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農村大法弟子的修煉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五日】今天,我也要把這幾年的修煉過程向師父和同修敘述一下,哪有不足請慈悲指正。

得法

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九九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走入了法輪大法。記的是農曆正月十一,我去姐姐家,晚上,我有幸看到了師父的講法錄像,一連看了兩個晚上,當時屋裏的人特別多,聽不很準師父講的具體意思,我就請了一本《轉法輪》回家了。

看完後,覺的特別好,世界上的迷底都在這部書裏了,學這本書就是我來在世上的真正目地!停了一個月後,我決定去姐姐家學煉功,沒想到第一次就把五套功法都堅持下來了。到第二天晚上煉靜功,腿有點疼,我就想「師父為了我們不知吃了多少苦」。就這麼一想,「唿」的一下,元神上了很高很高,腦子裏甚麼也想不起來,特別靜,好像坐在雲霧裏,非常舒服的感覺。

當年,我是個十二指腸潰瘍的病人,第三天就停止了吃藥,第四天同修幫我請來《轉法輪》和煉功磁帶。從此,我徹底扔掉了藥瓶子,走上了真正返本歸真的道路。

我修煉半個月以後,周圍就有人相繼入道得法,當時我們一共七個人。但「四•二五」以後,有人沒有經的住邪惡的考驗,只剩下了我和嫂子兩個人,以後我們兩人成為證實法的好同伴。

證實法

在個人修煉階段,我嚴格按照大法歸正自己,每天按時煉功。煉靜功一個月後,我就把腿雙盤上了。那時,我家在村邊開了個農資店,活不忙,我只有一個女兒九歲了,家務事也少,學法就比較多,給以後的證實法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得法不到兩年,我有了一個兒子,從此以後,每天不能正常煉功,學法也比以前少了。我記的煉功時干擾很大,我把孩子哄睡,剛起床煉動功,孩子就醒,把孩子又哄睡,再起來煉功,還沒煉完又醒了。那時天還很涼,可我一點冷的感覺也沒有。

又過了幾個月,看了明慧網上的文章,我悟到應該走出來證實大法了,就找機會住到了三里路外的嫂子家。一連兩天晚上等孩子睡熟,我二人帶上蓋房子用的白打灰塊,自己寫的大法真相標語,就到鄰村講真相了。

從那以後,我就白天在家看孩子,有時到店裏賣農藥、玉米種;晚上,孩子睡下,我就學法煉功,出去寫大法真相標語。在這期間,女兒付出了很多。記的有一次,兩個孩子一同睡下,我走時也沒有告訴我女兒,結果兒子醒了,大哭大叫,把女兒吵醒,女兒也不知道我上哪裏了,沒辦法,拿兒子平時不喝的奶粉給兒子喝,孩子不喝,還是哭叫,等我回來,女兒抱著我委屈的哭了。後來,我女兒天天晚上幫我照看她弟弟,有時我出來,孩子沒醒,我女兒也睡的很好;有時孩子醒了哭鬧,女兒就穿上衣服,有時也給弟弟穿上,就那麼像個大人似的在炕上抱著孩子,後來我女兒晚上就穿著衣服睡。

記的有一次我晚上出去,那天特別黑,回來時走錯了路,結果走進了一塊墓地,我就靜靜的告訴自己:我是大法弟子,不怕,請所有的生命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證實法開始後不久,師父就賜予了我們發正念口訣。秋天的一個晚上,我晚上十點鐘出去貼真相標語,由於心態不穩,讓邪惡份子鑽了空子,有個男子盯上了我。當時我是由南向北走,走了一段路,我發現他在我後邊,我就掉頭往回走,結果他還是跟著我,我當時不下車就到家了,他不會追上我。離家還有幾十米我下來了,心想,應該告訴他真相。

