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調中修去自我 圓容師父所要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由於我所從事的專業,在常人中養成了我行我素、反感被人「領導」、更不願「領導」別人的觀念;而且,嚮往人生的安寧詩意和美好、懼怕煩惱與傷害的根本執著障礙著我。在極不情願的近兩年的協調工作中,在心性的沉浮與礪煉中,我深切的感到,師父為了把我成就為新宇宙為他的無私生命、為了將我這個業力滿身的人蛻變成偉大的神,真是費盡了苦心。
──本文作者


偉大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修煉多年,才驀然醒覺:修煉中經歷的所有關難與痛苦,都是為了「魔」掉我們在常人中所形成的為私觀念;都是為了返還我們先天的純真本性;為了同化宇宙的特性──真、善、忍!

由於我所從事的專業,在常人中養成了我行我素、反感被人「領導」、更不願「領導」別人的觀念;而且,嚮往人生的安寧詩意和美好、懼怕煩惱與傷害的根本執著障礙著我。在極不情願的近兩年的協調工作中,在心性的沉浮與礪煉中,我深切的感到,師父為了把我成就為新宇宙為他的無私生命、為了將我這個業力滿身的人蛻變成偉大的神,真是費盡了苦心。每每想到:「我要把你帶成啊。你哪裏需要甚麼,我才要你去做的。」(《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我便愧疚難當,雙頰淚流……

放下自我、肩負起協調人的責任

我們地區整體上多年來一直是一盤散沙。由於怕心,學員間間隔很大,互不往來。每隔一時期,大資料點便出事,一旦出事就互相牽連,損失慘重。整體形勢處於一種惡性循環之中。

一次,我與一位大姐一同去了外地,在那裏,恰巧遇到我們地區的另一學員。那裏的協調人與我們三人交流,建議我們地區應改變一盤散沙的現狀,讓我們擔負起協調人的責任來。我一夜未眠,有種種理由和藉口不想站出來做協調工作:擔心做協調工作有危險;擔心做不好給法帶來損失;擔心整體上走偏自己對法犯罪;更擔心「矛盾」中自己受傷害。可是作為大法弟子面對這一切又不能漠視旁觀,就這樣,在種種人心的執著與巨大的壓力下,我與幾位同修開始摸索著做協調工作。

我首先寫了一篇與本地學員交流的文章,文中理性分析過去的教訓與原因、對今後如何走正路、如何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如何更好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作了全面的論述。此文在明慧網發表;我們又建立了當地的共同信箱;我著手創編了《當地綜合》欄目,將每期《當地綜合》附加在每週的《明慧週刊》上,再將週刊放入共同信箱,作為當地學員整體交流的平台,及時發現和糾正整體上的不足,共同提高。

走正路,歸正整體正法修煉形式

我們地區整體上由於多年來沒能堅持集體學法,跟不上正法進程,對根本執著以及「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認識不清。證實法工作中往往不能走正師父安排的大道無形的修煉之路,還是大部份學員等、靠、要,少部份學員大資料點超負荷運作的形式;在舊勢力的險惡安排中突圍、魔難重重。我曾試圖努力使他們認清這些,卻感到難之又難,便也作罷。

1、協調歸正中忽視自身修煉的教訓

去年秋天,一學員被綁架後,直接牽連到做資料和協調工作的大姐。我和一學員將大姐家的書籍、資料、打印機等連夜轉移,翌日大姐家被非法抄家。大姐在重壓下出現病狀,一時間整體上舉步維艱。我去大姐住所與她學法、交流、查找不足,當夜便在那裏住下了。夜裏我做了一個夢,夢中天空暗暗的,一神佛裝扮的人坐在很高的台柱上,周圍很多學員舉著香跪在那裏在虔誠的膜拜,香煙、霧靄縈繞,烏煙瘴氣的。我對學員的舉動很反感,便從她們身邊避開,獨自走了。醒來後深知是點化我:學員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我卻漠視旁觀。當我和大姐學法的時候,我剛剛打開MP4,還未選擇具體哪個文件,屏幕上卻赫然出現經文──《清醒》:「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

我深感問題的嚴重,可是由於深知學員固執己見,很難接受我的建議,又執著所謂的自尊、面子、擔心學員反感我給我臉色看,便遲遲不與學員交流。可是我又連著兩天做了同樣的夢:在很大的有著排排椅子的戲院裏,我在看戲。我知道這是師父指出我的問題:面對整體的隱患,我在看熱鬧、袖手旁觀。

