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見善惡有報是天理 全家修煉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4日】我爸爸是50年代以前的老幹部,在文化大革命受盡了迫害,批鬥、遊街、掛大牌子、戴紙帽子,鉛絲套在脖頸上,勒進肉裏一寸多深,長幾寸長疤。全家人都受到了株連,連我八歲的妹妹都沒有放過,硬說我妹妹在去給圈在外面牛棚裏天天挨批鬥的父親送飯途中,偷了人家一條褲子,用飯盒帶回家。妹妹受盡了委屈,挨了母親打。其實,飯盒根本放不下一條褲子。晚上批鬥父親,白天批鬥母親。硬說母親貪圖妹妹偷的褲子,硬說母親偷溫某某一隻雞,並在這誣陷上大做文章。

鄰居高某某是當地流氓地痞,哪次運動都是幹將。打土豪、分田地時,在大庭廣眾面前把富農太太衣服扒光,用燒紅烙鐵燒灼陰部,把肉都烙焦,其殘忍的場面伴著嚎叫聲,慘不忍睹。「文化大革命」中又是他出風頭的時候到了,用最卑鄙無恥的做法整好人。他把當地最有名的老中醫揪出來,又打又罵,跪石子,戴30多斤的大木牌子遊街,無惡不作。然而,這次,他作惡時間不長,突發暴病而亡。老百姓都說「幹壞事,缺德天報了」。

共產黨的無神論是永遠站不住腳的。1971年縣裏直接給父親落實政策,恢復工作,恢復黨組織關係,召開群眾大會,報告上級落實政策的精神。父親神情僵滯,像甚麼也沒發生一樣呆板。有一天,他把我們兒女叫到一塊,沉重地告訴我們仨,「一定不要參與政治,子子孫孫不准入黨。」父親母親都用傳統觀念來教育我們,講究積德積善,讓我們多看孔子的書,對人處事和氣善解,善惡有報。

我們全家人1997年有緣喜得大法,全家人都修煉法輪大法。母親得法那天,激動萬分,熱淚盈眶,引導全村人幾十人在我們家院子裏一起煉功。每禮拜天,大家坐下來談煉功心得,母親40多年的哮喘,行醫的兒子精心治了20多年沒見效果,然而,煉法輪功後不治而癒。二姐全身六種難治的病,不知不覺痊癒。我們又去40多里外的遵化,200多里的三河參加隆重的法會,聽他們的煉功心得。有很多人在煉功時祛掉了疑難雜症,給將要破碎的家庭帶來祥和美滿,給國家、社會,給人類帶來無法形容的精神面貌和道德回升、社會穩定,使我們堅定修煉的路。

1999年7月20日,不得人心的江××流氓、驕橫行惡,開始打壓,迫害法輪功學員,中國大陸黑雲滾滾,一片黑暗,是對人性的徹底顛覆。老百姓都知道這一群少數人是民族敗類,又再搞文化大革命式的紅色恐怖。我二姐幾次去北京上訪,就是說一句公道話,60歲的人也給拘捕半個多月。北京到處封鎖很嚴,去北京至少接受兩次檢查,每一個人的身份,甚至每個人必須罵一句師父才能放過。如果你不罵,警察就硬拽你下車,會打你,也有可能非法拘留。有一次,我二姐又一次去北京,而且,帶著4歲的小孫子(大法小弟子)一起去北京上訪。半路被警察攔住,四、五個警察闖上車就一個個過問,每人必須罵一句李洪志師父才放過。輪到我二姐時,兩個警察讓我二姐站起來時,4歲的小弟子立時撲上去,堵住我二姐的嘴,高喊「不要罵!不要罵,李洪志是老師,李洪志是好人,你們是大壞蛋。」全車的人被這一幕震驚,有很多人鼓掌,讚揚這麼小的小孩;有很多人受到感動。警察沒辦法去拽孩子,灰溜溜的下車了,二姐順利到達天安門。一看去北京證實法的全國弟子很多,有的被打,有的被抓,警察的殘暴表現得非常猖狂,野蠻無情。

做為修煉人,面對任何常人的辦法、手段,包括煽動、蠱惑等迫害,都帶動不了修煉人的心,特別是對大法弟子更不起作用。「……大家在風風雨雨中已經鍛煉的越來越成熟了。……越來越理智,越來越清醒,越來越知道自己的路應該怎麼走。」(《2005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大法弟子證實法令邪惡黑手膽寒,講真象遍地開花,救度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