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同時 要修好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七日】師父在經文《走正路》中說:「無論是救度眾生、個人提高、反迫害都是在證實法,走正你們的路才是證實法。」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證實法是師父賦予我們的使命,我們又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應該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常人,尤其在正法時期顯的尤為重要。因為迫害開始後,邪惡對師父、對大法以及大法弟子的污衊、造謠,常人確實被矇騙了,他們很多人都誤認為大法弟子和惡黨對著幹。所以除了講真相外,我們在社會上堂堂正正做一個好人,使他們看到大法弟子和常人就是不一樣,思想境界就是高,從而正面認識大法,使邪惡謊言不攻自破,使眾生得救。

一、在日常工作、生活中證實法

在單位,平時領導分配工作,我從不講價錢,都能盡心盡力完成。不論幹甚麼工作,都能愛崗敬業,別人不願幹的活,或領導不好分配的活,我都會無條件去幹。無論是節假日、休息日,只要單位有活或有事,領導一個電話,我保證到位,犧牲了不少休息時間。有些活不用領導指派,我主動去做。領導也常在職工面前說還是人家煉法輪功的思想境界高。教育局裏領導問我在單位表現怎麼樣?單位領導說:「要都像他那樣,我的工作也好幹了。」

在我被迫害時,單位領導給我寫鑑定時,都說我怎麼好。上級有關部門批評說:「你們領導黨性哪去了?」我們領導說:「人家就那麼好。」常人從我們平時的言行就能看到大法的美好。不僅在領導面前做好,在同事面前也一樣,和他們的關係也非常溶洽,因為我以一個修煉人的心性對待他們,不和他們計較,他們有甚麼事我會主動幫忙,他們求到我也會盡力幫他們,所以在我們單位我的口碑非常好。有一位同事我給她講真相,她說我對法輪功了解不深,但我從你身上就看出法輪大法一定很好。

在家庭、親屬、鄰居之間平衡好關係也是在證實法。迫害開始後,邪惡中共的造謠把我和親屬之間關係也弄的不太和睦,他們也不理解我,親屬來往也少了。後來一看這樣不行,我不能和他們一樣,要主動和他們來往,不然的話,講真相都不好講。於是,親屬平時有甚麼事我都幫忙,年節我都給買東西,使他們很多人都扭轉了對大法的看法,講真相也願聽了。

我家有年邁老人,我哥哥是常人,在贍養老人的問題上,他們既不願伺候,又不願意拿錢。我們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伺候老人再難,要把這件事做好。老人大便把握不好,時常便到褲子裏,我和妻子都搶著洗,老人的吃、穿、住全都伺候好。我的哥哥佩服我們,並從心裏認識大法的美好。我家的親友、鄰居也都佩服修煉人對待老人的孝敬。我們和鄰居的關係也非常溶洽,用我們的行動證實了大法的美好。

在社會上,我也以一個修煉人的形像展現給世人,坐公共汽車讓座也好,買東西錢找多了返還回去也好,助人為樂也好,我總會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並借此機會向他們講真相。我平時生活比較節儉,節省的錢做真相資料用。同時也注意個人的形像,雖然不像單位同事那樣穿著入時,但也儘量穿的整潔一些。

我也常利用明慧網給我們提供的平台,寫一些體會感悟與同修交流,我覺的投稿不僅是證實法、反迫害、救度眾生、整體提高,同時在寫稿的過程中,能對法進一步認識理解,體悟更深的法理,找到自己的不足,有利於今後做的更好。

二、講真相勸三退

送真相資料,除了我負責的那片外,還和同修騎摩托車到鄉下或坐車到更遠的地方。特別是勸三退開始後,講真相勸三退有到了一個新的階段。從師父的講法中,我知道了三退的重要性和緊迫性,只有抓緊講真相勸三退,世人才能得救。

二零零四年年末,開始送《九評》時,雖然量小,但也需要勇氣,隨後講三退時更需要去怕心。後來,我越講越敢講,越講越會講,越講越理智。開始講時主要對像是親朋好友、同學同事,有的通過打電話,有的當面講,有的給寫信,有的到家裏去講。老家離的遠但親屬多,我就特意回到幾千里外的老家去講。

