員。2005年7月,「龔家灣洗腦班」邪黨人員將劉植芳關進勞教所西南角禁閉室,將劉先背銬後吊銬。劉發燒,值班大夫給輸液(通常有不明藥物)。7月中旬的一天夜裏,劉植芳被迫害致死。龔家灣洗腦班(包括同年7月29日發到各有關部門的文件)對外一律宣稱劉植芳「自殺」,並對知情人員相威脅,嚴密封鎖消息。洗腦班為毀滅罪證,不經法醫驗屍,偽造死因,將劉的屍體火化。劉植芳的親屬上告司法部門,祁瑞軍將責任推給當時值班的陪員王權,後經韻玉成(勞教所所長,蘭州市司法局副局長,「法校」校長)出面斡旋,司法部門徇私舞弊,包藏元凶,掩蓋罪惡,王權免於刑事責任,回河北老家。當時負責禁閉室的還有陳路障(原百貨倉庫保衛處長)陳文憲、王權(23歲,其舅父張志剛在洗腦班當主任,後任勞教所後勤科長)、王玉萍(女,其舅母在勞教所財務工作)。

2)韓仲翠,四十九歲,甘肅蘭州城關區火車站街道公務員。2002年元月和2003年5月兩次被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迫害都以絕食而獲釋(第一次18天,第二次45天)。2003年9月再次被綁架後迫害至今。零四年十二月被祁瑞軍和他的幫兇孫強幾次送禁閉高壓迫害關禁閉。長時晝夜站立雙手上銬,站立雙臂後背銬,雙臂後上翹坐在地上上銬,有時甚至銬昏過去。吊銬造成左臂脫骨已長出肉芽,右手不但神經受損,手背一根骨頭被骨折。因迫害腰直不起,帶到蘭州陸軍總院檢查,結果整體神經損傷,已無法治療。

3)鄭鳳茹,女,55歲左右,原甘肅省建築工程二公司職工。2004年10月26日被蘭州市七里河公安分局綁架至龔家灣洗腦班。短短的幾個月,將原本身體健康的鄭鳳茹女士迫害的身體虛弱,並患了嚴重的高血壓。但惡人還不放人,也不許唯一的兒子去見她,逼迫鄭鳳茹女士寫「三書」。大約是2005年7月,在邪惡的迫害下,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下,在不清醒的狀態下,鄭鳳茹昧著自己的良心寫下了「三書」,惡徒才放人。巨大的肉體上和精神上的非人迫害,終致鄭鳳茹精神崩潰,於2005年9月含冤去世。

4)錢世光,六十五歲,退休前是西北地質研究所的高級工程師,清華畢業。2005年下半年,錢世光被所在單位從街上綁架送到洗腦班,每月3000元退休工資被從單位直接掠奪到洗腦班。錢世光遭背銬九天後,大小便失禁,胳膊銬傷,左手至今握不住拿不住東西。2007年8月,錢世光的經文材料被保安楊繼剛發現後報告,祁把錢世光帶到辦公室拳打腳踢搧耳光,並用拐杖打,打累了又叫全潤、王東接著打,打的錢世光嘴中流血,身體腿青紫。在樓道唱「法輪大法好」的歌,被兩次關禁閉。第一次被銬在鐵門上,一天一夜就脫肛了。2005年冬天被關進禁閉室,和韓仲翠一樣,一直關了四個月,錢世光胳膊受傷。2006年被非法勞教一年半。2007年9月,錢世光因寫真相,被邪惡陪教秦紅霞,保安楊繼剛發現,報告給祁瑞軍,慘遭惡警祁瑞軍、王東等人兩次毒打,老人被打的臉上、背上、腿上全是傷。至2007年11月非法勞教期滿,邪惡之徒仍繼續非法關押被致殘的老人。於2008年9月8日,錢世光被迫害致死。

5)馬筠,女,57歲,回族,在蘭州市旅遊局工作,大學畢業。於2000年元月被非法抓捕,並被非法判刑三年。2003年元月刑滿後,又被送到皋蘭山洗腦班,同年4月被惡人轉送到龔家灣洗腦班繼續迫害一年多。2004年7月被惡人送往女子監獄,因沒有新的「罪行」又被轉回送進龔家灣洗腦班繼續迫害。

6)方劍平,46歲,蘭州民百集團職工,於2001年5月被抓,被非法關押在蘭州市大砂坪看守所,7月被送往平安台非法勞教2年。由於拒絕寫所謂的「三書」,2003年5月2日,方劍平又直接被從勞教所送進龔家灣洗腦班迫害。2003年11月被洗腦班剡永生為首的邪惡壞人關進「黑房子」進行殘酷的折磨,強迫「轉化」。

7)魏周香,女,38歲,蘭州市第八中學政治老師,畢業於西北師範大學政治系。於2002年4月被非法勞教一年,2003年4月14日解教後,被惡徒直接送往龔家灣洗腦班迫害。11月被關進「黑房子」進行迫害。

