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姨的得法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9日】

緣歸聖果

尋師幾多年,
一朝親得見,
得法往回修,
圓滿隨師還。

──《洪吟》

2001年下半年我被惡警非法關押進市拘留所裏。在那裏,我認識了一位女同修曹姨。該拘留所的幾位所長對大法弟子持同情態度,都看過《轉法輪》,我們幾個同修都能在號室及院內煉功、學法。我和曹姨平時在放風的時候可以見面,我們倆交流的時候她對我講了她得法的過程。

曹姨已經40多歲了。她出生在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從小她就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耳朵經常能聽到有人在跟她說話,可身旁並沒有人。她覺得別人或許和她一樣也能聽到有人講話,所以並不在意。結婚以後,她和丈夫的感情並不是那麼融洽,她為此而苦惱,而伴隨著她的更大苦惱就是那個多年的「秘密」──那些神秘的聲音經常迴盪在耳邊,揮之不去。

「你來人世,如同住店,匆匆而來,匆匆而去」、「你將要在佛門中修煉」等等。有時候那聲音叫她甚麼時間到甚麼山上去,如有遲疑,她的丈夫必定會無緣無故的打罵她或趕她出門,走投無路的她也只好按照那聲音吩咐的去做。時間長了,總結出了經驗:平時自己省吃儉用省下的錢就是給下次出門時準備的路費。這樣年復一年,峨眉山、五台山、崆峒山、華山……整個中國的名山大川都讓她跑遍了。每次上山都是進廟,而且她也經常在廟裏住。

有一次那聲音告訴她去崆峒山甚麼甚麼地方。她去了。當她到那的時候,發現已經有兩排道人站在那裏等她了,其中一人將她迎入觀中叫她一起念經。有一年曹姨上了峨嵋山,但是這次上山卻與往常不同──她已經下定決心出家為尼。老尼並沒能被她的那顆誠心所感動,反而勸她下山。她正在一個湖邊痛哭不止的時候,突然從天上落下一團如明星般的亮光,下到離湖面有一尺多高時突然消失了,她好像心有所悟,帶著一種莫名的喜悅回家了。慢慢的曹姨發覺竟是觀音菩薩在一直對自己說話,而且長期與她以姐妹相稱。

一次她按照吩咐又去了崆峒山。那天特別地清淨,她進到佛殿給佛祖上香,正跪下,突然聽見跟她說話,讓她抬起頭看佛像左邊的一個人。她想自己是個凡夫俗子,怎麼能看佛祖呢!正遲疑間,又聽見讓她抬頭的聲音,於是就把頭抬了起來,看見一個高高大大的一個人。

這次又帶著疑問下山了,以後曹姨經常聽到讓她找師父、修煉之類的話,她也漸漸明白佛祖讓她看到的那人就是要找的師父。隨後的很多年裏她一直在苦苦的尋覓。

1998年的一天,曹姨突然聽到那聲音又跟她說:「你所要找的師父已經出國。」一次她去鎮子上趕集,路過一個煉功點,看見一些人正在煉功,旁邊掛著一條很大的橫幅,上面有許多圖片,她帶著好奇心走了過去,欣賞那些圖片,當她看到一張照片時(是師尊在香港大屹山的照片),突然眼前一亮,「這個人好面熟啊!好像在哪裏見過。」她心裏正犯嘀咕,又聽說那些煉功人要放錄像,於是她也參加了,她越聽越震驚,因為錄像上所講的話,那聲音也曾經告訴過她,等到錄像放到第七講時,她猛的想起當年在崆峒山她抬頭看的那人,這不就是自己找了多年的師父嗎!當時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

就這樣曹姨得法了。她深知這部法的珍貴,在以後的日子裏,自己精進的同時,還將法介紹給家人,使母親、哥哥、嫂子們都得法。

99年迫害開始時,她絲毫沒有動搖,只不過對中央的決定感到困惑。隨著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去北京證實法的弟子越來越多,曹姨和娘家人也決定趕赴北京證實法。剛坐上車,聽到消息的丈夫追上了她,並怒氣沖沖地將她拖回家,反鎖在房子裏。她心急如焚。當天晚上忽然刮起了大風,竟將她家的後牆吹倒,就在這時她從房門的活頭(本地人習慣在房門上面留有兩扇窗戶,稱為活頭)鑽了出來,孤身一人上了北京。她被惡警綁架到本地駐京辦,看到娘家人也都在這裏。他們一同被遣送回本地。接下來就是非法關押、罰款。

第二次她又被惡警綁架且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體檢的時候,由於她的正念很足,血壓突然升高,致使勞教所拒收。出了勞教所,她的血壓又奇蹟般的降了下來。惡警對此很不甘心,將她非法關押在拘留所。

我在被非法關進拘留所的時候她已經被關了幾個月了。有一天她突然感覺到自己不能在這呆了,並且想要絕食抗議迫害。由於擔心絕食會被別人說大法弟子自殺,給大法抹黑,於是就問到我。我當時對她說:「這種行為只是對邪惡的不配合,並不是甚麼自殺。」她絕食三天以後,拘留所裏的人害怕擔責任,就叫來了醫生給她做體檢。她便發正念讓自己的血壓升高。做完體檢後,醫生嚴肅質問所長:「她的血壓是240,你們怎麼能把病情這麼嚴重的人還關押在這裏呢!」當時醫生就開了一張病情單。這樣她走出了拘留所。

幾年過去了,我和曹姨再未謀面,彼此都在走著各自要走的路。每當回想起曹姨,就深深感覺到師父苦度眾生的艱辛及這部法的偉大。只因曹姨不識字,當時我就答應她要替她整理材料。幾年過去了,她講的很多事已經忘了,現在拙筆代寫,希望重要情節沒有遺漏,也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