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大法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七日】在我們的縣城,我是最早得法的弟子,有幸在九六年得了大法。在迷茫塵世中,能走進大法,走上修煉之路,這是用人的語言無法表達的,我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運、最有福份的人,當時的感覺真是無法言表啊。

得法前,每天早晨我丈夫出去鍛練身體,他回來說有一種功可好了,我問是甚麼功,他說「法輪功」,他要去煉,問我煉不煉,我說你煉我也去煉,(當時我正練亂七八糟的功呢,真是後怕呀)他說必須聽完九講法,就這樣每天晚上堅持去聽課,那時我甚麼都不懂,甚麼佛、道,真正修煉的內涵,被邪黨的無神論教育所毒害,腦子一片空白,只想著治自己的病,記憶最深的是師父法中講的打人、罵人會失德,我就對丈夫說,我以後不罵你了,他也說不罵我了。就從那時起,一個經常吵架、打架攪的左鄰右舍不安的家庭變成了一個和睦、祥和、幸福、安寧的家庭了。

我剛得法時,沒有認識到修煉的重要,只是內心知道好,煉功常常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斷斷續續的,還想為甚麼非要一起煉,在家自己煉不是也挺好,又省時間,冬天又不冷。為甚麼集體學法,自己學不是一樣?看書一向是睡覺前在被窩裏看,好像催眠曲,根本不懂的敬師敬法,還經常看煉功後自己的病去了多少,臉色好看了沒有,只是一味的求得在大法中得到好處,卻不懂的多修心性,回想以前真是令人痛心疾首,師父把我們從地獄裏撈出來,再把我們變成金子,是多難呀,費了多少心血呀。可是師父沒有落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多次點化我,同修一次次拉我,跌跌撞撞的深一腳淺一腳的終於走上了修煉的道路,踏上回歸之路!

九九年迫害開始了,憑著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沒錯的正信,我沒有一點動搖。別的同修被迫害,抓進當地看守所,我真是為她們心痛啊,碰到公安局能說上話的人,告訴他們法輪功教人做好人,對大法弟子好點。當時不知道那就是講真相了。

在常人生活中,參加酒席甚麼的人多的場合我都是少言寡語的人,一句也說不來。九九年江氏邪惡集團迫害大法後,我開始向世人講大法給人類帶來美好。大法打開了我的智慧,我就會說了,我經常面對面講真相。因為我搞個體,自己租了店面房,師父給我開創了一個救度眾生的好環境。可是零五年七月我被通知拆遷,當時很難再租到房子,有同修說你回家吧,別做生意了,我也不知道怎麼好。但心想就由師父來安排吧。不幾天,我不遠處有一處房子轉租,就這樣順利租了我現在的店鋪,這一切都是師父給安排的。這個店人來人往,師父把有緣人都領到了我的身邊,我通過講真相,勸三退使他們一個個的得救。其實師父都給你安排好了,就看自己怎麼做,用心多少,學法紮不紮實,法學的好,就能救度更多的人,平時我不漏掉一個有緣人。來的人形形色色,甚麼樣的人都有,我都把他們當成需要救度的人,耐心講真相。

雖然我的店面小,但是生意還挺好。我悟到,當你放下人心,不在意生意的好壞,隨其自然時,師父都會給你安排的。首先自己必須得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自己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得符合大法對大法弟子的要求,給顧客留下一個善良、祥和、對人可親的印象,凡是來到我店裏的人,我是儘量勸其退出中共的邪黨組織。一開始講三退的時候,總覺的很難講,其實難的原因就是自身的邪黨因素沒有清理乾淨,通過看《九評共產黨》,發正念清理自身邪黨因素,再加上看每期的《明慧週刊》,學習同修們的經驗,我用心記住,慢慢就越來越會講了,效果也越來越好。