我開始與學員交流,努力使大家認識自己的根本執著,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走出魔難。我搜集了幾年來在明慧網上發表的有關根本執著和正法修煉的文章,編輯了小冊子《擺正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的關係》;在綜合欄目中連續推薦這方面的文章,以及相關的師父評語文章。可是學員似乎很麻木,也很反感,甚至一資料點的學員厲聲對我說:「師父都說一萬個人中才有兩個人在一個層次中的,你不要把你的認識強加於我」。有的學員不修口,人前人後直呼姓名、誰誰做甚麼、手機與手機及座機相互對打,提示他們便反譏我沒有正念;更使我受不了的是,一學員來到我家,指責我在證實自己,認為我所悟的並不是師父所講的「正法修煉」的內涵,說我在破壞法,讓我趕快停止《當地綜合》的編輯,並說即使我編了她也不會讓學員看。還說:「有師父有法,學員都知道怎麼做,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都說了,協調人得放手。……」眼看著學員在舊勢力的安排中走向危險的邊緣,我卻四面楚歌、無能為力。心急、氣恨、抱怨、消極、委屈、不平、擔心他們一旦出事牽扯我等等人心全發洩出來。當地綜合也無心編排,只想放棄。週末下午我打開電腦,卻怎麼也下載不了《明慧週刊》。左臂疼的似被撕咬一般,我便甩著胳膊終於將週刊下載下來。當地綜合還未整理,可是肚子又劇痛難忍,我便跑入衛生間,噁心嘔吐,渾身虛汗,淚水汗水使我全身透濕,連續幾天不能進食,精神與肉體完全處於崩潰邊緣。便憤憤的想:協調工作是我額外的付出,本來就不是我份內的活,為你們好竟費力不討好,這工作誰願幹誰幹吧,我決不幹了,便流著淚躺在床上昏睡。

當我再度翻開書學法時,見到異常醒目的一句話:「如果自己沒修好,也使別的大法弟子或很多的大法弟子被影響而修不成,那是下十八層地獄也還不了的干擾大法弟子修煉的重罪。」(《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我深知自己問題的嚴重,邊對師父說我錯了,邊向內找。我發現我與學員共同配合時,看到學員保全自己的「私心」、尤其看到學員在某些問題認識不上來卻反過來用人心指責我時,更是急躁、抱怨、憤憤不平。我意識到修煉的人對待問題,不是看問題本身的對與錯,而是要看問題出現時我們發出的心是否符合修煉人的標準。那麼我的急躁抱怨和不平是甚麼心呢?記的師父當年講法時,聽課的學員有罵師父的,可是師父還以洪大的慈悲去救度他。而我渴望大家共同提高上來的同時卻執著別人的態度,希望被理解,不能被衝擊。也就是說,我的為人好是有條件的、不純淨的、不善的。工作中出現的問題沒有時時用修煉人的心態去對待,忽視了「矛盾」中如何發現和去掉人心、從而提高上來才是修煉的根本。既然我沒有把其當作修煉,而是把其當成了工作,那麼一定執著於工作的結果,其中隱藏著對「大家都提高上來該有多好」的成就感的執著,是執著自我、是在證實自己;還隱藏著「做協調工作危險」的觀念,所以一想到學員不修口、不理智就氣恨;隱藏著「希望大家都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就不會出事,從而也不會牽連我了」的私心。

我體悟到:對於整體上出現的問題,如果看到了不指出來是對整體的不負責任,但是指出的同時不應該有求結果的心、指責抱怨的心、保護自我的私心。只管抱著慈悲和為法負責的心態告訴學員,至於學員能否認識上來那是學員自己的問題,結果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哪怕是自己認為的好事也不能強加給別人,那不是真正的為人好,而是放不下自我,能夠改變人的只有法。

2、根除依賴心、自立起來、遍地開花

我們地區資料點最大的隱患就是「開在一枝之上的資料點之花」的運作形式。資料點技術學員忙的無暇學法、修心。技術學員雖然付出很多,但同時卻抑制了大部份學員走向成熟、阻礙了師父給每個學員安排的從人走向神的路。一旦哪個環節出事,便牽扯一片,有時達幾十人的慘重損失。

