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用神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一日】新年的前一天,到東北的一所大學去發真相資料,又一次感悟到了正念正行中法的威力。

同去的四個人,有兩位是明白真相的常人。我們背了一兜子真相資料,有《九評》、《解體黨文化》、《真相小冊子》、《給大學生的一封信》、《週報》、光盤等。四個人中只有一個常人去過這所大學校園,進出的路線也不太熟悉。但是,我們想這部份人(大學生)有朝氣、有活力,但卻是受邪黨文化毒害最深的一個群體。正值放假期間,許多學生在休息,如果他們拿到資料會有時間去看、去分析。另外,自己感覺裏裏外外走動的人多,環境有利於做真相。我們切磋後,認為應抓住這一時機。我們堅信李洪志師父、堅信法輪大法。用正念、神念,就是要救度這些學生,一定能成。

下午兩點,我們從南門進去,一邊走一邊看有合適的地方就做。教學樓、宿舍、食堂、鍋爐房、滑冰場、小樹上,路口等,只要有人出入的地方,方便做的地方就做。表面看我們和其他學生,員工沒有甚麼區別,輕鬆的在校園漫步,一會兩人在前、一會三人在後,有說有笑,可我們的心卻自信而鎮定。我們請師父加持,一定要救這裏的有緣人。大約走了一個半小時左右,真相資料也就剩個十來份吧。其中一個常人說:太累了,咱們回去吧!我和另一個同修對視了一下,說:咱們不能往回走呀!回去至少還得走一個半點,走回頭路不妥。我們只好往前走。

一會就離開了樓群,這時來過校園的常人說:前邊有個出去的大門。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在我們前方二百多米的地方,有一座單獨小二樓。我們想到小二樓把最後一點資料做完。來到二樓跟前一看,小二樓的右側是個自行車棚,我進去放了兩份資料,剛要放第三份時,另一個同修叫我一聲:「出來人了。」我順手收起第三份,同時發出正念:讓他有眼看不見,邪惡全滅。出來這個人穿的警服,看看我們又回去了。這時轉過樓頭看到一塊好大的牌子:「國安大隊」,我心剛有點動,「一個不動就制萬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閃在眼前。隨即心裏叫著自己的名字,你不要怕,怕的不是真的你,害怕的應該是邪惡。

這個「國安大隊」二樓周圍沒有建築物,周圍都是校園的菜地和一些灌木。菜地與樓前的水泥小廣場之間都是小碗口粗的鐵管立柱,然後用鐵絲拉的隔離牆。右側的菜地有一條小路。兩個常人緊忙朝甬路先進去,往前走。我和同修說走大路,可他倆已經進去了,我們倆只好跟著進去了。大約有二、三十米遠,「國安大隊」裏的警犬就開始叫,兩個掛燈籠的警察還看我們,周圍除了我們再沒有別人。前邊沒有出去的門,只好往回走。我們穩了一下心,索性對警察喊,「出去的門怎麼走?」他們告訴,從那出去往前走。

剛走出甬道來到大路上,惡警竟把那只警犬放了出來,兩個常人嚇得直叫。當時那狗呼一下竄上來,咬著我的羽絨服袖子,聞著裝真相材料的兜子。我和同修都發出一念:我們是來救度眾生的,請師父加持弟子,讓一切邪惡全滅。正想著,那條狗已經跑到我們身邊,沒有叫,只是在我們每個人的身前身後聞,聞著裝真相資料的兜子時,我們就說,「你不要咬,我們是來救度眾生的,我們是好人,要記住法輪大法好。」這狗似乎聽懂了,搖著尾巴,舔舔這個人,聞聞那個人,時而跑到草叢裏,時而圍著我們四個人轉。尾隨我們很遠,另一個同修說,回去吧,不用送了,謝謝你。我們一直走到另一個通向大門正路的路口,這隻狗才向相反的方向跑去。

我們幾個互相看了看,都鬆了一口氣。這時距大門還得有一百米吧!從我們身後呼的一下開過一輛「國安巡邏車」,直奔大門。到了大門口就停住了,從車上下來三個警察與門衛說些甚麼,並不時的看著公路上的行人。我說:「這是給人看的假相,我們都是頂天獨尊的神。我們一個心不動,甚麼車呀,人啊,狗呀全都白動。」真是「一個不動就制萬動」。兩個常人在前面,我和同修在後面,同修這個時候也在發正念。就這樣,我們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挺直了身板,在警察的面前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大門。

通過這件事我又一次感悟到法的威力。遇到事要用神念,也就是要站在法的基點上的一念。不要用人的觀念,也就是常人的觀念。這次即便是知道出口或大門。如果用人心,惶惶張張連跑帶躲。結果就不會是這樣的。所以只有正念正行才能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