到後來講真相、勸三退就溶入生活之中了,班上講,路上講,坐車給司機講,到菜市場給賣菜的講,到商店給買貨的講,理髮給理髮師講,辦事給辦事人講,參加婚禮,同學聚會……凡是有機會講的,把握好機會就給講;也有沒把握好機會,過後遺憾的。有時是哪裏出了問題就給那裏講,如有關部門要給我降兩級工資處份,被我嚴詞拒絕,我當場指出:修「真善忍」做好人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我沒有錯,你們要給我降級是迫害好人。然後我又寫一封信,抱著一顆救他們的慈悲心,向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善惡有報是天理;最後也沒有給我降級,我也沒遭到迫害。

講三退比講真相難度相對要大一些,因為人們被惡黨洗腦中毒太深,加之惡黨把中國人整怕了,凡事都往政治上拉,所以有的人不是一次就能講成功的,這就需要發正念和有耐心,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甚至多次。我從不給人下定義,說此人沒救了,我對每個人都抱有希望,因為我沒給他講退,或許別人還能給講退了,為了救人真的費盡心機。

根據所講的對像不同,採取的方式也不同,比如給領導講,就找機會單獨講,有別人在時就不講,因為有別人在時,明明他想退也不敢退了,怕影響他的烏紗帽。同時還要為他著想,替他保密。給有文化的人講,就從科學角度、史前文化、中華文化遺產或古今中外的預言去講。給沒有文化或文化少的人講,就從道德層面、善惡有報的天理、惡黨腐敗、迫害死無數大法弟子並活摘器官等罪行去講。每次給人講三退時,根據時間的長短而定內容,時間充足的就講的全面一些,時間短的,哪怕幾句話,也要讓對方知道大法的美好、惡黨的邪惡。

總之,講真相講三退,我都儘量保持一顆慈悲心,純淨的心,才能救更多的人。我感覺,只要有一顆想救人的心,一切師父都會安排,但需要我們親自去做。我感覺肩上的擔子很重,時間也非常緊迫。

三、不忘修自己

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我不忘修自己,因為常有人心反映出來,有時當時就能發現,有時過後才找出來,當然也有隱藏很深的沒挖出來。比如顯示心、歡喜心就經常返出來。我現在才明白,師父在《轉法輪》裏都拿出來單講,因為這兩顆心都已經形成自然了。比方說,在講三退上,常常追求數量,因而常常被人心帶動,我今天講退了多少人,心裏非常高興。給某人講三退,如果退了,心裏就非常高興,如果沒退,心裏就不是滋味,表面上惋惜此人沒被得救,實際上是今天三退少了一個數字。

為甚麼會出現這種狀態?我深挖一下自己,三退救人中,摻雜著給自己建立威德,給自己的世界收救眾生的私心。當然講真相勸三退確實能建立威德,收救眾生,但我不應該抱著有求之心去做,要無求而自得。所以有時給人講真相,講到最後問他是不是黨、團、隊員,對方說啥也不是,心想講了半天白講了。其實這個人明白了真相已經得救了,為甚麼還追求三退的數字,是為了顯示自己講退的多。甚至有時先問人家是否黨、團、隊員,對方說不是,就不給人家講真相了。幸好這顆心被我及時發現,再講時如果對方不是黨、團、隊員,我照樣告訴他大法真相。

在向明慧網投稿上,有時顯示心、歡喜心、求名心也會不知不覺反出來,比如發表了就高興,告訴同修那篇是我寫的。有時也不願意寫,因為寫稿也挺累,還需要挺多時間,本來就挺忙,而且大多都是利用晚上寫的,犧牲不少睡眠。我知道這是求安逸之心。

這種求安逸之心,還表現在做真相上。冬天發真相資料,寒冷路滑,貼標語手凍的都不好使了。夏天道路泥濘,在泥裏水裏淌著,有時也想,這啥時候能做到頭啊。由於環境的相對寬鬆,發正念也不如過去多了,煉功也是藉口忙,說不煉就不煉了。做真相也不像過去往遠走了。幫助同修也不如過去用心了。惰性、麻木、懈怠、幹事心都不同成度存在。現在救人非常緊迫,也想往這方面多用心,總覺的時間不夠用,其實用心成度還是不夠,但我知道,我必須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努力修好自己。必須站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基點修好自己,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證實法、救度更多的眾生,最終才能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

對照周圍的同修,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看到了自己離師父和法的要求相差很遠,所以我要在這正法修煉的最後時期勇猛精進,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救度眾生,同化大法,返回師父為我們開創的新宇宙當中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