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我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3日】我原來是一名居士,我母親生性慈善,是個非常樸實的家庭婦女,我們兄妹幾個都比較本分,心地善良,自我出生後,我父母沒有工作,年紀又大,生活來源主要靠哥嫂們贍養,家境和自身各方面的侷限使我從小自卑,覺得不如人家聰明、好看、能說會道,雖然我從不去與人爭甚麼,但是心裏還是不平的,我除了本身老實本分外,其他啥也不會,我不會見人奉承,說好話,所以單位表揚、評先進之類的好事都輪不到我。我自小多病多災,很小就有頭暈病,發作時只能躺在床上,頭稍一動就感覺天旋地轉,嘔吐不止,等我長大點又多了一個頭痛,那個神經痛起來,真是要命,而且沒有針對性的藥物治療。另外我成人後,小時得的咳嗽病又發展成支氣管炎,成日成夜的咳嗽,影響人家休息,每年10月中旬到來年5月,我不能吃任何海鮮,也不能吃有刺激的蔬菜,一次偶然感冒,使我得了心肌炎、心臟早搏,總之,沒有得法之前的我,被病痛折磨得欲死不能,我常想,我來到這個世界對社會對家庭一點好處也沒有,還增加家庭負擔,給別人添麻煩。為了擺脫多災多難的命運和疾病的痛苦,我執著於求神求佛求福報,我希望有個好點的後半生,於是拜常人間和尚做師父,念經頌佛求福報,附體講話我當作菩薩講話。

97年9月有一天,我哥哥拿來《轉法輪》,還有老師煉功圖片告訴我,他們單位裏好多人煉這門功法後身體都好了。我當時將信將疑的講,我們是修佛的,修了好幾年了,只聽說,修佛念經,沒聽說修佛煉功,我哥講,這門功是好的,現在的問題是,如果修法輪功這一門,我們以前修的是不是白修,如果確實是像李老師講的,我們以前修的好的保留,壞的去掉,那麼當然修這一門好,這一門師父還在世,最後商量好等看看書再決定。

輪到我看《轉法輪》時,已經快10月底了,讀了一遍,我從心底裏認可了李洪志老師,我覺得老師講的道理似曾聽過,但又未聽過,最後我們一致同意修法輪功。李老師在《轉法輪》第14頁裏講「在單位裏,在社會上,有的人可能說你壞,你可不一定真壞;有的人說你好,你並不一定真好。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

看到此,我感動極了,世界上只有李老師認為我這種人不算壞人,而自己卻弄不明白我究竟算好還是壞,說我好,我評不上先進,得不到表揚,那我肯定是不好;說我不好,我不知自己錯在哪裏,我不與人爭,不拍馬屁,不人前一套,背後一套。

自從我明白我是個有救的人,我立志要做個好人,要做一個更好更好的人。我從此像換了一個人,我不再自卑,心情愉快,我不再為吃一點虧而耿耿於懷,不再執著表揚、先進等。尤其當我煉靜功時,法輪從我身上轉到頭上,這時頭有種熾熱的感覺。

通過學法、煉功,我長年的頑固性頭暈、頭痛從此不治而癒;還有那支氣管炎、心臟早搏等都好了,以前不吃海鮮,後來啥都能吃。

99年7月20日,江××鎮壓法輪功,我驚呆了,我不知道那些宣傳是怎麼回事,為啥我煉得身體越來越好,腦子很清醒,一點精神病症狀都沒有,甚麼死呀、升天呀,我沒有,而且也沒給過老師一分錢;以前我到廟裏去,隔三差五捐錢,從來沒有人批判廟裏斂財,也沒人採訪。99年7月20日後,電視台不停宣傳,我有點疑惑,沒堅持煉功,到11月天轉冷了,有一天突然間支氣管炎發了,來勢很猛,胸痛,氣吸不上來,不停咳嗽,接著心臟早搏也跟著復發,我不再猶豫,馬上煉功。電視中自焚的那個王進東,煉了三四年,腿還不能雙盤,我感到奇怪,我的腿在煉功點上也算硬的,煉了10個月也盤上了,還有老師明確告訴「煉功人不能殺生」,為啥非要殺自己,而且還跑到天安門去殺,我當時想,假的!

那段時間雖然謊言鋪天蓋地,但我堅信老師、堅信大法,修大法沒錯,做好人沒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