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圓容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師尊您好!
同修們好!

我是九八年十一月喜得大法走入修煉的,那時我們的集體學法煉功環境很好,同修們都很精進,心性提高的很快。我的身心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不允許別人說「不」字的人,學法後我脾氣變的越來越小了,身體也變的越來越好了。我家裏的環境越來越祥和了,和身邊的親朋好友關係也溶洽了。這麼好的大法我得到了,我太榮幸了,我要珍惜。

一、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慈悲對待眾生

就在我們每天樂在其中的學法煉功時,心性在提高、層次在提高。新學員越來越多時,也就是九九年「七•二零」時中共惡黨開始瘋狂的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派出所的警察瘋狂的抓我們,我也沒能倖免,被抓進了派出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在派出所裏,每天幫助他們打掃衛生,拔草還覺的做的挺好,後來才明白這是配合他們,我們學真善忍的沒有錯。回到家中後雖然和一個同修一直堅持在一起學法,沒和別的同修接觸。當我看到牆上有些法輪大法好的標語,門口有放的真相資料時,才想起來找同修切磋,切磋後知道了要維護法證實法講真相。我們就一直做著講真相救眾生的大事。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一日晚間我和本村的同修去鄰村發放真相材料,讓世人儘快的明白真相得救,由於幹事心強學法少,被邪惡鑽了空子,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了,被警察抓到派出所裏,把我們分別關起來,逼迫我們說出真相材料是從哪裏來的?我們守住心性,想起師父的話:「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他們看我不說,就用電棍電我,把我按倒在地上揪住頭髮打我的臉,直到把我的臉和眼睛打出血他們才放手,可是不怎麼痛,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我當時就是背法發正念,無論他們問甚麼我就是不吱聲,後來他們折騰累了,就把我的雙手銬在二樓的暖氣管上。有一個警察和一個協勤,那個警察滿嘴髒話罵罵咧咧,我用祥和的語氣反問了他們幾句,他就沒趣的走了,這時我和那個協勤講真相。又來了一個小警察,倒在旁邊的床上就睡了,我給那個協勤講了一個多小時,當他明白真相後就給我拿了一把椅子讓我坐下,我祥和的說:你也休息吧,他就躺下了。我想我得出去,不能讓他們這樣迫害我,我沒有罪。我想試一下手能不能拿出來,結果很容易就出來了,因他們還沒睡,我就把手又放回去了。我馬上求師父讓他們睡覺,不一會兒他們就打出了鼾聲。然後我的雙手又從手銬中脫出,我感激大法的神奇、師父的保護。迅速下了樓轉了兩個屋,想找到和我一起抓來的同修我們好一塊走。當我走到第三個門時,好像有個聲音告訴我,她想走就一定能走,不要耽誤時間了。這是師父讓我走,我趕緊出了房門,來到院門前不加思索跳了出去,回到了正法洪流中,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體現出來了!我感謝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呵護!這次我神奇的從派出所走脫,使我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使自己在今後的修煉中更加精進。

我們有序的做著師父交給的三件事,轉眼到了二零零六年,十月的一天晚上,我從同修家裏學完法回來,洗漱完後看《憶師恩》,剛看一頁,院裏的狗叫了起來,緊接著傳來兩聲「噠噠」聲,我感覺不對勁,可是馬上正念否定,還接著看書。這時裏屋門已被推開,我抬頭看見是本村的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我對他根本不熟悉,瞬間我愣住了。我本能的問了一句,你怎麼進來的?他說:「我跳牆進來的,我和你兒子挺好。」我冷靜的問他幾句後,他酒氣熏天的說:「我跟您學法輪功,有沒有書?給我一本。」我當時說要是想學:「就不應該這樣做」,他當時把話題扯開,跟我孩子說話,我就利用這個機會對他發正念。他就語無倫次的說:「你看你屋裏沙發像甚麼?」我就說:「我這屋裏一切都是最好的,不好的東西是不敢上我這兒來的。」他說:「那像個黃鼠狼。」我立刻意識到這是另外空間不好的生命操控造成的,我心裏求師父加持解體操控他的那些爛鬼。

