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的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日】我是一個沒有文化的人,在我四十歲時得的法,我在得法前經常頭痛,而且眼花,看不清東西,所以想去配一個花鏡,到了賣花鏡的攤位,說要買花鏡,可賣花鏡的老闆說:大姐,你不用配眼鏡,你的眼不花,呆上一兩個月你如果眼睛不好,你再來吧?我覺得這老闆很是奇怪,為甚麼他有買賣不做,還把我拒絕了。

從那一天起,我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飯也吃不下,後來就去醫院看,體檢出來醫生說:你已經是脂肪肝了。從知道自己有病了,就不安,天天去檢查,越查病越多。說胃也不行了,每天吃飯吃不到半碗;腿也腫了,後去醫院檢查,又說我得了肝腹水;家人知道後都著急,腹水後輸液都輸不進去了,很是難受。回到家後,整天躺著,自己覺得自己已經不行了,就把丈夫叫到屋來,告訴他:我走以後要把家和孩子照顧好……。丈夫聽後也是泣不成聲,從此家中是一片寂靜,失去了從前的溫馨。

一兩個月後,見一直不好轉,我就出門看看、走走,那時的我已經對生命不抱甚麼希望,把一切都看的很淡。可是有一天,我遇上了一個人(法輪功學員),他告訴我,學法輪功能幫我祛病健身。我是一個很固執的人,不信這個。後來,我抱著治病的心去學法輪功,煉了兩天,感覺還行,我就每天早上和晚上煉。有人說光煉也不行,還得學法。我說我不識字,我看我不行,後來就離開了煉功點,去廣場鍛練。我一邊跑,耳邊還一直放著法輪大法的煉功音樂,我回頭看了看,也沒有煉法輪功的呀!?感覺很是奇怪,我到練晨舞那兒看看,過去一看,看見練舞的人都十分的骯髒、不純,我看不下去了,我就走了。經過煉法輪功的煉功點,看到這裏的人個個都非常漂亮,我想:怎麼這的人這麼好,和那些人不一樣呢?我又問煉功點的負責人:我沒有文化,我還能學嗎?負責人說:那你先聽學員們念吧!

從此,我每天晚上堅持去聽,越聽越好。聽了兩晚上,在回家的路上就忍不住哭了,這麼好的法,我卻學不會。又遇上一位煉法輪功的大學生,我說:我能學會嗎?他說:那你想學嗎?我說:我當然想學,這麼好的法。他說:你想學就一定能學會。我聽後覺的不可思議。他又說:七八十的老人都能學會,你肯定能學會,放心!回家後,我就讓丈夫教我識字,丈夫說:這怎麼可能?三百多頁的書,你從哪兒下口,怎麼可能?我說:你就教我吧。他還是不教。我說:我求你了,你要不教我我就給你跪下。丈夫一聽忙說:行行行,我教你。從那天開始,丈夫教我一個字我就記住一個字,後來,我每天拿著書去學法點跟著同修們看,回到家丈夫還繼續教我到十二點多。

有一天中午睡覺,在睡夢中看到:西南角上有一個人拿著書──《轉法輪》,那個人念書,念一行,一行就進入我的眼睛裏。睡醒後我也不在意,到了晚上,我又去學法,回到家後,丈夫念一句,我就念一句,丈夫停了,我還在自己念,一直把這一段念完。丈夫在一旁都愣了,看著我說:真神了,你怎麼會念了?我說:我會念了?他說:是啊,我沒教你,你自己在念。從那以後,我看見書裏字都是凸起來的黃色的字,我的眼也就越來越好了,看清了。以後天天學法。

半個月後,我就開始消業,早晨一煉功就吐血,越吐心裏越輕,吐了幾天就開始吐黑血,可是我也天天堅持去煉,到後來就吐白沫。每次一煉功就吐,那我也天天煉。突然有一天,晚上就動不了了,開始發燒,渾身上下都疼,燒了一天一宿,早晨四點我還去煉功,丈夫不讓我去,那我也去,我就爬我也得去,後來煉完了,也就不燒了。消業之後,我的身體變的非常健康。

到最後我才明白,配鏡子的人為甚麼不讓我配的原因了,我想那時師父都在管著我,不讓我配是讓我以後得法。

現在家裏人看到我變的這麼好,一家人都開始學法輪功了,整個氣氛也都不一樣了,我已經學法九年了,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的生命,讓我又擁有了正常人甚至超過正常人的身體,我們一家都很感激師父,我們會一直堅持下去的。

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母親口述,女兒整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