總結歷次整體損失慘重的經驗與教訓,針對目前的依然「開在一枝之上的資料點之花」的嚴重隱患,我們幾位學員交流達成共識,決定讓技術學員暫且放手、讓更多學員自立起來,不能再依賴技術同修,真正的達到師父要求的遍地開花,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歸正整體正法修煉形式。一學員及時寫出歸正整體修煉形式的交流文章,翌日在明慧網上發表。可是技術學員一放手,各個環節馬上處於癱瘓狀態:有要裝系統的、有機器出現各種故障停擺的、有得不到週刊和資料的、那些常年依賴的老年學員更是憤憤不平,指責年輕學員自私、為甚麼不管她們了。一時間矛盾重重顯的異常尖銳,有的說我就是舊勢力、說我在破壞法、阻礙學員救度眾生。我急的嘴角連起兩個大泡,真想哭啊。

還有一學員曾將自己的電腦送給某地學員做資料,做資料學員家庭困難,沒有工作,許多學員常年為其提供資金,常年在她這裏取資料。且供應的人數越來越多,買耗材數量大,也很招眼,方方面面的隱患很突出。贈送電腦的學員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便勸其改變目前運作形式,未能達成共識,學員便將自己的電腦搬走了。可是仍有學員為其提供資金她們又買了台電腦,繼續運作。幾位學員同時反映那裏的情況,我便找到做資料的學員與之交流,她當時認識到問題的嚴重,答應將電腦轉給其他學員。待我們去取電腦時,她們又不幹了,說她們自己花錢買的電腦,憑甚麼搬走?短暫交流後我們還是將電腦搬走了。可是她們還準備買設備繼續做下去。我抱著「解決不了就算」的心態再次到她那裏與她交流。意外的是她認識到自己的問題:「把工作本身當作修煉了,而且執著於工作放不下」。還說師父點化她讓其調轉工作,她昨夜夢中見自己身體某處藏著一暗色的東西,心想它也不影響我甚麼,就不必拿出來了。這時她的母親動手將那東西往出拿,越拽越長,那東西類似海帶似的身體尾部越來越細,最後拽出來了,是活的。她上前將那東西踩死了。我當時有種意外的驚喜:心想她終於改變了、提高上來了。

回來後我就想,那位「母親」一定是師父,從中我看到了我的一個為私的嚴重問題:我把許多現階段存在問題的學員劃分出來,認為其惑亂法。當指出她們的問題她們不「改」時,內心就對她們心存芥蒂,把其不正的表現都看成了對整體的破壞,內心深處極力排斥她們。我這種心理已經是在分割整體了。而師父卻是慈悲、仁厚、盡全力的幫助呵護每一位眾生,包括走過彎路、有過大錯的學員。這正是我做協調工作以來障礙我提高昇華,我又反過來障礙整體的根本原因。那就是:沒有慈悲、寬厚、包容、為法為整體為每個學員真正提高負責的寬廣胸懷。其實,每個學員都有師父在管,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無論作為協調人也好負責人也好,我們都是在助師正法、圓容協調的過程中,修去自身的不足,是共同提高的過程。作為從大的方向上歸正整體修煉形式,我們的想法是對的,但是簡單機械的將機器搬走,那只是驅除了黑氣,而產生黑氣的根本原因是那個靈體。所以我們雖然兩次搬走機器,矛盾依舊存在。機器是否搬走不是目地,在此「矛盾」中每個人是否認識了自身存在的問題,從而真正的提高上來才是關鍵所在。我們沒有為每位學員的修煉提高負責。在這位學員的問題上,我一直以為是在幫助他們解決問題,其實我的問題也在其中。

執著自己喜歡的船

在常人中,我是個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那種所謂自尊心很強的人、是越人多熱鬧越倍感孤獨怕受傷害的人。婚姻的不幸、社會的齷齪,使我覺的這個世界難以適應。喜歡獨處、聽音樂、養花、讀書,在書中尋找高尚的心靈知己,在自己營造的唯美理想的蝸牛的硬殼裡感到舒適安然。抱著實現美好人生與夢想的根本執著我走入大法修煉。舊勢力以此在我個人修煉以至正法修煉中安排了諸種險惡的死關,這種根本的執著也是我協調工作中難以跨越的一座山。每每遇到「矛盾」和觸及生命的根本利益時。我便想回到蝸牛的硬殼裏,保全自己。