當時我想我要救度他,讓他明白真相,他是可憐的眾生,既然來到我家就是有緣人,我一定能救他,於是我問他:「你知道三退嗎?」他說:「不知道。」我又問:「你上學入過團和隊嗎?」他說:「噢,是退團隊啊,你們煉法輪功的已經給退了」。我說那好啊,我就給他講大法的美好,修大法的人都是為別人著想,如果換了一個不修煉大法的人,你現在的這種行為我不能饒了你。當時我的心態在師父的加持下,特別祥和。我又跟他講了許多做人的道理。在這種正的場作用下,他背後不好的因素解體了,他馬上表現出了人善良的一面。並且不停的向我賠禮道歉、請求我原諒。我說:「你放心吧,我是大法弟子,不會和你計較的,也不會把這件事情張揚出去,但是你以後不要這樣了,你記住『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這時已是晚上十一點多了,他提出要求在我這留宿,我答應了說那你就休息吧。我去了另一間屋,插上了門,我在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求師父給弟子加持強大的正念繼續解體他背後的邪惡。他又悄悄的推我屋的門,說要進屋和我談話,這時我想起了師父的法理:「法是慈悲眾生的,但是威嚴同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於是我義正辭嚴的告訴他:「如果你要再這樣就得好好說說了。」他說:「我不打擾你了,你好好休息吧。」我一直叫著師父、發著正念,一直到深夜一點多才躺下。嘴裏仍然叫著師父,不知甚麼時候睡著了。早上五點起床繼續發正念,直到他起來,又跟他講會兒真相,告訴他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不要一時的衝動;給自己的一生造成痛苦,也不要讓你的母親失望。(因為我知道他沒有父親)我想給他做飯吃,他說不吃就走了。

之後我找別的同修切磋此事,同修說遇到甚麼事都不是偶然的,很可能有其它原因,另一個同修說認識他的一個好朋友,去打聽打聽。兩天之後,他的朋友告訴我:他是被派出所利用的,以金錢為誘餌。派出所告訴他,讓他跳牆進屋,找到證據(大法的書和資料等),妄圖迫害我,派出所的車在村口等著。只要他打出舉報電話,派出所馬上抓人,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大法的威嚴下,壞人的陰謀沒有得逞。通過這件事我悟到:一個大法弟子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以祥和的心態面對你身邊發生的每一件事情,就會解體邪惡的一切安排,而且還能救度眾生。

二、承擔起重任兌現自己的洪誓大願

我們每個大法弟子所承擔的一切是法中早就安排好的,在修煉中,我除了做好三件事之外,我還負責本地的資料傳遞工作,在這當中有苦有樂,對自己的心性提高也是很快的。在這其中暴露出了很多的執著,如:每次給同修送材料的時候接資料的同修嫌資料多沒有人做。所以不願意要,當時我想修煉中遇到的每一件事都與我的心性有關,否則不會讓我遇到,向內找深挖自己的心,發現自己也有過那個心,只不過在接資料的時候礙於情面沒表現出來而已。當我找到這顆心時決心去掉它,心裏想多了我自己做,當我的心平穩之後,同修也就不發牢騷了,向內找就是那麼神奇。

因為送資料每週一次,有時還要出去切磋、協調等其它一些事情,就覺的很忙,學法又少出現過抱怨心(因我家又是學法小組)。嫌同修不為我著想,學完法不走耽誤我的時間。同修看我狀態不對,就告訴我多學法,通過學法悟到這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真正的明白了這是自己的史前大願,是自己必須承擔的,而且必須做好。「給你安排的這條路是宇宙中有這樣的因素給了你,讓你來走。」(《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內心裏感激師父給我安排了這麼好的環境,孩子、丈夫特別支持我,我能有這麼好的環境原來是為了同修的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悟到這些又使我想起了師父的法:「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為目地,除去這兩點都是無意義的。」(《精進要旨》〈清醒〉)我有甚麼資格嫌同修、抱怨同修。認為這一切都是自己付出的想法煙消雲散,使自己更加精進了。

在平穩的傳遞兩年資料後,由於資料點負擔重,師父也講了資料點遍地開花的法,為了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減輕資料點的負擔,同修和我切磋讓我來承擔兩個鄉的資料工作,建立一個小型的資料點,我感覺我有這個條件,可是沒表態。過幾天同修給我送來了一台複印機,當時我不知道是甚麼看也沒看,又過幾天同修送底稿來了,讓我做做看,我才知道是複印機。於是開始了做資料,剛開始做的時候,師父一直加持,都很順利。後來由於學法少,資料需求量也大、複印的速度又慢,就需要大量的時間做資料,每天的下午學法和切磋幾乎佔用一下午的時間,心煩意亂、心理壓力很大,有點感覺承受不住了,被舊勢力的邪惡因素鑽了空子,不想讓同修在我家集體學法了,想清靜清靜。其實這就是為私為我的表現,打亂集體學法的環境,這正是舊勢力的安排,「好像是為師父在做甚麼,好像是在為大法額外的付出。」(《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其實這已經不把自己當作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了,偏離了法,忘記了自己的使命,以前犯過這樣的錯了,今天這顆心又翻出來了,沒在法上認識,也不知道是給自己加大容量。