比如看對方是學生,我就問他們上初中,還是上高中,入過團嗎?(一般初中、高中是團員多)聽說過三退沒有,大部份學生被學習壓力壓的沒有聽說過,少數的聽說過。然後問他聽說過法輪功沒有,大部份學生受邪黨毒害,不知道真相,於是就給他們講真相,講法輪功修煉「真、善、忍」,「真、善、忍」的反義詞是甚麼?不就是假、惡、鬥嗎?當今社會風氣敗壞,坑矇拐騙,攔路搶劫,殺人放火,共產邪黨的官是貪污腐敗,這不就是假、惡、鬥嗎?相反法輪功教人做好人,按「真、善、忍」做,處處為他人著想,怎麼會是邪的呢?這樣一對比,學生們都能明白真相,再講退出邪黨。共產黨歷次運動都是錯誤的,三反、五反、文革、六四、現在又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呀。天滅中共是必然的。它不是講無神論嗎?退出無神論得到神的保祐,不用掏錢上了份保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何樂而不為呢?一般的人都能退出。有一次,我講真相遇過這樣的一個人,我問他聽過法輪功嗎?他說我都見過你們師父,他是甚麼二炮的,他給師父找過講法場地,他那口氣說咱們師父傳法艱辛,我聽了真是想落淚,我就和他講三退,他順利的答應了。我真是從內心裏為他高興,我說這是我們師父讓我救你的,他很高興的離去了。我想只要心裏想著救人,就會使有緣人得救。在二零零一年我去旅遊,有一個帶隊的,也是個領導吧,我心裏總琢磨著讓他退出邪黨組織。二零零六年的一天,他到我縣的一個公司檢查工作。我一出家門就碰到了他,就和他講三退,他順利的退出了邪黨的組織,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呀,只要我們有心去救度眾生,師父一定會給你安排的。

我們家是個大家族,相處也融洽。外縣我有一個嫂子(同修),這個大家族經常一塊聚會,在我們倆的配合下,全家人都做了三退。我家的樓房比較大,每到夏天,來來往往的客人特別多,許多都是北京來的,我是不放過這個機會的,跟他們講真相,勸三退。

二零零六年年底,我對同修甲說,你建立個資料點吧,我自己卻沒敢想,雖然我家條件好,可是家庭環境不太好,因為被邪惡鑽空子,我曾被綁架過,丈夫反對(他後來放棄了修煉)。我說我家不行,同修說能行,暫時不上網也行,買個U盤,再加一個打印機就行了。可是丈夫要把電腦搬到店裏,說在家放著也沒有用(因為我的另一個店也需要電腦),我找不到把電腦留在家裏的理由,只好把電腦搬到了店裏去了,我和同修甲商量,我們應該發正念。雖然電腦搬去了,可是讓丈夫單位的懂技術的人來安裝,說壞的不能用,又換了一個人去安,也說不能用。結果沒安成,就又買了一台新的放到店裏,把那台電腦又搬回了家。我買了一台三色打印機,就這樣我也成了遍地開花中的一朵。我知道是自己一心想建立個家庭資料點,師父幫了我。只要你有心,一切都是師父在做。雖然建立起來,可我發揮的作用很小,我在家中只能是找機會丈夫不在,家裏沒人時才能做點,正念正行突破這種家庭環境,歸正他,使他同化大法,是我必須要做的。我還得向內找,用心去做。雖然我以前對電腦一點不懂,想著很難,其實做起來一點不難,因為我們都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是超常的,所以是很容易學會的。

在今年四月份,大陸大法弟子在三點五十分統一煉功我心想必須堅持參加全國統一晨煉,因為我在九九年以前沒有珍惜一塊晨煉的機會,這是第二次給我參加晨煉的機緣,當我看到學員組成的「真、善、忍」字樣,以及法輪圖形時,總是期盼自己也能站到那兒,哪怕是一個邊兒或角兒也行,總是想那個場煉功該多好呀。這次全國統一煉功,我感覺自己也站到那個用人組成字的那個場裏了,再也不能錯過這最後的機緣了,我希望沒有堅持參加晨煉的同修都能堅持起床,不要留下遺憾,珍惜這第二次集體煉功的機緣。

雖然修煉這麼多年,人心還是很多,在以後有限的時間裏,我一定要向內找,學好法,嚴格要求自己,做大法弟子該做好的三件事,跟師父回家。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