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磨難不動心 走正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農村大法弟子,處在一個複雜的家庭環境中。初期得法時認識不了幾個字。《轉法輪》都念不成句,但我努力的用心去學,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去做。現在我不但能通讀,還能背法。下面我說一下得法七年多來的簡要經歷,旨在證實大法。

從我修煉開始可以說磨難、干擾不斷,尤其家庭方面,丈夫魔性很大,他就像我修煉路上的一座大山。最初我背著他看書,有一次被他發現,不由分說拿起鐵鍬把窗戶的玻璃砸壞,並且大吵大鬧。還有一次他看見我看書說:「如果你要還看書你就走,不能進這個家。」我說:「我走的是最正的路,沒有錯,師父是來救度世人的,你不要聽信邪惡集團的謊言,這條路我是走定了。」說完走出了家門。一會兒他追上來把我全身的衣服撕壞,劈頭蓋臉的打。幸虧進門的弟妹碰上,把他拉住。

二零零零年,我上訪被抓到勞教所迫害,回來後家人對我修煉更加反對,全家人對我恨之入骨。丈夫、婆婆、孩子的叔叔、大爺合計好了把兒子從部隊叫來,挑撥兒子加罪於我,晚上,兒子衝我臉上打了兩拳,當時我的牙就出血,眼睛裏的淤血好幾天才散,臉上也青一塊紫一塊的。

不管家人怎麼反對,也動不了我堅修大法的心。丈夫見硬的不行就給我跪下說如果我不煉法輪功,他一切順從我,以後好好對我。我還是不動心,並耐心的給他講真相。漸漸的他轉變了思想。

零三年,丈夫身體一個部位皮肉潰爛,吃藥打針都不好,經過我進一步講真相,同修送給他大法真相護身符,他誠心念大法好,沒幾天就好了。丈夫終於轉變了思想,對大法有一個正面的認識。幾天後,丈夫看到前額部位有一個東西在轉,還看到一個個金星往屋裏流。也許是他的思想一轉變,師父就在點化他。我的兒子開出租車,在路上與貨車相撞,車頭都撞爛了,可是人沒事。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他。一人煉功全家受益。謝謝師父。

有一次鄉政府要辦洗腦班,讓我去,家人都勸我鄉里來人時就說不煉了,這裏的幾個姐妹也這樣說。我就給他們講真相:洪法煉功,按著真、善、忍做人,做一個更好的人,我修大法沒有錯,就算鄉里來人我也不能昧著良心說不煉。

隨著正法的進程,我認識到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是我最大的榮耀和自豪,我肩負著歷史賦予我的重大使命,我來在這個世上,就是要兌現久遠的誓言,完成我的史前大願。所以我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否定舊勢力。

在做三退的過程中,我以親朋好友為突破口。先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他不接受時,我去掉著急的人心,再講,一次不行兩次。在大法慈悲的感召下,他們一個又一個的退出邪黨,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我每次回娘家總是帶著資料,因路遠,要經過許多村莊。沒人時我從門縫插進去,遇到人我就當面給。這樣效果更好。趕集時,我儘量在一家少買東西,多買幾家。這樣可以多接觸人,利用這個機會講真相。

在講三退的過程中,我體會到在邪黨組織中,黨員是受毒害最深的。尤其是在職黨員,在怕心和利益的困擾中,更不敢不願邁出這一步。但只要我們用心去做,法的威力就會展現出來。只要用心去做,師父就安排機會。我村支書兒子的煙囪正衝我家大門,丈夫讓我去說,我想正好是講真相的機會。我一去就發著正念,說完煙囪的事就講真相勸三退,他也很滿意的退出了。

還有一件事。前幾天,城裏同修到我們這裏來和我們交流。丈夫不讓出門,我想我一定要去。法會結束後,家裏把門插上了,叫也不給開。我就在同修家住了一夜。早晨我想回家又得鬧一場,馬上意識到這是人的一念,我們集體學法、開法會誰也不能干擾。結果到家丈夫很平和,真是人神一念之差啊。

以後我要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