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走上返家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一九九六年三月,我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之路。我想把自己得法之初的兩件事寫出來,提醒大家得真法、修大道來之不易,大法弟子們要堅定正念,珍惜師父給予的這一切。

一九九六年,我接觸到大法弟子,他借了《轉法輪》給我看。那一夜我躺在床上看,當我看完書時聽見雞叫了;不太記得書裏講的,但是有一種心裏說不出,也無法用言詞表達的舒服。合上《轉法輪》,我安心的睡了。

不知睡了多久就被一陣暈眩弄醒,想吐。我坐起身來翻開《轉法輪》,看著師父的像片,心裏說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悟到這就是師父為我淨化身體。以前我每年都會習慣性的犯頭暈嘔吐的毛病,如果不吃藥的話都得吐出來。這次,我卻一反常規,居然沒有吐。

看著照片上慈祥的師父,我不由自主就微笑。再次躺下後很快就睡著了,睡的可真香啊。

第二天早上起來全身都是病的症狀,痛到骨節裏邊去,發冷發熱還咳嗽,像是重風濕加重感冒的樣,卻沒影響食慾。心態出奇的好,好像整個世界都變得那麼美好,那麼和諧似的。幾天之後,全身輕鬆,就像脫胎換骨。

自從第一遍看完《轉法輪》,我明白了修煉人沒有病的法理。以後碰到點身體上的一些個難受,都悟到是在消業,沒有將難受放在心上,一般兩、三天就消掉了。直到有這麼一次,真正是觸及到了我內心,真正讓我悟到了一個法理,放下了一大執著。這一次就是腹脹氣的症狀,那氣盡在肚子裏邊絞,也排不出來。俯身、蹲下都得慢慢側著身體才能完成。我開始也沒當回事,兩三天過去了,一個星期過去了。我動心了:師父不是要我們多在心性上下功夫嗎,好像我碰到問題都嚴格按真、善、忍的標準去做了呀,怎麼回事?在家蹲下來做家務活時,那種難受樣自己都想別讓父母看到,樣子怪怪的,擔心他們叫我去看病。又是兩個星期吧過去了,還沒好。時間越長心思越複雜:我也沒當是病來執著,我想我也不是求消業而導致的。那麼為甚麼這麼久了還沒消掉,難道真是病來了,而我卻還當是消業,所以它就好不了?不可能的!修煉人沒有病!這一點我永遠記住的。

一個月過去了,時間讓我的念頭越來越亂,把造成這個狀態的可能性幾乎都想了好幾遍了,也找不到問題所在。最後,我突然間悟到,我一直以來覺的自己在這方面過的挺紮實的,那麼就讓我覺的我做的看似怎麼無可挑剔都不管用,就是要暴露我的執著心,看我怎麼對待。我在這麼長的間裏不是都有了很多念頭了嗎?這一個多月的思維反覆都證明了,我原來悟的都是膚淺的。那我就像師父說的一樣吧,都把它當成好事來看待。真把心放下不管它了。結果也不知道是幾天以後那個症狀消失了。

第二件事情,就是夢中堅定無懼的除魔與現實心理的恐懼。

在未修大法之前我做夢經常會夢到蛇,都是小蛇,不過在做夢時都會很驚怕。在記憶裏修煉大法不久後沒有夢到蛇了,覺也從此睡安穩了,我覺的很開心。一年多以後的一天晚上,在夢中看到有大蛇攔住去路,我居然沒害怕,用「金剛排山」的動作消滅大蛇,管用。接下來一連幾晚上也都夢到大蛇,有時是好幾條,擋在我回家的路上。在夢裏我一點也沒怕它們,有時還用手拎著它們的尾巴滅了它們。然而老是這麼夢下去,到了白天一想到夢裏見到的大蛇卻有點怕了,晚上煉功不敢關燈,總覺的身後有讓我害怕的因素。

這樣過了幾天,心裏虛虛的,晚上一煉功意識裏就有害怕,不煉就沒有。法也堅持學,功就是煉的少,加上一煉功就怕。我一度以為是附體,又擔心自心生魔會把它給招來。晚上睡覺夢中又得除大蛇,都怕睡覺了。心想怎麼每晚都有啊?這麼沒完沒了。想想自己不煉功的時候挺好的,哪有這種怕呀,一煉功就弄的心驚膽戰的;不煉就不會受這種折磨了。但是我不甘心放棄:不管怎樣我都要修!

有一天晚上半夜我突然驚醒,望著窗外明月,發現四周很靜,靜的讓我感覺到只有我存在。恍惚間有種非常強大的莫名的驚懼突然侵襲我的大腦,轉瞬的一剎那我感覺我的心靈在出竅,在失去理智……「這不是我,我不可以!」不知哪來的一絲念頭,馬上整個失控的思維竟驚奇的像潮水一樣退去。我的眼淚流了下來。緊緊抓住這一念,不停在心裏重複著,終於完全清醒並冷靜了下來。

那一刻我終於明白了,對於我來說甚麼是煉功招魔,我所遇到的這一切皆是因為我修煉大法,所以它就是讓我怕,我把這個怕當作我真正的思維了,它就加強,越來越強,讓我產生錯覺直至放棄修煉。這不是自心生魔嗎?夢中意識都是它們擋在我回家的路道上,那是「回家」的必經之路。哪有這麼容易就能回去的?悟到了,這種怕的心理從此也沒有了。

回想起來,都是師尊在幫我,因為那時我有一念是正的,師尊便幫我處理了這些不好的東西。想想得法真不易啊。有幸得大法,無以為報師恩,唯有堅修大法,才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感謝師尊,讓弟子得法走上返回家園的路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