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回歸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我因體弱多病在九五年的春天,練了某氣功,病沒有好,還招來附體,師父在講附體中的現象我都有,故而被人們說成是精神病,二十多天不能上班,百治不見效。在病痛與附體的折磨下掙扎的活著,並在心裏發誓,從此與氣功絕緣,死都不踏進氣功半步。

從九六年的春天開始,同學、朋友親屬等都向我介紹法輪功,並把他們的珍貴的《轉法輪》送給我,但都被我拒絕了。在一九九七年的秋天,回娘家,媽媽再次講她的病煉法輪功都好了,讓我也煉,並下地給我放煉功帶。因母親都七十多歲了,身體一直不好,我不敢直接拒絕她。媽媽把著我的手,教我做「頭前抱輪」並讓我閉上眼睛,我就和媽媽開玩笑,閉上了眼睛。誰知閉上眼睛就睜不開了,身體就不會動了。我看見一隻老虎向我撲來,又看見師父披袈裟結印打坐。在我面前,又看見一個五六年前的我,跪著向師父走去,走到師父前面磕了三個頭。我知道這是拜師。

學法後,我才明白那是我的副元神,並感覺到師父把我的脊椎抻開了(我的脊椎有病),疼的我兩手發抖,眼淚也流下來了,而後看見像「電扇」一樣的東西,在我的小腹前正轉、反轉,我不知道是師父給我下的法輪。四十分鐘的抱輪是媽媽把著我的手,教我做的做完後,姐姐和媽媽問我看見甚麼,我說甚麼也沒看見,怕她們讓我煉功。回家腰脊柱都不疼了,我仍然沒有煉功的想法。

九八年的春天,姐姐讓我和她一起去功友家看師父講法,我先生也讓我去,因為他三個姐姐都煉法輪功,並說電視都演了。我仍堅持不去,可姐姐不肯走,我怕在我先生面前姐姐沒有面子,只好跟姐姐去了。一進功友家,我「媽呀!」一聲愣在那裏,我看見師父披著袈裟、結印、打坐在那裏和我第一次抱輪時看到的一樣,功友們以為我犯精神病了,趕緊讓我坐下,過了一會,我才明白是師父的像在那裏,可我怎麼看就是師父,不是像。無意中往東牆一瞅,四個太極怎麼能轉?我當時不知道是法輪圖形,後來細看才知道。我再來看師父,非常嚴肅,用眼睛看著我,我很害怕,心想一定是以為我不好好聽他講課。這樣就去看電視,聽師父講法,不知道師父講了甚麼,突然看到近二十個空間都有師父講法,各個空間的距離都很近,只有我們的空間離那些空間的距離很遠。回家路上看見法輪在前頭轉,師父的三個法身跟著我。我覺得不可思議,心裏和師父的法身商量。姐姐和家人及功友的大力支持下,我聽完了師父的講法,大姑姐又給我送來了書,但我仍然堅持「不練氣功」。

同年九月份,同事又來勸我煉法輪功,我說怕走火入魔,她說你都入魔了還怕啥,我覺得有點道理,晚上夢中師父點化我,附體都綁在一個大汽車上了。心中有點想煉功了,但感覺自己的病比以前好多了,但不知道好的原因,怕再招來附體。知道師父在夢中一次次的召喚,不知道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

十月份學校放秋收假,我把姐姐春天送給我的煉功帶放在錄音機裏,兩天不敢按鍵子。在屋裏走一圈又一圈,第三天終於下了決心,反正自己也是與魔鬼打交道的陰陽人,死就死吧!按下了播放鍵。做抱輪(還是第一次母親手把手教我做的,動作還有記錯的),雙手剛一結印,師父就開始給我淨化身體,淨化身體時的神奇太多了。

第四天,我再煉抱輪時,師父叫著我的名字告訴我,你滿身都是邪氣,但主意識很強,要下強機制才能保護你,你要精進,你要悟,你要到點上去煉功,你要做師父的好弟子。我做了四天抱輪,別的都不會做,就成了正常人,找到了沒病的感覺。我對著師父的像說,讓我像今天這樣活一百天,把孩子的一切都弄好,死都可以。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一直告訴自己,「你要做師父的好弟子」。

第十二天晚上,煉靜功時,感覺自己的腿像二十年的大樹那麼粗,要憋死了,突然聽到了一個女的大聲喊,「憋死我了,憋死我了」,她喊著師父的名字說,「你還普度眾生呢,把我定在這裏提高你弟子的心性」,我聽到師父說,攝魂大法,我差一點沒倒下,多虧是挨著牆坐著。而後師父叫著我的名字告訴我,你的附體到今天全部清理乾淨,再有就是你的思想上。我在心理說謝謝師父,這是我第一次叫師父。師父說你甚麼都不用,只要你精進,你要悟,你要到點上去煉功。

第十四天,師父為我淨化出一個子宮瘤,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還長了一個瘤。

我這個墜入凡間深處的弟子,在師父一次次安排下,一次次展現大法的神奇下,一次次慈悲的召喚下,終於跟著師父踏上了回歸的路。在回歸路上,在正法過程中神奇無數。

直到現在才寫出來,是因為我給自己定了個好弟子的標準(其實不應該人為的自己給自己定甚麼「標準」),感覺自己不夠標準了,怕本地功友說我辜負了師父的慈悲救度。認真向內找是自己給自己的執著心留有餘地,沒有真念,勇猛精進達到師父要求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