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繫眾生救人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慈悲的偉大的師父好!
全體同修好!

感恩師父的慈悲苦度,感恩師父給大法弟子開創的明慧交流園地。特別是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在那種殘酷迫害下能夠整體交流、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是多麼珍貴呀!抱著這樣的心態我參加寫了第五屆大陸書面交流會的徵稿,與同修交流,意在共同提高。因為修的層次有限,文化低,不正的地方,懇請慈悲指正。

一、心繫眾生、救人急

我有幸於九四年八月五日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冰球場參加了師尊的法輪功傳授班,得此高德大法。得法後我看到了人生的光明之路返本歸真,這就是我選的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黑雲壓頂形勢巨變。我沒有絲毫的動搖。抱定放下生死之念站出來護法。我明白護法是一個大法弟子的天職。我放下剜心透骨對親情的執著兩次去北京證實法。去北京之前,我望著走路都發顫的九十高齡的母親,我無數次的問自己:法大?家大?沒有這洪大的佛法就沒有眾生的一切。怎樣的選擇?當我哭著睡著的時候,我聽到了一個從那遙遠天體傳過來的慈悲的聲音:路是自己走,捨了吧!三天後我毅然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車。

從此我走上了艱辛的證實法之路。其間兩次被勞教迫害,承受很大。由於自己對如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法理不清,法沒學透,人心重,這條路走的是跟頭把式的。儘管如此,對於信師信法從沒有過問號,抱定修煉的路一走到底。因為我明白我是歷史上就定下的大法徒之一,我的生命不只屬於我自己,而是屬於宇宙眾生的。做不好時,真是無顏面對這一切呀!走到今天,我更知道一個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有多重!師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說:「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

在《向世間轉輪》中師父說:「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個粒子、它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眾神消除的目標。當人類這一幕開始的時候,是不會再有機會給人了。」這些經文我學了幾遍,悟到大法弟子講清真相救度眾生這件事是必須要做好的,責無旁貸。

二零零五二月份,我從勞教所回來,在家集中學法排除了精神上、身體上的種種干擾。清明節過後天氣漸暖,街上人多了,我就開始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了。老伴知道後說:你可要注意安全哪!別出去講啦!我非常理解他的苦,我說:放心吧!我一定注意安全。你也別管我了,今生今世我就是為這來的。同時我更深深的知道,世人不可能帶著獸印進入未來。怎麼辦?我有一張嘴,那就是持之以恆的天天出去講。當年我們地區大法弟子洪法背著放像機組建煉功點時不管酷夏寒冬,走遍二十八個公社、村、屯基本沒有空白點,不到一年,城鄉上萬人修煉法輪功,發展迅速,為今天的救度世人奠定了基礎,那就是人傳人,口傳心授,大道無形的路。

我走向街頭,走後市場、商店、學校,醫院,車站,找老鄰居,找同學、找同事、找親屬。那時我的勞保工資每月二百八十元錢,除用在大法上我積攢了幾個月的錢,去了千里之外三十多年未見面的叔伯哥哥家中做三退。哥哥家地處偏僻,大法弟子少,大法資料也少,我和七十多歲當過兵的哥哥長達幾個小時的交談,最終哥哥點頭了,讓我教他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把小冊子,真相護身符留給他們,他全家十九人三退。

熟人講完了,就講不認識的陌生人了,這個過程是有難度,要放下很多的人心,如:怕心,愛面的心,為難的心等等。我也有過失落悲觀、麻木,我無數次的跟師父說,也和自己說:放下自我,放下自我,我就圓容師父要的,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一個大覺者可以為宇宙蒼生捨命的,這不是一般放下生死的境界,而是大法造就的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正法正覺的最高境界呀!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過程,不就是錘煉自己走向這一境界的過程嗎?眼看著被邪黨毒害的中國民眾,眼看著迷中不知危難的世人,生命明白的一面眼巴巴的等著我們去救度。想到師父的苦度、眾生的期盼,在這正法最後時刻還有甚麼障礙不能破除,還有甚麼人心執著不能去呢是?是法給了我慈悲,是法給了我智慧。

二、做到是修,修的過程就是溶於法、同化法的過程

下面我就講一講我是怎樣講三退的。

1、出發前先發正念;解體一切阻礙世人得救的邪惡生命與邪惡因素。出去三退要講儀表,語言祥和、慈善。選擇好對陌生人的稱呼,拉近與世人的距離,使人有親切感。三退要避免重複。

