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一月二日】我寫這篇文章的目地是希望通過講述我得法的歷程,激勵那些在修煉多年以後,或許有些懈怠或是忘卻了修煉初期的熱忱的同修們。我希望通過我的故事提醒同修我們有多麼幸運,在修煉過程中,師父為我們所做的太多太多。

我從幼年時就開始思索人生的意義。我總是希望能更接近自然,去了解事物深層的原因和宇宙中萬事萬物的規律。我相信,除了呈現在我面前的一切之外,人生中一定有更多的內涵,可能人人都曾經有過這樣的想法。當時也許是一種孩子氣的以自我為中心,也許不是,不過我一直認為命運中有偉大的事情在等待著我。

我長大一點並開始熟悉這個世俗社會的運作方式後,我變得越來越悲觀,非常擔憂自己可能永遠也找不到生命的真義。黯淡的前景令我憂慮無比,每天折磨得我簡直透不過氣來。到我11歲時,我對這個世界,對生命所展現出的空虛非常痛恨,我的健康狀況開始變糟。13歲時,我過度酗酒、吸毒、販毒。我的生活方式導致我接受了許多變異的觀念,我完全接納共產主義理論,甚至閱讀共產主義書籍。同時我堅決反對傳統道德,尤其是傳統正教。漸漸的,我不再相信世上還有對錯之分。

我剛滿14歲不久就被家人趕出了家門。那時我因為飲酒過度,胰臟已經有些毛病。每天我不喝酒就沒法支撐下去,幾乎完全成了一個廢人。我的思想變得非常複雜,被各種亂七八糟的觀念充斥,以致我根本無法在學校度過完整的一天,上課時也不能保持清醒。對其他人來說最簡單的作業題我也無法完成。

那時,我知道自己必須改變生活的方向。我開始更沉浸於精神追求中。雖然我頭腦非常不清醒,我認識到自己非得找到一條出路,以達到心靈的自由,去掉自己的各種觀念,以天人合一的方式和諧的生活。同時我想我必須自己闖出這條路來,這樣和我有同樣麻煩的人就不用再承受同樣的痛苦掙扎。可問題是,我對如何實現這一目標感到一籌莫展。在我的人生經歷中,我接觸了不少新時代的理論和宗教哲學,可是沒有一種讓我覺得是深邃、真正的真理,所有這些學說都不能觸動我的心。

儘管當時我已經開始走回正軌,我仍然時常擔憂自己可能永遠也找不到生命的意義。我的健康問題也困擾著我,包括以前吸毒留下的長期後遺症。我和家人的關係總的來說很糟糕,我好幾年和我的父親幾乎沒有任何對話,同時,我還在做著各種墮落的事情,有些墮落的行為對我來說是十分痛苦的回憶。

就在這時,我十五歲這年,我的一位朋友向我介紹法輪功

我至今仍清楚的記得我開始讀《轉法輪》的那天晚上。當時我處於非常氣恨的心境,感到非常憤怒和嫉妒。因為我當時沒有別的事可做,我拿起《轉法輪》開始讀第一講。書中講述的原則深深撥動了我的心弦。儘管很多詞彙我還不能理解,我卻感到書中有一種東西讓我感到親切熟悉,讓我感到安慰。我讀完第一講後,有一種以前從未有過的不同尋常的感覺。那是一種真正的寧靜,發自內心深處的滿足。短短幾個小時之前幾乎要吞噬我的嫉妒和氣恨已經無影無蹤。那天晚上,我睡得很香,是我一生中最安穩的睡眠。我生命中的一部份理解到我不必再擔心自己找不到生命的真義了。我好像覺得千年的等待終於找到了歸宿。我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家。在接下來幾次的看書過程中,我的感受更加超常。當我讀書時,空氣更甜蜜,我周圍的一切都發出白色的光,同時我感到自己的思維變得博大和寬廣。我想一定是師父在鼓勵我。

當我最終決定義無反顧的走上修煉大法的道路時,我開始體驗到《轉法輪》中所描述的許多現象。我的所有疾病在極短的時間內完全消失。在下決心成為大法弟子,並開始學習煉功和發正念的一週之內,我遇到一起車禍。當時一輛SUV(運動型多用途車/越野車)撞向我的車門,我就坐在被撞的車門邊,車門被壓碎,車窗玻璃被撞得粉碎。我當時既不擔心也沒有受傷,雖然事故剛發生後有幾分鐘我一直從嘴裏吐出玻璃。

我得法後,我以前的朋友們常說我看上去比以前年輕多了,我的臉也比以前更容光煥發。

我和家人的關係也終於得到改善。特別是我和我父親的關係的轉折點就是我第一次向他講述法輪功的時候。雖然他是一個非常嚴肅、沒有任何精神信仰和宗教信仰的人,他和法輪功有一種無法解釋的非常親近的緣份。他看到我的巨大變化後,非常支持大法,甚至有時資助我做大法項目,並負擔我參加法會的往返費用。

我得法後的第二年,成為班上的優異學生,提前一年從高中畢業。僅僅兩年的時間,我生命中的變化翻天覆地。我從一個幾乎退學的學生,從一個與家人生疏冷漠的孩子,從一個每天酗酒,沉迷於各種墮落行為,同時又自私,嫉妒的青年,成為一名大法弟子。師父真的是把我從地獄中撈起,從生命的最微觀更新了我的生命。

有時,我在修煉中有些懈怠時,我注視著城市中的茫茫人海問自己:為甚麼在數十萬人中,我是在這裏極少數得法的人之一呢?或許在還沒有得法的人中有人在證實大法方面能比我做得更好?我審視自己這一生的歷程,我很難理解一個像我這樣犯了這麼多錯誤的人能如此幸運的得到大法。我想知道是甚麼使我配得上如此殊榮。我在記憶中想起唯有實現自己救度眾生的史前大願我才配得大法,成為大法中的一員。大法弟子被賦予這樣的殊榮並不是因為我們自己如何,也不是為了我們自己,而是為了所有那些等待我們去救度的眾生。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5/12/26/68343.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