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情講真相,家人不領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六日】許多同修在修煉中、在做三件事中,都不同程度的受家人的干擾與阻礙,有的同修講,勸其他人三退很順利,而勸家人三退卻沒有一個成功的。一些家人看到其他同修來家裏也不能容忍,大吵大鬧,揚言報警。因而能不能圓容家人,就成為進一步做好三件事的重要因素。圓容好家人,不但是救了他們,且能在做三件事時化阻力為助力。

查找自己多年來對家人講真相,家人不認同的原因,有以下幾個方面,而最主要是帶著情去講,家人不領情。

一、我剛得法時,很想讓自己的妻子、兒女也得法。因為我覺的法輪功就是寶,這樣寶貝的東西不叫家人得太可惜了。我這是帶著為家人的私去勸家人學大法的。那時我首先對妻子日磨夜磨,一有時間就講法輪功怎樣好,想叫她也來學。但說多了她反而反感起來了。現在查找起原因來,就是自己的情太重了,人中的情其實就是一種私,由於有私心自然會被宇宙的真、善、忍特性所制約,便沒有打動人的力量。

二、為了使家人認同大法的美好,沒有用正確的方法,總想以言詞取勝。在言詞上與別人爭鬥,就算講的別人啞口無言了,也只能證明自己言詞上的勝利,並沒有使別人口服心服,並沒有使人在心裏認同真理。當他們不夠尊重大法的時候,自己會惱怒的甚至拍起桌子來,自己心裏確實是想維護大法尊嚴的,但這種有違大法真、善、忍的舉動,本身就不能維護大法。因為其中有我許多的顯示心、爭鬥心、好勝心,這就變成是在維護自己,而不是在維護大法,只會破壞大法。而且過激的言詞也會傷害別人的自尊心,如果自己的言詞不能使別人覺的美好,再好的東西別人也不會接受。

師父在《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說:「大法的尊嚴不是靠常人的手段維護的,是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的真正慈悲、善的表現帶來的,不是創造出來的,不是人的行為、用人的手段創造出來的,是慈悲中產生出來的,是救度眾生和你修煉中體現的。大家整體上都修得好,世人就會說大法好,都尊敬大法。」「我們大法在世人面前也是這樣,有人說不好,你用常人的辦法跟他去辯論、你去堵他的嘴啊、如何如何,會越使矛盾激化。我們就自己表現得好,慈悲對待一切,你不用跟他去爭、去辯論,人有明白的一面,人的表面也會被感化,他自然就會說你好。」

這段話就像是專門對我說的一樣。要使家人認同大法,自己修的好不好是很關鍵的,自己修的好,自己不用開口講,家人也會感受到大法的美好,自己修的不好,家人就不會認同大法。例如,自己受迫害時,曾有過妥協,這些家人也是知道的,這些就會對他們有負的影響。他們心裏就會說,你都不夠堅定,怎能叫我相信。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會默默的影響著他們,他們也是為法而來的,其本性的一面也是明白的,其本性的一面也會為我們修的好時就高興,修的不好時就會看不起我們,因為修的不好時就沒有威德,就不能影響他們。所以才說家人是我們修煉的鏡子,自己修的不好時又怎能埋怨他們不信大法呢?

我還發現,女兒和我爭論時,她那種表情,尖酸刻薄的言辭,幾乎都是從我身上學去的,就像是我的翻版。我感到吃驚,因而決心改變自己的狀態,我首先給兒子寫了一封信,說前幾年辯論法輪功的事時,由於自己的自以為是和喜歡辯論,許多言詞過於尖刻,我發現言詞有時比刀槍更能傷害人,所以向你道歉。2005年我剛從獄中出來時,他都不和我打招呼,自從給他寫了這信以後,情況才有改變。

當自己有了上面的認識之後,我發現家人有了微妙的變化。例如,女兒從來對真相資料很反感,但最近我給她看2007年新唐人晚會錄像,她說很好,說晚會的背景比中國大陸的演出還要更中國化,說《威風戰鼓》的那個背景中國畫畫的可真好,說演得如此的好一定是集中了許多藝術家,說中國的藝術家都跑到紐約去了,還說兩個節目主持人配合的既幽默又莊重,她都禁不住笑了。

從家人身上確實體會到修煉的玄妙,想改變家人首先得改變自己,使自己真正慈悲於眾生,救度眾生,而不僅僅為了家人不受淘汰。當然要使他們完全同化過來,還差很遠,家人為法而來,也是大法把他們安排給大法弟子作為修煉環境而存在的,我除了以他們作為鏡子繼續修好自己之外,別無他法。

所悟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