當過不去關時,慈悲的師尊又派來一個同修和我切磋法理,同修勸我不要用人心對待問題,在師父的法中歸正自己,找出自己是甚麼心造成的。因為「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要對同修負責、對整體負責。可是因為執著心太強,不向內找,根本聽不進去同修的勸告,執意的按自己的意願行事(其實是後天的觀念)。另一位同修看到我這種狀態,就說:「明天去我家學吧。」我順嘴說行:「明天就去你家吧」。(其實同修都願意在我家學法)同修走了以後我想把沒做完的資料做完,於是到屋裏打開機器,忽然有一個聲音對我說:「如果你失去這個環境,那你失去的不只是你看到的那一點。」聽到之後,我心裏咯登一下,這時複印機也不運作了。我只覺的心裏很難受,坐下來向內找反覆想我哪裏做錯了呢?我猛然想,剛才是師父的聲音,我的所做所為師父太著急了。我想我將失去甚麼呢?這時我想起了師父的話:「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師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數是被此心帶動而毀掉的。」(《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當我明白後,一想到自己的所做所為太可怕了。我決心明天把同修們找回來,挽回我給同修們帶來的壓力和傷害,並向同修們道歉。現在我們這個整體一直穩步的努力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

三、放下自我圓容整體,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自從師父的《徹底解體邪惡》經文發表後,同修們都能認識到,更要多去關押大法弟子的黑窩發正念,減輕黑窩裏的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們地區這方面做的比較好,雖然我承擔很多大法的工作,但是我盡力的參加去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發正念除惡。我想這是每個大法弟子應該走的一步,是我們修煉過程中的一部份,更能體現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和大法的圓容。常去黑窩發正念是儘快消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與邪惡生命,減輕被關押同修所受的不應有的迫害,同時救度那裏的眾生,所以意義重大。我們地區每週去一次或兩次,每去一次都覺的心性在提高,境界在昇華。感覺那裏的環境越來越寬鬆,對不經常出來的同修也是鼓勵,現在我們村的同修都能走出來了,體現出我們的整體圓容不破,金剛不動。

同修們心性標準的不同出現了麻木、懈怠,加之前幾年對大法弟子的關押迫害很殘酷,多數同修家裏面臨經濟危機,物價上漲,家裏的孩子越來越大,需要錢的地方太多,很多同修們為了維持家庭生活,忙於上班在修煉上懈怠了、放鬆了。有的被邪惡鑽了空子身體受到迫害,出現病狀的挺多。在我們地區出現的也不少,我們鄉有個同修全家都修煉,男同修在二零零一年邪惡給判刑六年,孩子才十多歲,母子倆在家十分艱難,熬過了六年,同修出來後家中特別困難,找工作上班後特別忙。三口人都放鬆了修煉,邪惡就在孩子身上下手迫害,孩子才十七歲正上高中,學習特別好,忽然得了偏癱,半身不好使住進了醫院,每天需要上千元的醫療費,而且症狀越來越不好,聽說過幾天後要開顱做支架,我們聽說後認識到,這是邪惡的迫害,修煉人沒有病。我們不能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想起了師父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中對病業的弟子是這樣講的:「一個神仙怎麼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麼能看了神的病呢?」我們幾個同修就去了醫院,聽醫院大夫說病情挺重,今後就要坐輪椅了,其中一個同修堅持出院,因為此同修正念很強,信師信法的心很堅定,我們求師父加持,我們和小同修就一起回來了。

在回來的路上我一直在想,同修家的環境不如我家環境好,我家裏每天都有同修集體學法,接到我家裏會好的更快。於是我就和同修商量讓孩子到我家去,學法煉功、發正念,同修又多,孩子的爸爸高興的說:「我正是想讓孩子到同修家裏住些日子,讓孩子在法上提高恢復的更快。」車直接開到了我家,我們就和本村同修和參與此事的同修切磋,切磋的中心是要站正基點,在幫助同修的同時別被小同修的病業假相所帶動,迫害他的目地是干擾眾生得救,我們就是學法煉功發正念,在這個過程中修自己,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在這以後的日子裏我把小同修當作自己的孩子,每天照顧他,每天跟他大量學法煉功,到整點就發正念清理迫害他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而且每天都有十多名同修來學法發正念,他的身體恢復的很快。小同修在法上提高的很快,認識到了被迫害的原因,太執著上學了,根本想不起修煉了,被邪惡加重迫害。有時我家活太多的時候,小同修就到我妹妹家中,因妹妹也是同修,我們互相圓容,小同修身體恢復後,決心和我學做資料。他在我們這裏住了一個來月,一切恢復的挺好現在每週過來幫我做資料。還有流離失所的、病業的同修我都接到我家來住。因為我家不但環境好,同修整體配合的也很好。有條件的同修接外來的同修到自己家去住,有的給買所需用品,有的拿出錢幫助同修,外來同修親身感受到了整體的圓容,同修之間的信任,大法的美好充份的展現出來。這更增強了同修努力修好自己,破除一切邪惡安排,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的信心。我悟到:當一個修煉的人真的放下自我,去掉私心,心裏想的就是同修的提高、整體的昇華,眾生的得救。

但是我按師父的要求差的還很遠,自己決心在最後的修煉路上勇猛精進!

由於寫作水平差有寫不好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向慈悲偉大的師父合十
向主辦書面交流會的同修合十
向全世界各民族的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