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挽救了我的丈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因身體多病,帶著治病的心走進大法的。一年的學法煉功,使我認識到大法不是給常人治病的,而是修煉。大法是一部宇宙大法,使修煉人修成佛道神,返回自己真正的家。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被江××邪惡集團和惡黨迫害,師父被攻擊、誹謗,大法弟子受到非法鎮壓,我因和同修一起去省政府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拒絕在街道派出所的登記表上簽字保證「不煉功」和誹謗師父和大法,派出所便不斷上門騷擾,找單位領導讓我寫保證不修煉法輪功,如不答應,單位就開除工作。我始終沒有答應他們的要求。單位領導將我除名(開除公職)。我對他們表示:我可以不要工作,我不能沒有大法。我在那上面寫了「堅修大法心不動」並簽字。

可派出所惡警讓交書時,自己有了怕心,怕被抓,就交了幾本書,心想「應付」過去。這是完全錯誤的做法。

由於自己交了大法書,配合了邪惡,犯了大錯而不醒悟,十一月份,我修煉前患的類風濕犯了。由於學法少,對法理認識不清,沒有找到自己的問題所在,光在嘴上說「不是病是消業」,但面對難忍的疼痛、發燒、渾身沒有不疼的地方,心裏放不下,病情越來越嚴重,甚至不能學法煉功,連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家人也都反對我,更相信了惡黨的宣傳。其實當時我自己完全是個常人了,常人能不得病嗎?當時造成的影響很壞。

後來去醫院住院四十天。到最後打針、吃藥都不好使,扎針扎不進去,吃藥就吐,人從一百五十斤瘦成九十斤,一連高燒七天,吃啥藥也不退燒。

一天在昏迷中一個聲音告訴我:「信就信到底!」醒來後,我想,我還要煉法輪功,我要出院。於是我回到母親家,由母親照顧。當時我牙關緊咬,不能吃東西,只能用一個吸管喝奶,臥床不起。我學法時手拿不動書,一次只能看一頁。我捧著書,看著師父,淚如泉湧,我對師父說:「師父,我不怕死,但我沒看到大法弟子圓滿的那一天,我死不甘心。」師父的像放著光,激勵鼓舞著我。

在師父的安排下,我和同修取得了聯繫。同修給我送來了師父的講法、新經文等。這時已是二零零零年七月。我走了一段大的彎路。我閱讀了《心自明》、《走向圓滿》二篇經文,認識到我是大法弟子,我要證實法、揭露邪惡謊言,講真相救度眾生,這是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開始我一天寫一封講真相的信,請母親去郵寄。後來我要出去講真相,腳腫的要穿四十號大鞋,站起來半天直不起腰,渾身抖個不停,腳下好像有個小石頭子都能把我絆倒,可是到晚上出去做真相時我卻能上七層樓;郵信我能走十多站地。我不能上北京打條幅,也要把法輪大法好的條幅掛到公園的山上。那次我一口氣走了二個小時,完成了心願。

就這樣,不知不覺中我的身體一天天恢復了健康,身體好了。我決定回自己家。本想和丈夫、孩子好好生活、修煉,沒想到我丈夫提出和我離婚,他在外面已有家了。我想不通,在孩子不在家時我和他吵了起來。他說,你願意就離婚,孩子歸你,每月給你五百元生活費,但不能對孩子說此事,他每月還回來二趟;不願意你就死去,從樓上跳下去。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為甚麼要自殺?我一賭氣,就裝上真相資料要出去發,心想:我不怕抓,抓住更好。由於思想不在法上,我從樓梯上滾了下來,臉都蹭破了,自己爬起來,心裏說:師父,我知道自己錯了。

回家後靜下心來學法,師父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 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當然一下子斷了這個東西還不容易,修煉是個漫長的過程,是一個慢慢去自己執著心的過程,但是你得自己嚴格要求自己。」(《轉法輪》)我的心頓時敞亮了,不覺的委屈了,我選擇了大法,不要這個常人的情。我給丈夫的情人寫了一封信,告訴甚麼是法輪大法,大法修煉者要按真善忍做好人;並給了她兩份真相資料,讓我丈夫捎給她。我也在丈夫寫好的「離婚協議」上按了手印。從那以後,我丈夫每次回來我都和以前一樣,善待他,關心他冷暖、吃喝、替他打洗腳水、給他洗換下來的衣服。在孩子面前他還是好爸爸;在親友面前他還是好丈夫。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修的是真善忍,對誰都應該慈悲,他現在不是我丈夫了,也是眾生中的一份子,何況以前我也有很多做的不對的地方,所以我要對他更好。我的言行,不光代表我自己,也體現著大法弟子的風貌。何況一切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我的心徹底放下了。

慢慢的我丈夫回家的次數多了,最後他徹底回家了。而且從那以後他對我們同修都很好,知道修大法的都是好人。他已經退出了惡黨的一切組織。他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個寶。

我的生命是大法給的,我丈夫的未來也是大法給的。幾年來我按師父要求努力做好三件事,起到大法一粒子的作用,把整體裝在心中,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努力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指出改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