2、去掉分別心,不分穿著長相年齡。大約是二零零六年春天,我在路邊看到一位六十多歲的農夫老頭,彎著腰拉一車半凍的大糞,緩緩前行,我頓升悲憫之心,幾步走到跟前說聲;老大哥,歇歇吧!他停住了腳步,於是我向他講了大法真相,他半天說了一句:胳膊扭不過大腿呀!沒用,你離車遠點吧!臭啊!我哪管臭不臭的,一心要把真相講明白,我接著說:是啊!人隨王法,草隨風,可甚麼是對、甚麼是錯得知道哇!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真、善、忍是教人學好,向善的,幹啥抓去給迫害死啦?共產黨不講法律,老大哥,你就在心裏記住:法輪大法好,保命保平安吧!將來人有災難哪!他接受了,並退出了團、隊。

還有一次,在菜市場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太太領著一個姑娘,我向他們講了三退,姑娘退了隊,可這八十多歲的太太沒念過書能入甚麼呢?可細問起來,年輕時在生產隊當過婦女隊長入過團,並同意三退。我體會講三退要細心不漏掉一個有緣人。

3、有一線希望絕不放棄

那是在一家醫院的門口站著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我過去叫大一聲:大兄弟,請記住法輪大法好吧!將來天災來時咱保命保平安吧!他點點頭,接著講三退並問他有沒有人像我這樣告訴你,他說:沒有。他入過團,也同意退出。可一問貴姓,他立刻推我:你快走吧!我說:給你起個假名吧!他又說:不行你走吧!我站著沒動,心想,這是一個有希望的生命,不能放棄!他見我不走,又推我走,我自語道:沒能救了你我怎能走啊!這時我靈機一動,問他:兄弟你們哥幾個?他說:哥倆。你排行老幾?他說:老二。我馬上說:就叫二小吧!把團退了。他說:行!我長出一口氣,心有點累,可我終於把這推了我三次的人退下來了。

4、對有其它信仰的人如何講

我就告訴他(她)我的師父都說耶穌是偉大的神,你信仰甚麼沒關係,知道大法好就行,並退出無神論組織,眾神都得保護你平安多好。一般也能接受。

還有不停步聽你講真相的怎麼辦?那就拽著胳膊跟著講,有時一個人要跟出幾十米遠才能講退下來。碰到說我們反黨搞政治的,就講:不是我們跟共產黨過不去,而是共產黨容不下法輪功,信仰無罪,它害死那麼多好人老天不容,天要滅它。

5、在三退中遇到麻煩向內找修自己

到了二零零七至二零零八年,我與甲同修結伴講,我們配合默契。記的有一次,在路邊講真相與一個染了黃頭髮的女人擦肩而過,當時我倆繼續向別人講真相時,黃頭髮女人從我身後突然竄出,拿著手機橫眉立目說:「你還傳法輪功,我報你,我報你,我跟大半天啦!」我當時沒有害怕,我笑著告訴她說:妹妹,記住法輪大法好吧!保平安。黃髮女人大叫:你還說,我報你!這時甲同修走過來摟著我說:走!我倆邊走邊發正念,我回頭一看黃頭髮女人走了。同時我倆向內找,我找到了自己有分別心,甚麼樣打扮的人都該講真相,同時我動了人念,「對黃頭髮的人不敢講」。就這一念,邪惡就利用她嚇唬我。所以無論做大法的甚麼項目,都要用正念。過後有點後怕,老回頭看這黃頭髮女人跟沒跟上來。甲同修比我正念強,說:誰敢跟!我們有師父法身有正神有護法跟著,我們是做最正的事。和甲同修比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我體會到煉功人要時時保持正念,才不會被邪惡鑽空子。

還有一次三退的人數很少,只有九個人。到中午趕到家發正念還得給老伴做午飯,在回家的路上,心想再退一個湊十個多好,這時看到一個十七、八歲的小伙子,我剛要講,小伙子大聲罵了一句:滾。真象一盆冷水澆頭,心裏難過,我這六十多歲的老太太讓一個孩子罵這樣,可我還是祥和的說:孩子呀!阿姨為你好啊!你怎麼還罵我呀?他用緩和的語氣說:你走吧!我邊走邊發正念邊找自己,有湊數的心,問自己為甚麼湊數?有名利心、顯示心。誰一問退多少?十個比九個好聽。基點不是救人,所以遭罵。多麼骯髒的心理,這一罵把這一切心都罵沒了。在以後講真相中心更純淨了。只遺憾由於自己心不正沒能把他講明白。

