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 堅信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日】我是貴州邊區大法弟子,九八年得法。大法使我受益無窮,多年困擾我的許多疾病都好了,身體一身輕。九九年「七﹒二零」後,在艱苦的環境下,儘管我們失去了學法煉功的好環境,但我更堅信師父堅信大法。遇到不明白真相的人說大法不好時,我都要講明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腦子常冒出強烈的一念,就是公安局抓我我都不怕。

我的這一想法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二零零三年果然一群惡警闖進我家,非法搶走了我的大法書和資料,把我關進看守所。在看守所,他們不讓我睡覺,也不讓我吃飯,還問我為甚麼要看那書……。我馬上給他們講了真相,並對他們立掌發正念。他們就說,你居然還敢在這裏煉功啊!

我剛被非法關進監室,就給那裏的十多個犯人講真相。所有的人聽了都要我教她們煉功。於是她們就輪流放哨,我教她們動作,她們說:出去後一定也要學大法。我天天在裏面發正念,看見滿屋子都是沒有了頭的蛇,死了一樣一動不動。

一個月後我正念闖出了魔窟。出來十幾天,專管我的六個惡警出了車禍,最惡的組長當場死亡,其他幾個全部重傷,有的斷了手,有的斷了胳臂,等等。

家裏人怕被牽連,不准我出門,不准與同修接觸,更不許我煉功。我的心裏難受極了。不久姐姐(同修)給我送來了《轉法輪》,我就悄悄的偷著看。有一次被老伴看見了,破口大罵,說我這樣會給家裏帶來麻煩,天天嘮叨個不停。於是我買來手電筒,常常在被窩裏學法,寫真相資料,有時也到衛生間寫真相紙幣。

有一天老伴突然叫我和姐她們去旅遊,我想和他們沒有共同語言就拒絕了。忽然想起到哪裏都是講真相救度世人的地方,我就兩天兩夜沒睡覺,寫了很多真相小條。從旅遊出門就開始發,有條件的就面對面的講,一路做下來都很順利。我知道是師父在呵護我,寫的資料發完了,就買了一本小冊子和筆,有機會就寫,也不錯過火車上有緣的乘客,餐館的菜譜和意見簿、錢幣全寫上真相資料,就這樣旅遊回來我就又回到同修身邊,溶入了師父替我們開創的正法修煉的大環境中。

以前膽小,只在一角或五角的錢上寫真相短語,現在把手頭五角到一百的錢全寫上真相短語,不漏掉一張,而且一切順利,信心十足,越做越廣,誰也阻擋不了我信師信法的心。

有一次我去買米,給了老闆一百元,他當場就大聲的念了我寫的「三退」短語,看著我笑了笑就收下了。我知道這一百元走進千家萬戶,千家萬戶都一定會笑。

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我們這個偏遠地區的同修也用省吃儉用的錢辦起了小型資料點。可惜因為沒有多學法,沒有做到整體提高,再加上多數文化不高,都抱著做事的心完成三件事,有的甚至把資料取來看都沒有看就又趕快送出去。後來看到明慧網上的文章,才知道學法、發正念的重要性,才明白我們是悟性太差,致使很多同修被綁架。我就向師父請求,請師父加持我,我要清除當地迫害我們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第二天,我的手無論拿甚麼或者做甚麼,手都像燒電焊一樣發出嚓、嚓、嚓的火花聲,像觸電了一樣的痛,就這樣足足過了好幾天才醒悟,原來這是我出了功能的表現。其實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是有功能的,恨自己真是悟性差。

有一次在講真相時,偶然遇見我的一個親戚,她看起來可病得不輕,身體腫得像兩個人的身體一般大,步履艱難,走路需要人攙扶。醫生都告訴家人說「沒有醫治的必要了」。於是我就給她講真相,告訴她常念「法輪大法好」還給了她一個護身符。四個月後我兒子結婚,她居然也來了。她進屋就高興的對我說:我的病全好了,非常感謝你,我們一家現在都相信「法輪大法好」,走時還問我要了護身符呢!

悟性不高,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