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因為自己不好的思想行為而影響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一個偶然的機會,發現了妻子有外遇。當時的我非常不理智,被邪惡敗物壓的幾乎喘不過氣來,腦袋裏塞的滿滿的,精神像恍惚一樣,心情真是沒法表達了。給妻子打個電話,告訴她我要離開她。當時的心情就是這樣的,並多次給妻子打電話,語無倫次的重複說著的一些話。妻子很不耐煩,後來乾脆的不接我的電話了。我的心非常的痛苦,是人中的情帶動人的就是苦,自己已被情所帶動的不理智了。真是痛苦的割捨……

修煉去人心的時候,真是苦。我的心雖然不能平靜下來,但一點點的趨於平穩。我又拿起大法書看,儘管我的心不能平靜,這也看出來我修煉中的不足之處。任何事情你不能從法上提高上來,就要在摔跟頭中提高。眼睛看著書,腦袋裏不好的想法,就是一個勁的往出冒。但我堅定的讀大法,來清除這些敗物。我也能認識到,是邪惡的干擾和破壞,但是在情的帶動下,人是不理智的。堅定我的正念,心中暗暗對師父講:無論再難我也要走過來。就堅定的讀大法,一點點的平靜下來,雖然我的心還不那麼的坦然。但是,已經比先前平靜的多了。雖然腦子裏還像是塞滿了東西,它們已經是比較弱了,我也不斷的堅定正念,在抑制這些邪惡的在情中變異的因素。

晚飯的時候,我和岳母講了這件事。岳母也是修煉的人,我沒有甚麼要瞞岳母的。岳母聽到後也很吃驚,但是不斷的點醒我,遇事要冷靜,不要衝動。當然,我有離開妻子的念頭,岳母也很擔心。但岳母更多的還是能從法上看待這問題。吃完飯後,我回到家中,心情難以平靜。就拼命的讀大法書,怎麼的讀,還是被干擾的很厲害。但在讀書的過程中,我的頭腦也越來越清醒。認識到這也是邪惡因素、宇宙中敗壞了因素對妻子的迫害。漸漸的我也清楚了:這不是妻子的本性所為,是被邪惡迫害下的變異的行為。我認識到這一點後,在發正念,鏟除其背後變異的因素對妻子的迫害,同時也清除那個人背後變異的邪惡因素。

我的心漸漸的平靜,我從法中看到了邪惡的變異因素對他們的迫害,同時也是在迫害我,看我對此事如何的看待。我清楚的認識到這一切之後,不再為這件事背後的邪惡因素所帶動。我也很清楚的認識到:邪惡想把妻子從此推出被救度的機緣。邪惡險惡的用心,在大法中暴露無遺。當我清楚這一切的時候,不再為世間的情所動,雖然不能那麼的堅定的做到。但我也在法中越來越理智起來。心想:不管怎麼樣,妻子和那人是被邪惡敗壞的因素迫害,宇宙最後走到敗落時的變異表現,我必須清除和歸正這一切。

我不再想同妻子離婚的事。儘管我不能完全的理智對此事。邪惡一直對我瘋狂的攻擊,它們想以此來毀掉我的意志。是呀,對於不修煉的人來說,真是難過的關。但我就是學法,發正念,在清除亂神,和監獄、勞教所關押大法弟子的一切因素的同時,就清理這件事背後的邪惡因素。因為邪惡是毀掉眾生的,我也清楚的認識到這一切,發正念時就清理它。一夜我幾乎是沒有睡覺,學法、發正念。早晨睡了一會醒來,已經清醒的多了。心中一念:無論妻子怎樣,我都不能把她推出去,推她出去,她可能再沒有得法的機緣,雖然她現在仍然是不認識法,但是以前畢竟同我一起修了近一年的時間,後來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我多次被迫害,她就走向了反面了。也許救她這一念就是大法賦予我的慈悲,同時我也在想那人也是要得救的,要讓他了解大法的真相。

