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生哪一世您曾經是我的親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3月6日】距離我家約2公里外有一塊大草皮,我是那裏的常客。我喜歡在那兒讀《轉法輪》。那裏有個眷村,裏頭大都住著一些民國38年時隨國民黨到台灣的老兵。每回到那裏停好摩托車時,經常會有些老先生經過我身旁。我總是大聲的說:「伯伯您好!「他們也都回我一個高舉的手勢,親切的回應:「你好啊!」

今天讀書讀到一半休息時,瞧見一位個子很高,穿著中山裝的老先生,我微笑著向他問好。他問:「你在看書啊!」我隨即走過去,讓他看我手上的書,問他:「伯伯您知道法輪功嗎?這是其主要指導的書籍。」伯伯說:「我在電視上常常看到啊!這我知道,全世界就唯有中國大陸不讓煉。」我對他說:「是啊!99年時江××為了維護他的政治利益,殘酷的開始迫害這群修煉人,其實這群人只是平靜祥和的在修心健身。」伯伯對我說:「人多了嘛!為政者要害怕的。」我問伯伯:「非人性的打壓已經6年多了,我認識的一個中國朋友告訴我他曾經在獄中跟法輪功學員關在一起,他對我形容這些法輪功學員時,說了三個字──『好樣兒!』因為他見到他們總是祥和的,沒有仇恨的對待著折磨他們的警察。伯伯您想想哦,如果這些學員真的像江某所擔心的,怎麼可能長達6年多來都是這樣平靜的、祥和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頻頻勸善講真相呢?」伯伯說:「是啊!是啊!」

我隨口問伯伯:「我們一起來煉第一套功法好不好?」他回答:「我昨天剛從醫院出院,我得肝臟腫瘤。」我說:「真的啊,可您的氣色精神看起來都很好的,我們一起煉,這一套功法一上來就將百脈打通。好不好呢?」於是教了他一遍,我們就開始跟著煉功音樂一起煉。伯伯已經82歲高齡了,所以在煉功中我不斷的鼓勵他,只見他非常認真的,全心全意的學著,沒有絲毫的分心。

當我們煉完時,我顧慮他剛剛動過手術,將墊子放在冰冷的涼亭的椅子上,請他休息一下,他不斷的謝謝我。我把手中的《轉法輪》送給了他,請他每天都記得看看這本書。起初他拒絕我送他書,我問他:「您是不是嫌棄我把書看舊了呢?」他急忙解釋,掏著口袋要給我錢。我笑著對他說:「這本書可是無價之寶哦,您得給我多少錢呢?您就收下吧!我相信哪一生哪一世您曾經是我的親人哦!」這回伯伯樂呵呵的大笑著說:「我相信我相信啊!我就收下吧!」他握著我的手對我說:「你的手掌渾厚,我看的出來你的身體非常的健康,體內的中氣十足。」我笑著告訴他我曾經是弱不禁風的,到我學了法輪功後得以脫胎換骨,是法輪大法賦予我全新的生命!我們相談甚歡,我抄下我的電話給他,他緊握著我的手,我們在彼此愉快誠摯的祝福聲中道別!

我相信緣份,也相信他可能曾是我前世的親人。即便不是親人,也肯定有著某種緣份,否則就不會有這場相見了。今天我將最偉大的佛法──法輪大法告訴了這位梁伯伯。他在臨走前又告訴我一句話:「你是給了我最好的禮物啊!」我開心的笑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