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純救人就不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問好!
向全體同修問好!

回想九年來助師正法的修煉之路,真是一言難盡,感慨萬千,磕磕絆絆、風風雨雨走過來了。由於自己執著心太重、執著的顯示自己,從二零零零年一月至二零零二年五月曾四次被綁架到當地看守所、監獄,二次被勞教。第一次在勞教所走了彎路,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情。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第二次勞教在師尊的呵護下堂堂正正的走過來了、平平安安的回家。投身於正法洪流之中。下面講一下在正法中的點滴體會。

一、放下對親情的執著

我們全家共八個人修煉法輪大法,在當地也算是比較精進的。在正法進程中,我們都在做著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就在二零零七年五月,我大兒子(同修)突然離世,他的走給我的精神打擊很大。大兒子是我家的支柱,家裏有甚麼事都找他商量,有甚麼活都是他幹,一下子走了,才三十八歲,女兒才兩歲半。在大兒子火化那天,我在家看孫女,心很平靜,沒有掉淚。然而在第三天收拾他的遺物時,我禁不住哭了起來。

正在我痛心大哭的時候,小孫女(大兒子的孩子)來到我身邊,給我背《洪吟》〈苦其心志〉,她是從第三句開始背的「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聽了這段法,我猛然醒悟了,這不是師父藉著孫女的嘴點我嗎?我不哭了,真的不哭了。聽師父的話,不去想他了。一年多來,兒子的音容笑貌常常浮現在眼前,他坐在我家發正念的形像依稀可見,彷彿就在眼前。一時間還是懷念。每當這時,師父的話一下就從腦中出現:「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轉法輪》)。不動心,就是不能動心!就這麼一想很快就過去了。在今年七月份家裏裝修房子,過去家裏存些木板,我和老伴去挑選木板發現一塊木板是我大兒子雕刻的,只做了一半。他畫的花邊上還留著油筆畫過的線條,我蹲在那裏看,用手摸那些線條,心裏酸楚而淒涼,彷彿看到了我的大兒子一樣。由於那時返出親情,當時就被魔鑽了空子,沒過半小時,重感冒的症狀上來了,發熱、打噴嚏、咳嗽。我馬上意識到這是情放不下,魔才能鑽進來幹壞事。師父說:「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學了師父的法,使我清醒了,是呀,人已經走了,他有他的美好去處。我還總去想他能跟師父回家嗎?從那以後,我下決心再也不去想了,偶爾出現也是一閃而逝。

二、修去自我,坦然而捨

舊宇宙的理是為私為我的。零六年元月一日,我們組建一個大型資料點,大量的《九評》發放到本地區各鄉鎮,還有周邊地區。由於執著自我,自己想做甚麼就做甚麼,資料的種類很多,數量很大,時間長了就出現了矛盾,慢慢和整體產生了間隔,情況也變的越來越複雜。對資料點和協調人之間發生的矛盾,自己還不悟,認為做資料沒有錯,遍地開花是師父認可的。我們作資料是正法的需要,是救度眾生的需要。在零七年臘月初五有兩位協調人來到我家告訴我,這個資料點從今天開始停,不要做了。緊接著又召集城鎮農村大法弟子開了兩次法會。在會上說:「誰也不要去某某那裏取資料了……。」我們沒有參加會,聽到這個消息時正好是中午發正念時,我一邊發正念一邊流淚,跟師父說:「師尊,修煉咋這麼難哪,做資料是好事,救度眾生需要資料,怎麼說不讓做就不讓做了呢?」我想是他們搞錯了,為了救度眾生師父不會讓我們停的。這件事在當地震動很大,有很大一部份同修被牽動了。師父說:「你學大法了,無論你遇到好的情況和壞的情況,都是好事」(《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如果這件事是好事,也可能是師父藉著此事來去我的不好的常人之心呢,不讓做就停下來吧,停下來靜心學學法,好好向內找,修正自己。師父在《精進要旨》〈再認識〉告誡我們:「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通過學法向內找,我發現在做資料的過程中存在許多心,和整體配合上造成這麼大矛盾那不是爭鬥心、妒嫉心嗎?這些心在間隔著,僵持著,嚴重的影響正法進程,阻礙整體提高。間隔不消除怎麼能達到整體圓容呢?從我做起,向內找,向內修,我發現不只是執著自我,還有急心,不服氣的心,甚麼都想做,甚麼都要做的好,做的多,不和整體配合這些人心,都是不好的心,修煉人首先要修去的。可是自己當時非但不能向內找還怨天尤人,還求師父,執著自我就是自私,違背了遇事先想到別人的法理。由於師尊的點悟,從法中認識到自己的幹事心、執著心太重了,迷失了方向,修掉它。現在逐漸的達到了整體圓容,整體提高、整體昇華了。

談到坦然而捨,有一件事記憶猶新。在零八年的春天,雖然資料點暫時不讓運作,老伴還在做著光盤(新唐人晚會)。有一天老伴告訴我說:資料點的事你退出來吧,以後你不要做了,不能參與了,我另找別人。聽了這話我很震驚,為甚麼?我做的好好的,我哪兒不對了,怎麼就不讓我做了呢?想不通。自己偷偷在一邊掉眼淚。這時我拿起《轉法輪》一翻是講返修與借功,我正在著急的時候,忽然發現最下面的一行字:「就針對這些問題,讓你的心在這個環境中去魔煉。」師父的法點悟的再明白不過了,太貼切了,就針對這些問題去魔煉我那個不平衡的心。因為我執著做事,這是幹事心,越執著越看不開。越看不開心裏越不平衡,師父一針見血的點給我,使我真正的悟到了,我永遠不會忘記師父的慈悲,佛恩浩蕩。法理銘刻在心,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捨棄它!其實老伴根本就不是不讓我做,而是利用這件事修去我的根本執著,我由心裏不平衡到坦然而捨真是一個昇華過程,內心無比舒暢。

