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住在黑龍江省的一個小村子裏,今年44歲。

二十年前,我們村子裏有個小伙子,因為窮,都三十出頭了也沒成個家。有一次出遠門回來時,在火車上有個人給他一本算卦的書。他回到屯子裏,給這個算,給那個算,真的挺靈驗。

有一次他上我家來,我媽說:「給我這三個孩子算算。」我是姐姐,有兩個弟弟,先給他倆算的。因窮怕了,都是想知道有沒有財,有沒有官運,可給我算時只是兩句話:仙體不非凡,修道成正果。我媽說:「這是啥意思呀?」他說:「書上就這麼說的,還說長春這地方有座山上有一朵仙花,一般人找不到它,誰找到它就有大福份。」

從那時起,我的身體沒成了仙體,反而得了一身的病,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一隻腿彎曲、天生舌頭短,伸不出來……自己沒事時也想:修成正果可得咋修呢?

三十歲那年我信佛了,我以為信佛就是修道了,做好事,不做壞事,也不吃肉了。上哪兒去也不坐車,步行,天天念經,磕頭,拜佛。後來又聽一個和尚說,磕頭撿大豆粒,每天磕一百零八個頭,撿一百零八個大豆粒。我就這樣做了好幾年,可是總覺的不行,想找個明師指點一下怎麼能成正果。

有一次,上我孩子她老姑家串門,她家來了一個朋友,說信佛多少年了,她家有五個孩子,其中有三個出家了,全家都信佛。我一聽二話沒說,就磕頭拜師,她只是教我念經,念來念去,我發現不行,她好像比我也強不了多少,後來我就不跟她學了。心想:這樣下去也成不了正果。

98年的夏天,我聽到了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當時我高興的心情不能言表,聽完講法,我恨不能上大街上去喊,我找到師父了!我找到師父了!然後我把我以前的那些書,佛像全都送到廟裏去了,去同修家請了一本《轉法輪》。回家的路上,一會拿出來看看,一會拿出來看看,當天晚上覺都沒睡好,偷著樂呀!高興呀!沒想到這下子生出了歡喜心,見人說話也不正常了,人家也不明白咋回事,我丈夫想起了算卦的事,說:「難怪那卦書上說你仙體不非凡,修道成正果呢。」

後來我慢慢悟到了自己的歡喜心,才把這顆心靜下來。通過後來的學法煉功,我的病全好了,腿也直了,舌頭也伸出來了。

當時引導我學法的同修家搬走了,周圍沒別的同修,我就好像獨修一樣。邪惡迫害大法時,我不知道咋做,又沒同修切磋,只是一個人學呀,煉呀的,有時悟到些甚麼,自己說真有意思,就笑了,有時笑出聲,好像這世界就我自己,沒別人。

直到2005年春天,我家搬到街裏住了,我認識了好多同修,這時我才發現,我被拉下好大一截,同修為大法做的事,我一件沒做,而以前還以為自己法學的挺好。

我想起師父的話:「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實修》)其實我沒跟上的原因主要是舊勢力間隔我和同修造成的,我明白了甚麼是執著自己,不過請師父放心,我一定會加倍的努力,做好三件事,讓師父不再為我操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