當時,小路兩邊都是高高的玉米地,我一停下他也到了,他說:「怎麼,家裏生氣了,走吧。」我就說:「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相信大法好,不要反對大法遭淘汰。」他就伸手摸我口袋,我趕緊捂住,「你幹甚麼?你這是侵犯人權!」接下來,他就蹲下讓我講法輪功是怎麼回事,我就給他講了有半個小時。我的聲音特別大,他背後惡的因素害怕,讓我小點聲,那時我只是講真相,沒有鏟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結果我要走他不讓,嘴裏說著不規矩的話,一下從背後抱住了我,我馬上心裏喊:「師父,師父,師父!」同時也立起了掌,他一下就把手鬆開了。我就推著車子往前走,我說:「前面就是我家,並沒有多遠。」他說:「不老實讓警察把你抓走。走,跟你看看你家在哪。」他跟了我三、四步就掉頭走了。回家後,我就發了兩個整點正念,讓他現世現報,讓他知道大法威嚴的一面。

二零零二年春天,星期天一有時間,我就和嫂子騎上三輪車和自行車帶上兩個孩子,有時三個(嫂子家一女兒),早上吃過飯,我們帶上饅頭,水,拿上打灰塊,帶上真相標語和資料,就出發了,每次回到家就二三點鐘了。那時雖然苦點,可心裏覺的特別舒服,有時我倆晚上也到十五里外的縣城發資料和貼標語。

由於有孩子,夏天孩子中午很少睡覺,學法煉功少。那時,三件事也在做,只是實修不夠,我女兒也到縣城上學去了,缺了她幫我帶孩子,晚上我也就很少能出來了,邪惡因素鑽了我的空子,情的執著讓我又懷了孕。

二零零四年春,大兒子剛三週歲,我有了第二個兒子,心裏的負擔特別重,我們雙方都沒有了父母,記的當時我倆一人抱一個孩子,丈夫說:「看咱往後怎麼生活,甚麼活也不能幹。」我就想:「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

講真相 救度世人

邪惡因素迫害我,搞的我時間緊、經濟緊,學法煉功就少,惡黨又以超生為名罰了我五千多元錢。我的心裏是有壓力的。但我知道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平時帶著兩個孩子很少出門(有不願讓人知道自己有三個孩子的心,好像做了沒理的事),就等週末女兒回來的兩天,我就讓女兒和大兒子做伴,自己晚上騎上三輪車帶上小兒子,出去貼真相標語。

自從師父發表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就每天找家裏的小東西賣,以便藉機會給眾人講真相。我每天賣一個瓶子或不用的小東西,把做棉衣用的棉套都分成一斤左右,我選不同的人賣,賣給人家一次,就告訴他們真相,不講價錢,我買賣東西都是找生人,為的是接觸更多的有緣人,讓他們得救。

今年,有人到我店裏買東西,不管是本村或外村,有機會趕緊勸他們三退,有人一點就透,有人不退。我想,師父說「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大家都是為法來的,心裏一放鬆,就會失去也許是不再有的機會。

後來,我在一元和五元的人民幣上,寫上大法好和三退標語,每隔三、四張加一張真相人民幣,放在收錢的抽屜裏。這樣,每天不用出門,也能花上幾張,給他們時,我就發正念。

現在,我的小兒子也快三週歲了,從正法修煉開始到現在,一連六年帶了兩個孩子,同時,兩個孩子也讓我修出了善和忍。我現在也找回了六年前的我,孩子現在不論白天和晚上都不影響我做三件事了,除了做飯和家務,有時間我就帶上孩子(有時和同修一起)發資料和護身符,貼標語勸三退,勸退了許多人。以前,我有時會錯過晚上十二點發正念,很著急;現在我每晚十二點發完正念後才睡覺。從去年農曆十一月我就開始背《轉法輪》,有孩子背書都是在晚上,我背的速度很慢,我想以後會背快。

隨著正法的急速推進,請沒有走出來的同修快快行動吧,時間真的不等人,只要你有這顆心,師父就會給你安排有緣人和你接觸,其實師父每時每刻都在保護和看護著我們,用人間的語言無法表達師父對我們的慈悲。有同修出現我這樣的情況,千萬不要承認邪惡因素給你製造的假相;我們真的心念正,這些邪惡的干擾都不起作用,我們的路是師父安排的,我們就聽師父的。

最後,讓我們海內外同修攜手共同勇猛精進,圓容師父所要的,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