6、對不同文化層面的人講的方式也不同

有一次,我在菜市場買一個中年男子的辣椒,差三角錢找不開,我說不要了。中午男子抓了一把辣椒給我,並說:現在這人一角錢都是好的,你這三角錢就不要了?我一看講真相吧!我一問這人是長春人,職業是記者,退休了,到我們縣城郊區租了一個大棚種菜、賣菜。我一聽是長春人,很感親切,因為師尊就是長春人,我就問他,長春出了一位最偉大的人聽說過嗎?他說不就誰誰嗎?(說師父的名字)我不信那套!我腦海裏馬上閃出一念,又一個無神論受害者。我說:大兄弟,你是記者多好的職業,你有知識,有文化。不信那一套可不行,法輪功傳遍全世界,被那麼多個國家和人民所接受,那可不是簡單的事情,就中國不讓煉。大兄弟,我個人對神的理解很膚淺,在這浩瀚的宇宙中有無數的星球,神就是這些星球中的高級生命,他智慧、境界遠遠高於人類,被人稱為神。這有甚麼迷信的?外星人的飛碟來去神速,雜誌都報導過。誰都知道。兄弟,記住:法輪大法好,退黨保平安吧!他說:《九評》我都看了,行!我聽你的。我說起個筆名吧!他說用真名。

講三退起名我一般都問對方貴姓?叫甚麼名,只要明白真相都告訴你。個別害怕的,你就認真給他起個名字,儘量不要雷同。我在講真相中就是加強世人信神的底線,破除無神論。世人的心都隨著你的心動。

大法弟子講真相是善的體現,無論做大法的哪一個項目都用純淨的心、無私的心去做才真的偉大,每當講明白真相世人真誠感謝你的時候,我才感受到溶於法中的祥和慈悲與神聖,才體會到自己生命存在於世間的價值。

我堅持天天出去講真相,勸三退,已有三年半的時間,每天上午出去講,午間回來發正念,下午、晚間學法(個人與集體學法結合起來),有時也出去散發真相材料。擠出時間做好家務。我更知道只有學好法、多學法,才能講好真相,講出的話才有力度、才能救人。作為大法中修煉的人,無論做甚麼,不在方法的本身,而在於心,做是表象,動的甚麼心才是實質。

在講真相上,無論春、夏、秋、冬沒有特殊情況我是不肯耽擱的,有兩次我浪費了勸三退救人的時間,這兩次都是身邊同修被惡警抓捕,我就兩次去外地姐姐家住,一住就是十多天,這就耽擱了許多人的三退,回家後我做了個夢,夢見自己在飛奔的火車上,守在車門旁,時刻準備下車,一下了火車我就買了坐汽車的票。又夢見自己騎自行車在泥道中騎,可自行車又掉鏈子,我又喊誰幫我呀!這時又來一個人幫我上好車鏈子騎上自行車就跑。於是我又跑步追,邊跑邊喊:給我車!那人站住了,我也醒了。醒後我甚麼都明白了。從此,我再也不心如浮萍了,也沒因外在變化而動心了。奧運期間,我的心很穩,心裏就一念:開不開與我沒關係,我就抓緊講真相勸三退救人。甲同修一直與我在一起做,甲同修正念強,法理清,這是我不及的。這也許是師父的安排吧!感恩師尊的慈悲點悟。

「目前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救度更多的眾生,這也是當前大法弟子圓滿過程中要完成的。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責無旁貸的,必須得去做、必須得去完成的事情。」(《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不管講真相救度眾生有多長時間,我都要堅持去做,我知道這段時間是極其珍貴的。有同修說我勸退多少多少了,可與師父要求的、期望的相差太遠太遠。在正法修煉中做了一點點而已。有時也有懈怠之心,心性表現上如常人,我就一次次看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的錄像。每次看都有新的體悟。師父的一個手勢,一個表情都深深的打動著我的心,我要更精進,與同修們一起突破人心障礙,走出來講清真相,勸三退,多多救人,一定要完成史前大願,乘上滿載眾生的法船,跟師尊回家。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