我帶著善念來到妻子所在的城市,因為不斷的學法,已經很理智了。再不被那種邪惡敗物所帶動,我的心也非常的平靜,不再把那事看的那麼重了。其實我心性已經在大法中昇華了。妻子下班後,吃過晚飯。我平靜把她叫到身邊。妻子的心我看到她不是那麼的平靜,急促的說,有甚麼事你就說。她在聽著我說,要和她離婚的信息,她好像是做好了思想的準備。我平靜的說,昨晚一宿沒有睡覺,思考出一個問題:無論你怎樣,我都不離開你,只要你把事情跟我說清楚。妻子那種抵觸的情緒不見了……大法的慈悲又一次的觸動著她。我用常人的方式跟她親熱……這也許她沒有想到,沒有把她當作憎恨的人,還要對她這樣。妻子也在受感動,我只是讓她把事情說清楚。她向我講著這一切,但最後的緣由我聽出來,妻子沒有在我這得到愛。是呀!自從邪惡對大法弟子迫害以來,妻子也跟著同樣承受著迫害,而我多次被迫害,妻子也承受著苦難,家中人也同樣跟我承受著苦難。然而由於惡黨對世人的欺騙,把這一切的罪過都轉嫁到大法弟子身上了,這也是妻子對我怨恨的原因。

由於我被勞教後,沒有走正自己的修煉路,而走了彎路。在我被教養期間,妻子和我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經常的通電話。回到家中,我對妻子產生不好的想法,而這種想法在間隔著我和妻子,也因為這事經常的吵架,因為當時走了彎路,放棄了修煉,儘管那時自己邪悟了,還認為自己是修煉,但是已不能用修煉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經常的同妻子彆扭。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又走回了修煉。妻子被邪惡灌入的謊言毒害的非常深,再加之我所受的迫害,對她的壓力太大了,因為她是一個有工作的人,而且在工作中又非常的要強。這一切就像天塌了的打擊一樣,雖然我回來,我倆又陷入了另一種矛盾之中。我一直不能原諒她。後來,她就調了工作,離開我了。調走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學法輪功,給大法造成非常的不好的影響。雖然她學過,但是在邪惡謊言的欺騙下,真的被迷惑了,非常的抵觸大法,再加之我做的不好。她便對她能接觸的人講我學法輪功,她離開了我,影響許多眾生的救度。當時我沒有意識到,但現在我真的意識到了。

在妻子對我的敘述中,我清楚的知道,我對她的關心不夠,而產生對別人的依賴,但妻子對我說,沒有做越軌的事,還講了和以前我朋友的事是清白的。我看到她的真誠,我相信她。但是在這之前,我對她如何,我已經沒有了想法,唯一讓我想的就是:不管怎樣我都要給她能認識法的機緣,就是我不離開她。師尊在《轉法輪》(第四講)中的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我也看到了她的真誠,我看到她沒有欺騙我。

也許幾年中因為我不好的一念,對妻子不好的想法,也對妻子疏遠了。我倆很少有語言溝通,無論我想怎樣的讓她了解真相,她都是抵觸。也許邪惡就是利用這一點,來迫害妻子,毀掉她萬古得法的機緣。而我又不能在法上認識法,提高上來,影響了妻子了解真相,真的好險那。從這件事之後,我的一切不好的心放下了。在邪惡不斷的向我腦子中打妻子不好的那種想法之時,我就排斥:不好也是你們(邪惡)迫害的,我就是要清除你們,一次次的戰勝邪惡敗物的迫害,也很好的把這件事處理完。我能知道妻子的外遇,也清醒的意識到師尊要保護弟子。「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轉法輪》第七講)

妻子講述的一些話語中,她認為不能接受我的行為之時。我也真意識到了,在修煉中我有許多做的不足的地方。在做大法工作中我非常的投入,而忽略了妻子的感受。因為我每週到妻子那去一次,平時工作又很忙,在大禮拜休息的時候,在做一些大法的工作。這雖然是妻子的一些藉口,但我真的看到對妻子的關心不夠。在人這層理中,沒有圓容的更好,以至妻子對我有很多的意見,加之我對妻子以前的不好的想法,對她也不是很關心的。

在這件事很好解決之後,我和妻子的話也多了起來,以前一說話就崩,現在不一樣了。我也感到我比以前更加純淨了,我也把影響妻子的不好因素清理了,真是有天清體透的感覺。

在陪妻子逛街時,我意識到是我不好的思想和行為障礙了許多生命的得救。確實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甚麼事情都得做好,今天在世人的面前,可能我們不好的一點思想和行為,就能使一些生命不能救度。這也是邪惡在毀掉眾生,但是我們偉大的師尊,在給每一個生命機緣,同時在遇到事情之時,讓我們修好自己救度眾生。

在一段時間裏,我總是有這樣的想法:我的天體中,無論是甚麼樣的生命,不因為情而變異,從而掉下來。就是要在這個問題上純淨自己,讓生命永遠美好,不再因此而掉下來!

我們大法弟子真的應該修好自己,不再讓自己不好的思想念頭和行為,影響了眾生的救度!

一點體悟,不當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