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市大法弟子關自平遭七年冤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關自平,男,30多歲,甘肅省蘭州市西固區河口南鎮維尼綸廠職工,修煉法輪功做好人,被邪黨惡警綁架,自2000年至2007年遭到七年冤獄迫害,曾經被吊銬折磨十多天。

2000年11月7日,關自平在向世人講真相中,被不明真相的人員非法構陷,遭蘭州市新城派出所惡警綁架,被劫持到蘭州市西固區寺兒溝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牢頭惡霸把他身上穿的外套、毛衣、襯衣等衣物據為己有,給換上破破爛爛的一件大棉衣和一件襯衣。他被戴上手銬、腳鐐等刑具,強迫每天趴在床上分揀好壞兩種西瓜籽,他常常從早上四、五點鐘起床,一直要幹到晚上十一二點,由於長期俯視,本就600度的近視(不讓戴眼鏡)一到天黑就看不清西瓜籽,獄警才同意只在白天幹活。

關自平後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甘肅天祝縣監獄非法關押。監獄偵察科獄警張學武用電棍電擊頭部、脖子等處,不准煉功。一週後他被轉到蘭州大沙坪監獄一監區,獄警們為了「立功」,整天不吃飯、不回家,留在辦公室做強迫「轉化」,沒有得逞。為強迫幹活,參加監獄的所謂各項活動,幾天幾夜坐在小凳子上不讓睡覺,眼前還用幾千瓦的大燈泡烘烤,頭上澆冷水,兩天後因為不吃不喝,不准睡覺,被用燈泡烘烤,那張臉又黑又瘦又蒼老,眼睛布滿血絲,嘴唇也乾裂,惡警還無恥的笑話關自平像個鬼。

蘭州監獄各監區還不定期的向全監區犯人播放誣陷大法的錄像,給所謂「轉化有功」的獄警發獎金一千元或幾千元不等,並由省上組織,免費到各地旅遊。各監區還把做「轉化」落實到刑事犯人的減刑積分上,如果被指定的犯人配合獄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就會獎勵或減刑等。

關自平後來又被強迫參加所謂的技術學習,他拒絕參加考試,惡警就把他拉出去,一頓拳打腳踢,踏倒在地,然後又命令站起來,不理睬之後,他們又把他拉起來,又是一頓拳打腳踢,讓他蹲下,如此反覆幾次,後又遭本監區獄警又一頓拳打腳踢,有一拳打在胃部,半天出不了一口氣,把他兩隻手銬在了辦公樓下面的樹上好幾天,關自平一直絕食,直到被鬆銬。

一年多後,監獄又一輪迫害開始了。關自平被強行關入禁閉室,惡警將他銬著兩隻手往裏面拖,一百多米遠的水泥地面,當被拖進去時,褲子都磨破了,手腕也勒破了皮。很快惡警又將關自平上全刑:戴了一副大腳鐐,和手銬串在一起,名為「串心鐐」,人直不起腰,只能蹲著走路。

2005年11月6日是關自平的所謂非法刑滿日。但惡警因關自平不「轉化」,在這天將他直接劫持到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邪惡洗腦破產後,惡徒把他關進了禁閉室,這裏的殘酷迫害更遠遠超過監獄,幾十間禁閉室,一間囚禁一名大法學員,正值寒冬,又沒暖氣,冷的像冰窖,關自平穿著薄薄的一件羊毛衫和外套,腿上套了條薄褲,就這樣背貼著冰冷的鐵門,雙手舉過頭頂吊在鐵門上,吃飯時,冷的渾身打顫。禁閉室一關就是兩三個月,而且連續二十四小時吊銬七八天,或十幾天,幾月、甚至更長,根本沒法睡覺,睏了就這樣吊銬著睡著了;夏天炎熱,蚊蟲叮咬。

關自平被吊銬了十多天後放下,只給了一個床墊子,在嚴寒的冬天在禁閉室過了近一個月,才和王金平一起解除禁閉,回到洗腦班的二樓房間。2006年3月,關自平不配合邪惡的命令,不上操、不站隊、不跑步,又被在樓下(一樓房間中鐵床上)斷斷續續銬了一個月。

2007年春天,洗腦班的惡人要求關自平出去曬太陽,遭到關自平拒絕,惡徒氣急敗壞的把關自平從坐的床上架到了辦公室,一陣拳腳相加,邊打邊罵:「怎麼對待你都不行,你害的我們的工作搞不下去。」關自平說:「你們這是迫害我,我已經被非法關押六年多了,我要出去,我要回家。」他們說:「要走得辦個手續,寫「四書」、簽字。」關自平反問:「憑甚麼寫?我犯罪了嗎?就算犯罪的話,我也被判過刑了,而且連社會都沒進入,就又關在這裏,這算甚麼,這算監獄嗎?既然是學校,世界上有這樣剝奪人生命自由的學校嗎?你們這簡直是集中營,你們這是迫害我們。」他們說:「我們就是要迫害你們,不寫就迫害死,你去告我們去,不出去參加活動,那就在這站著。」

關自平被蘭州監獄非法關押五年,被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非法關押了一年七個月,直至2007年7月,關自平才脫離龔家灣洗腦班黑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