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神奇的是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2日】我自小在鄉鄰和同學中就被大家公認為有點神奇,因為從我記事開始便經常能看到另外空間的人和動植物,鬼和一些低靈動物也能看到,但它們好像怕被我看到,總是快速的躲避我。

我二姐一歲多的時候,曾被筷子戳了眼睛。有一天(我上小學的時候),媽媽和別人提起這件事,我覺的媽媽把驚險的地方落下了,便饒有興趣的說:「你忘了,火車正在到站呢,你抱著二姐在車前面就跳過去了,離火車才一米多遠,司機探頭要罵你呢!」媽媽一下也想起來了,忽然又感覺不對勁,驚訝的問我:「你怎麼知道?」「我看到了唄。」我說。雖然讓人覺的不可思議,但我的的確確是親眼看到的。那時我媽正懷著我呢。

我上學的時候,學習非常好,初三的一天晚上,我夢見了一位白鬍子的道士給我算卦,說我沒有考學命,即使考上也會被擠下來的。(這位道士我曾多次夢到他,我知道我在轉生時曾經修煉過,他是我那一世的師父。)結果初升高的時候,我出乎意料的真的就沒有考上中專(那時我們林區中專很難考)。第二年我又重讀了一年,臨考試的頭一天晚上,我夢見進考場考數學,其中一道幾何證明題,我左一道線右一道線的把自己給連糊塗了。第二天第一科考的就是數學,發下卷子我便拿起最後一張看最後那道大題。天呀,果然就是夢裏的那道題,昨天夢裏像是在演出,現在就像是放映膠片一樣,我真的是左一道線、右一道線的把自己給連糊塗了。最終還是沒有考上中專。

96年時,我渾身是病的母親開始學大法,這之前,多種重症纏身的母親每天最少得吃8片「去痛片」,可是學了大法後,她一片藥也沒喝過,不是刻意的不去吃,而是身體舒服了,不再難受便想不起來吃了。由於母親的巨大變化,我和母親周圍的很多人都開始修煉大法。97年的一天,我正在家裏抱輪,肚子裏忽然有個聲音問我:「假使有一天不讓修煉大法了,修煉大法的就被抓起來,甚至你母親也被抓了,那時你還學不學?」我的思維在腦裏回應著它:「我一定會學的,母親被抓是母親的難,我一定要修得圓滿。」肚子裏的聲音好像是非常滿意,又告訴我說:「你雖然已開始修煉了,可是你的修煉機緣並沒有到,將來會發生一件大事,那時你的修煉機緣才真正到了。」

以後這兩年,我學法總也是緊張不起來。而且一處對像的時候,幾乎是難得看看書,學學法的。98年的春天,男朋友家商量著收拾房子結婚的時候,我來病了,到醫院做了全肝功檢查,乙肝呈陽性、三個加號,一比六十四,醫生說是最重的,看我當時的情形,很可能得的是肝癌。那時我整天的吃不下飯,肝區疼,還噁心。男朋友當天便毫不猶豫的跟我斷了。我既傷心又恐懼。當天晚上,母親拿著《轉法輪》放在我的枕邊,對我說:「假使真的得的是肝癌,我們就算是傾家蕩產,也治不好的,唯有你修煉,師父才會給你延長生命的。」我沒有看,我只是想哭,想一陣、哭一陣的,也不知甚麼時候睡著了。第二天我醒來的時候,我感到哪都很陌生,我不知道自己在哪裏,不知道自己是誰,看到了父母也想不起來是誰,我嚇壞了。最後,我的目光落在了枕邊的《轉法輪》上,我迫不及待的拿了起來,當我讀到吃飯的時候,我已經甚麼都想起來了。又隔了三兩天,我的身體便完全恢復了正常。我知道,是師父為我延續了生命。

這以後,我雖說是每天都在學,可依然是感覺著精進不起來。直到99年7.20,鋪天蓋地的打壓一股腦的對向了法輪功,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我的修煉機緣到了。」在艱難的證法歷程中,我也經歷了太多的神奇的事。有一天,我在家照看兩週歲的小外甥,小外甥趁我不注意,偷著玩起了電,把一個用電器的插頭都給電掉了,隨著一聲「嘭」的劇烈響聲,一個大火球冒了出來,小外甥從火球後面大哭著跑了出來,舉著小手,小手整個都是黑的,我趕緊抱起了他,讓他快說「法輪大法好」小外甥便一遍一遍的說著「法輪大法好」。這時,我細一瞅他的手,只有手心起了一個大泡,問他疼不疼,他說不疼,也不害怕。當天晚上,他的小手便變回了正常顏色。我不敢想像,如果我的小外甥不帶著護身符,不說「法輪大法好」他的小命……還有他的小手……會怎麼樣呢?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前段時間,我們地區的彩噴出現了「故障」,打出的彩色總是有這樣色,沒那樣色的。後來,我們便送到了修理部去修,可是修了二十天了也沒修好,當我們搬回來的時候,所有的顏色(包括黑色)都打不出來了。我和資料點的同修先向內找自己,接著又一起發正念,我再試試機器,依然打不出來。這時,資料點的一個同修說,「師父講法中說,萬事萬物都是為法來的。我們是,他們也是,我們不能一天不看書學法,他們不也是嗎?彩噴這次離開我們二十天了,二十天沒有接觸到法,他一定是非常想聽的,我們還是先學學法吧!」我們都說好。於是另兩個同修換班的念《轉法輪》,我繼續的調試機器。不一會兒,彩噴漸漸的能打出來了,只是顏色不太正,而且總是有一樣顏色近乎沒有。但是打黑色是不成問題。第二天,我必須得要打一些真相粘貼,缺顏色也不漂亮呀,我打幾張一清洗的也沒用。我便停了下來,對彩噴說,你一定得好使起來呀,好好的配合我吧,我修成正果,絕不會放下你不管的。我忽然想起了「為你而來」那首歌,我便一便一便的唱了起來「躍過千山萬水,我一次又一次的為你而來……法輪大法好啊,法輪大法好,切莫相信那欺世的謊言……。再一打,彩噴的顏色全了,又打了幾張,顏色便完全恢復了正常。我激動的不知如何是好,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是啊,我們的使命就是隨師正法,我們也是為了挽救眾生而來呀。

現在修了這麼多年,想想修煉前的自己,算甚麼「神」呀,茫然的活著,為了甚麼都不知道。而步入了大法,才知道了甚麼是神奇。人的生命有多麼的珍貴。我一定要跟上正法進程,跟隨師父走好最後的每一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