曾是和平時期輔導員的大姐,由於多年遭受比普通學員更大的迫害,與之有關無關的大小事都牽連她,使她產生怨心和怕心;也因整體上對她的過份依賴,使她感到壓力重重,一直躲避著、不願承擔協調人的工作。我一次次的與之交流,她的狀態總是時好時壞,在她身上我時常感到心苦、心累;也因其停留於個人修煉狀態,工作上她的所為總是不能與當前整體上的要求同步,甚至客觀上起到阻礙作用。更讓我難以接受的是,她常常在人前硬梆梆的拋過來幾句話,她自己沒在意,我卻難以釋懷,幾天過不來。這時,一種力量促使我不願接觸幾位協調人,連續幾週以種種藉口不與她們見面。那個根本的執著、保全自己如何不受傷害的私心,又促使我回到蝸牛的硬殼裏不出來。

自己主觀臆測的想:那些用筆證實法的學員,在文字中暢遊,不必與學員接觸、遠離矛盾、又不受傷害該有多好。便撿拾起明慧網曾發表的童話集,想寫續篇;全身心的投入到當地真相小冊子的編輯中。連編兩期,前一期剛剛發表,下一期欲發出時,卻突然文件消失。沮喪之餘也想,是不是師父讓我放下執著呀?可還是一意孤行。這時舊勢力利用我的人心又對我做了安排:友人打來電話,請我去教課。心想正好弘揚傳統文化,用筆證實法,便答應了。在正見網連續下載傳統文化教材,雄心勃勃。校方還請我及友人去外地旅遊,我欣然應允,準備好行裝卻未走成,只好改日啟程。內心隱約感到自責,仍放不下執著。就在啟程的前夜,一同修來了,我把近日的現狀和盤托出,他指出我的執著,讓我從整體大局考慮、以法為大。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又一次在自我中艱難的走出來。我立刻打電話辭去了那份工作。

當我再度捧讀師父的講法時,師父語重心長的對我說:「我要把你帶成啊。你哪裏需要甚麼,我才要你去做的。」(《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我頓時愧疚的淚流滿面、無地自容……

在常人中的所謂潔身自好,其實從修煉的角度來看,那是固守著自我的利益不放,是生命自私變異的痼癖。寬容、大度、仁厚、隨和、中正,這正是我生命中所缺失的重要品質、是構成我未來宇宙穹體永恆不滅的因素所在啊。「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北美首屆法會講法》)「你在哪裏、無論做著甚麼,都是在你自己應該做的這件事情中提高。每個人做甚麼,那都是有原因的。」(《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從中我認識到,其實,我在內心深處仍對大姐抱有依賴心,渴望她提高上來,我好輕鬆一些;而大姐說話語氣讓那個「自我」受不了,那不正是根除它的好時機嗎?客觀上大姐不是在幫我嗎?這一切正是師父利用我們各自的不足,在促使我們提高啊?!

此時內心對師父的感激,用任何的語言詮釋都顯的蒼白,我深深的體會到師父苦度我的艱難。回想曾說「協調工作是我額外的付出,本來就不是我份內的活,誰願幹誰乾」的與師父討價還價的話,便愧疚、自責。發自內心的意識到,如果我們整體上做不好,達不到法對我們的要求,自己是有責任的。因為我是大法弟子,無條件的圓容師父所要的,是我的本份。

真正理解「人人都是協調人」的內涵

協調人不是領導,不是一聲令下都跟著走,他只不過是利用協調工作這一載體、這種修煉形式,在提高和昇華自己。協調人要具備宏觀視角,有全局意識和為他、為整體負責的境界。努力調動和發揮每個學員的自身潛力,使其主動去做其應該做的。而且,每個人都是協調人,都應在正法工作中成熟起來,都應具備獨立做事的能力,遇到突發事件應有從容、果斷的處理問題的大智慧。

我想,今天只要捧著《轉法輪》在修煉的人,在今天的助師正法中,就應該具有自覺協調的整體意識與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的責任感,這是每一位大法弟子都應具有的素質。因為我們最終將是某個宇宙天體裏慈悲莊嚴的一個主、一個王,將主持、善化那裏的眾生。一切的威德都在這裏建立;一切的榮耀都在這裏產生。大法弟子──宇宙中的第一稱號!宇宙永恆,我們的威德永恆!

所在層次的初淺認識,不正之處,懇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