8)王豔梅,47歲,家住甘肅隴西。2000年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解教後一個月,在白銀市講真相、發傳單時被抓。2002年2月被第二次非法勞教,2004年2月4日解教後,5月又被送到龔家灣洗腦班迫害,被非法關押三個月。

9)李冬梅,教授,2002年被綁架到洗腦班,她勇於講真相,並絕食抗爭,被送到天水精神病院進行迫害。

10)羅清疏,女,70歲,蘭州地礦局退休職工,2005年3月8號,被甘肅省蘭州市團結新村派出所惡警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遭受酷刑折磨,羅清疏也被他們吊銬並在禁閉室的地上睡了三個多月。在蘭州龔家灣洗腦班的七個半月中,羅清疏堅決不放棄信仰。整天除了遭惡徒辱罵、拳打腳踢外,日日夜夜被吊銬著,甚至連續吊銬了十二晝夜。洗腦班惡警祁瑞軍還拼命打老人耳光,將老人打的嘴鼻出血,腫的很高。殘酷的吊銬使羅清疏頭暈目眩,感到內臟下垂,腳、腿、手浮腫,腰以下與上身像分離了一樣痛苦,最後昏暈過去了,休克了,小便失禁了,身體僵硬了,惡警這才將她放下來,等她醒過來再銬上。羅清疏絕食抗議迫害,身體消瘦如柴,生命奄奄一息,在最後一次吊銬中,大便大出血,人完全躺在血泊中,完全昏迷過去,休克了,血色素只有三克,惡警認為她不行了,怕擔責任,把一切推給了她的單位,包括費用、人命、監控,羅清疏從急救室被抬出,救護車把她送回家。最後洗腦班在勒索了老人單位2萬3千元後,將已不能動彈、奄奄一息的老人推給了家人。現在單位每月從老人和女兒的工資中扣除被勒索的2萬3千元。

11)關自平,男,32歲,蘭州維尼龍廠職工,在大沙坪監獄被非法關押五年,堅決不放棄信仰。從監獄直接被綁架到該洗腦班。2005年冬天,關自平也被關在禁閉室,吊銬了十多天後放下,只給了一個床墊子,在嚴寒的冬天在禁閉室過了近一個月,才和王金平一起解除禁閉,回到洗腦班的二樓房間。2006年3月,關自平不配合邪惡的命令,不上操、不站隊、不跑步,又被在樓下(一樓房間中鐵床上)斷斷續續銬了一個月。至2007年7月才脫離龔家灣洗腦班黑窩。

12)孫建峰,男,35歲,銀川供電段法輪功學員。於2007年新年在工作崗位上被單位和蘭州鐵路局惡人劫持到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每月2000元工資被從單位直接掠奪到洗腦班。在洗腦班慘遭殘酷迫害。2007年3月,孫建峰被惡警孫強關小號,背手銬在鐵製高低床下床床頭,不能坐,不能站,不讓睡覺,只有吃飯、上廁所才放開,時間長達54天。2007年10月,孫建峰絕食期間遭插胃管迫害,吃飯後,又被關入禁閉室背銬吊銬迫害72天,腳膝蓋腫脹疼痛,舉步困難,兩腳掌皮膚完全角質化,被迫害的精神恍恍惚惚,身體極度虛弱,但仍堅韌不屈。

13)牛萬江,男,45歲,鐵路局蘭西機務段職工,被非法判刑,關押在大沙坪監獄三年。期滿後,又被直接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2005年冬天,牛萬江絕食抗議迫害,也被關禁閉。禁閉室裏沒有暖氣,只有樓道中有暖氣,樓道中值班的警察還要使用兩個大功率的電暖氣取暖。禁閉室夜裏寒氣逼人,牛萬江仍堅韌不屈。2007年10月,為抗議保安楊繼剛的無理刁難,絕食抗議。絕食期間遭插胃管迫害,吃飯後,又被關入禁閉室背銬吊銬迫害81天,長期不讓睡覺,吃飯時暈摔在地,眼角磕傷,縫了五針;腳上凍裂了一寸多長一公分深的兩條血口子;兩胳膊兩手腕銬傷,雙手抓不住東西,身體極度虛弱。家人留下買生活用品的錢被全部掠去做醫藥費。

14)劉菀秋,女,50多歲,蘭化職工,2003年被從外地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迫害,第一次被銬了一個月,手腕處肉都被銬爛,以後又多次被銬,遭毒打,經常被所在單位陪員打罵,後被非法判刑,關押在甘肅省女子監獄一年半,被強行「轉化」過程中迫害的精神恍惚,2007年期滿後,又被直接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繼續迫害。

15)汪彩霞,女,40歲,蘭大法輪功學員,2007年5月中旬在工作單位,分別被城關公安分局26處、渭源路派出所、蘭大派出所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汪彩霞一進洗腦班就被銬在一樓的高低床頭三天三夜,後來絕食抗議非法關押的第五天,又被銬在一樓的高低床頭四天三夜,被惡警孫強,楊文泰等插胃管迫害。

