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私情 在家庭環境中走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日】看了週刊263的這篇文章後,很想寫出這方面的心得,為甚麼呢?因為家庭幾乎是每個大法修煉者都要面對的,如同工作等社會環境一樣,我們修煉的心性如何會在這其中體現出來。常人有句話叫家庭是一個人的避風港,可作為修煉人,家庭不是我們人心的避風港,家庭瑣事都是我們心性的真實流露,小事不小,我本人在這方面有教訓,一路走來,隨著人心的不斷破除,家庭也越來越圓容。

我和丈夫是大學同學,他為人體貼細心,雖然他受無神論毒害不太相信神佛,但九九年之前他經常騎摩托車接送我去學法點學法,我那時經常節假日參加集體學法和洪法,他就一個人在家。

九九年四.二五後雖然學法點的周圍有便衣,但我們仍堅持集體學法並切磋進京護法之事,那時不斷有學員從北京證實大法返回,學員都主動去學法點學法交流,在嚴酷的恐怖高壓下,那個正念之場熔煉著我,讓我一次一次放下自我,進京證實大法。有時交流起來忘了時間,回家晚了,丈夫會望著窗外,擔心我的安全。

在我四次進京護法期間,邪惡也多次到先生單位騷擾,在我被非法勞教期間,還將他帶到派出所盤查,他承受了壓力和恐嚇。

非法勞教期間,因為根本執著沒去,受不了那種痛苦的壓力,我邪悟了,整天盼著出來和家人團聚過安穩日子。回到家後,又是三年沒學法,整天和先生遊山玩水,活的迷迷糊糊。後來我懷孕了,因為淪為一個常人,沒多久就流產了,當時真不知道為甚麼活了,這時有學員給我看了真相光碟並送來經文,師父的講法像一把重錘敲在我心上,看完所有的經文後,我知道「轉化」錯了,我要從新開始修煉。

先生得知我又開始修煉了,一反先前的關心體貼,動真格要離婚,限期讓我收拾好衣物,不是他走就是我走。我想這些年我也沒收入,家裏沒甚麼東西是我的,不能讓他走,我想先找同修借錢,租個房子,再找個工作,總能過的去。結果就在當天,他回家說,有朋友給我介紹一份工作。我知道這是師父的鼓勵,接著父母來電話讓我回家鄉去一趟(家裏人都修煉),我就回家鄉了,也帶去了真相光碟和經文。在父母家住了兩個月,他們本想勸說我的,結果都被我勸過來了。回來時,先生去機場接了我,沒再提離婚,而且在我回家鄉期間,他買了新房子,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又有了新的開始。

我上班有了工資,就買了電腦和打印機開始做資料。開始給他真相冊子,他就撕,後來慢慢講的多了,他也聽進去了,再後來單位因他工作出色要提拔他讓他入黨,被他拒絕了。他說共產黨迫害他妻子,他能在利益面前正確選擇,我為他高興。

下面我就談談心性方面的體悟:

一、凡事向內找,修去私情

在我們搬入新居沒太久,我發現丈夫和單位的女同事關係有些曖昧,不但一起吃飯,送貴重生日禮物,手機短信頻繁,在我妹妹被非法勞教我回家探望期間,還和她一起出去旅遊,事後還不以為然,我感覺被嚴重傷害了。之後總對他猜疑,想看他的手機短信,從表面來看,是他做的不對,可我忽視了一點,這件事為甚麼會出現?它針對我哪顆心來的?如果我的場純正,不好的東西怎麼能進的來?可當時執著心被觸及了,太難受了,不願向內找,只看他哪不對,還用傳統倫理來說教他,以發洩心中的不滿。那這種勸說表面是為他好,實際是維護自己的利益和感情不受損失。希望丈夫改正,自己的家庭和夫妻之情不就可以得到保全了嗎?希望改變別人而不想改變自己,這就不是修煉。那麼我的痛苦來源於甚麼呢?我對男女私情的執著,對美好感情的嚮往,像一個常人一樣對丈夫有種佔有慾和感情上的依賴,還有妒嫉心。回想做常人的時候就是把這些看的很重,用心維護的,現在真是正中了要害了,後來隨著心性的提高,對這些慢慢看淡了,這類事就沒再出現過。

還有一次,丈夫忽然得了前列腺炎,醫生說每個星期至少過一次夫妻生活才行。年紀輕輕就得了這種病,他思想壓力挺大,我當時悟到是我的色慾之心沒去,才使色魔鑽了這個空子,因為在高層次上是不應該有這種東西的,後來他去複診,沒事了。

二、修去私心,真正為他人著想

我從小到大一直是被別人呵護的,在校又是好學生,所以我極好面子,就是執著名,而且理所應當的接受別人對自己的關心照顧,很少能真正為別人考慮和付出,就是私心重。所以在單位在別人面前我儘量做好,回到家在家人面前就容易放縱自己的魔性,其實這時才是心性的真實體現。不能總是為了甚麼而做好,得真正從本質同化大法才是真修。

我以前總認為經歷了風風雨雨,我們做的都是大事,家裏這些雞毛蒜皮,我根本不重視,態度就是敷衍,心中就想著自己認為重要的事,其實就是在家庭這個環境中不實修。直到生了孩子,公婆幫我帶小孩,我發現正是這些雞毛蒜皮搞的我心裏不舒服,看不慣家人的種種種種,發正念心不靜,一點小事就動心,這些修煉初期就應修去的東西,我卻保留到現在。意識到了,真是汗顏,好像才會修。

這個私是舊的屬性,現在我不斷能意識到它,為公婆和先生及孩子著想,講真相也不像以前那樣硬灌和說教,能站在他們的角度理解,儘量本著為別人著想的原則平衡好工作、家庭和參加集體學法證實法的關係,整個家庭和睦相處,在向良性方面發展。

在我私心出來時,我會抱怨說我的家庭上有老下有小,真羨慕有的學員想去哪拔腿就走。可是這就是我的正法修煉之路,也是留給後人的參照。我知道自己差的很遠,謝謝師父讓我還有機會在法中不斷純淨自己,正自己,救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