三、靜心學法,向內找,修正自己

《轉法輪》我背到第四遍第六講。通過背法,有許多法理打開我的心扉。比如背第一講〈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其實就是同一個法在不同層次上都有不同的變化和顯現形式,對修煉者在不同層次能起到不同的指導作用。」這段法使我體悟到大法的奧妙無窮。我和協調人的間隔就從這裏打開。

通過背法我學會了向內找,以前我自己只從表現上就事論事,挖不著根。海納百川,有容乃大,這是古人的一句名言,大海能容納百川是因為它能容下百川,它有那麼大的容量。我們大法弟子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指導我們修煉,大法弟子的容量能容下大海。那麼還有甚麼事容不下呢?還有甚麼矛盾不能化解呢?可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按法的要求差的太遠,深感汗顏。在家庭這個環境中我和老伴總是有矛盾,爭來鬥去的,每天差不多都要發生。為一點小事憤憤不平,不能忍讓,聽不的別人的意見,總願出主意,不按自己的意願行事就發脾氣。願意聽好聽的,自己不愛聽的,自己就反感,不讓別人說,一說就炸。通過向內找我看到了自己的顯示心、爭鬥心、妒嫉心等等。每天發正念都清理這些人心。我發現這些心總是去不盡,過一段時間還會出來。我要時時向內找,修正自己。最近與老伴說話和氣多了,遇事好好說不爭了。

四、面對面講真相,救人急

聽到神韻晚會的一首歌唱到:「講真相,救人急,大道一路通天去」,一下子打到我生命的微觀中,我被這首歌震撼了。是呀,講真相救人急,快去救人啊!講一個就能得救一個,這是師父要的,也是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零四年春天到秋天,一起和同修到偏遠山區發資料。在深秋季節裏,記的有一天,我們三位女同修來到百里之外的偏僻山村發送資料,下午做公車去的,在山坡樹林裏學法,等到太陽落山,天完全黑下來的時候,我們下山到村子裏發資料。那天晚上沒有月亮,滿天星斗,我們從南往北一個村子一個村子的發。還帶著不乾膠,掛條幅。在滿是鵝卵石的小路上艱難行走,趟水過河,走過雜草叢生的農村小路,來到密林掩映的小村莊。農家的大鵝和狗叫聲此起彼伏,我們憑著強大的正念,在師父的加持呵護下順利完成了使命,發了十多個村子。在迷路時求師尊給指點迷津,不一會就找到一條通往城鎮的大路,只是被一條深溝擋住了,我們跳下溝,發現溝裏沒有水,順著溝爬到對岸就是通城大道了。我們在路邊的大樹上掛了條幅,印有「法輪大法好」字樣、黃底紅字的條幅是那麼的醒目耀眼,有多少人會路過,駐足觀望,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啊。我們朝著北斗七星走,走到東方露曙,朝霞映紅了天際,我們一路走來,背《洪吟》,唱大法歌,不知不覺中一夜徒步走了七十多里路,平安的返回了住地。

從零六至零八年的兩年時間裏,我一邊做著真相資料,一邊到大街上講真相,心存善念,面帶笑容,祥和慈悲的面對世人。在集市上、農貿市場裏、商店裏、長途汽車上、出租車上、車站裏、大街上都能開口和世人講真相,勸三退。三退名單每次從幾個人到十幾個人、二十幾個人。在走路途中,一路走來主動和世人打招呼,有的人著急趕路,我就回身陪他走一程,講真相直指三退,最後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中常念有福報」。無論我有甚麼急事,再著忙也不忘向世人講真相。有時說上三言兩語就勸退了,那是我的使命,必須要做的,我來到人間助師正法就是救度眾生來的。記得去年有一位農村小伙子在市場上賣瓜,我幫他三退了,使他明白了真相。後來他又見到我,喊我:「大姨,把你們那有字的錢給我換點,我敢花。那天你給我退了隊,我一天賣一筐瓜,太神了!」今年有一位三十多歲的婦女在市場賣菜,有一天她告訴我說:「你幫我退隊吧,那天,我的菜不是很好,沒想到菜竟然都賣光了。」還有一個人對我說:「你們法輪功太好了,我每天都念叨法輪大法好,我的菜都能賣出去。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她竟然喊了起來。

這樣的例子太多了。在大街上講真相體會更深,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有一次我攔住一位六十多歲的老爺子,說:我想跟您聊聊。他愣在那裏說:我也不認識你,你跟我聊甚麼?我笑了,然後把真相講給他,他明白後很高興的三退了。我碰到人給他們講真相促三退,他們大多數都能接受三退,有的人聽明白真相後,連聲說謝謝,也有個別不退的,這是極少數。

師父說:「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儘量去做。走在街上來不及講真相的人我就默默的跟他說:「你們千萬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希望說的話能打到他們的微觀中去,使他們明白的一面能夠知道。講真相救人無論在任何情況下,無論在任何環境中,無論心情好與不好都去做。在我親人離世的那一刻,我在出租車上給司機講真相,他退了團隊;在親人火化那一天,我給世人講真相,勸三退,他們都退了。就做我該做的。搶人哪!我體會到講真相的那一刻是無私的、善良的、慈悲的、忘我的,只有一念:我要救你,我一定能救了你。就這麼純正的一念,發自心底的呼喚,救人就不難。

同修們:我們都面對面講真相吧,那是非常殊勝美好的,一切師父都為我們準備好了,就等著我們去救人了,願我們都能達到圓滿標準,隨師返家園。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