16)張春蓮,女,52歲,2007年6月被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被銬25天,兩肘彎處潰爛,手腕手指傷殘,兩小腿內側開了兩個大洞,往出流黃水,濕透了褲子鞋,兩手腕被銬的傷痕,深深的刻在了肉裏。

17)董秀蘭,女,63歲,蘭州7437廠法輪功學員,2007年7月初,在定遠講真相被惡人舉報,被定遠派出所惡警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在一樓遭高低床頭背銬迫害。董秀蘭的老伴,自董秀蘭被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因驚嚇、擔心妻子,便一病不起,終因承受不住董秀蘭的再次被非法關押迫害的打擊,於2007年10月底含冤離世。惡人根本不顧老人失去老伴的痛苦,仍繼續非法關押迫害董秀蘭。

18)孫蘭萍,女,48歲,蘭州電信器材廠法輪功學員。2007年7月初,在定遠講真相被惡人舉報,被定遠派出所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孫蘭萍每月退休工資800元被洗腦班掠奪,兒子(未修煉法輪功)被城關公安分局銬了17個小時,被大學開除。2007年11、12月,孫蘭萍被銬57天,迫害的吐血、拉血,人事不省,送到電機廠醫院搶救,血色素只有2.2克,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惡警怕擔責任,送醫住院九天,每天費用500多元,洗腦班致人傷殘,連醫藥費都不付,逼迫孫的家人自己支付共六千元治療費後,才讓家人接回家。

19)路桂芹,女,67歲,蘭州碳素廠退休職工。2007年7月20日,被海石派出所蹲坑片警陳作鵬、吳存財、張洪禮三人強行綁架。路桂芹的兒子關龍山,35歲,同時被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2007年12月中旬,路桂芹被帶走,非法判刑四年。

20)蘇錦秀,女,45歲,蘭州市紅古區平安鄉法輪功學員。2007年9月,無故被鄉政府、鄉派出所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10底,邪惡之徒以蘇錦秀煉功為由,被王東,楊文泰等關進禁閉室背銬半個月,被迫害的精神恍惚,臉上被打的青紫,手腕腫爛,腳腿浮腫。

21)張育,女,58歲,2007年11月,在蘭大二院講真相,被保安告發,遭臨夏路派出所惡警酷刑折磨,被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後被劫持到榆中和平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22)董國紅,女,40多歲,2007年11月,在榆中和平女子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的蘭州法輪功學員,在和平女子勞教所被強行「轉化」後,又被直接送到龔家灣洗腦班迫害,再次違心妥協。

23)王玉清,男,45歲,蘭州西北師大試驗中學教師,2003年被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迫害15個月,2008年6月17日再次被市公安局惡警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迫害,至今不讓家屬接見。

24)蘭州郵電醫院退休職工盧蘭英,女,68歲,綁架到龔家灣洗腦班,後被非法判刑六年。

以上僅是部份迫害案例,希望知情者和有正義的善良人提供更多的詳實材料。

三、勒索、「販賣」法輪功學員

中共惡黨從上到下,大官大貪,小官小貪,無官不貪,腐敗霉爛。所謂的「蘭州市法制培訓學校」把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作為人質,敲詐勒索,大發橫財。凡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所在單位,每月給洗腦班三千元的「轉化」管理費,洗腦班派專人催要這筆贓款。邪黨人員酷刑威逼「轉化」,賺所謂的「轉化獎勵費」。洗腦班每「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上面獎5000-10000元。

洗腦班虛報陪員名冊,冒領工資。有陪員領工資時,偶然發現工資名冊上竟然有離開一年多陪員的名字。洗腦班人員私收現金,中飽私囊。有一些法輪功學員家屬為使親人少受痛苦,不得不違心的給惡徒祁瑞軍送錢,如張濤的哥私下給祁七至八千元,女法輪功學員王水利、徐某的家人也給祁七至八千;2007年蘆的家人給1600元;2008年侯的家人兩次給4000元。這是現在暫時知道的,不知道的不知還有多少。

歷史上黑人曾被利慾熏心者當作奴隸販賣賺錢,人們絕想不到「蘭州市法制培訓學校」惡徒,在對不放棄信仰法輪功學員的單位、家屬搜刮不上錢財後,就將法輪功學員高價「賣」給勞教所。2006年5月中旬,洗腦班將女法輪功學員董國紅以2萬元的價格「賣」給了蘭州山崖女子勞教所,勞教所出價2萬元並蓋有該所印章的「紅頭手續」就在祁瑞軍的文件夾裏。同年洗腦班將女法輪功學員李玉霞、劉秀萍「賣」給了蘭州山崖女子勞教所,將羅永德、包劍鋒「賣」給平安台勞教所。 2008年,又將女法輪功學員吳勝和「賣」給了山崖勞教所。

「蘭州市法制培訓學校」成立以來,最少也向勞教所「販賣」了20名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