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密山市張玉蘭被迫害死亡的情況補充(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三日】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六日報導了大法學員張玉蘭被萬家勞教所迫害死亡的消息,以下是補充。

大法學員張玉蘭,女,五十五歲,原黑龍江省密山市鐵西村站點輔導員,一九九六年十月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後七、八種疑難病症不治而癒,火暴的脾氣一掃而光。


張玉蘭遺照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張玉蘭為了維護大法的尊嚴,進京護法,被北京前門派出所惡警拘押,後轉押回黑龍江省。

張玉蘭第二次進京上訪時,又被前門派出所惡警非法拘押、毒打,轉押回黑龍江密山看守所。政保科長孟慶啟說是和張玉蘭家關係不錯,勒索了三千元「罰款」,放她回家,

同年十二月二日,張玉蘭第三次進京護法,再被前門派出所抓捕,受到了惡警的背銬、電棍、打嘴巴子等酷刑,後來被雞西公安局政保科科長李某抓到雞西駐京辦事處地下室非法關押,李某和密山市政保科惡警高德利(現任密山隆盛焦炭廠保安)不但搶去了張玉蘭身上僅有的四十多元錢,並將張的孫子身上的兩百元也搶去,同時也搜去了所有被關押的大法學員身上的錢,共約四百多元。

張玉蘭劫持到密山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裏遭到非人的毒打,政保科長孟慶啟告訴副科長杜永山,李某給她製造一個莫須有的罪名。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凌晨四點,張玉蘭被惡警戴上手銬、腳鐐以「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劫持到了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在萬家勞教所,張玉蘭受到惡警們無數次的毒打、謾罵、酷刑折磨,她身上的傷痕不斷。

二零零一年六月,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對大法學員進行極為野蠻的酷刑折磨,企圖強行「轉化」,但仍無法改變眾多大法學員的信念。由於惡警的殘酷迫害,一些大法學員生命垂危。六月二十日晚,張玉蘭、趙雅雲、李秀琴在勞教所七大隊監號裏以常人方式抗議暴力「轉化」,在監號裏離世。

事情發生後,萬家勞教所為了掩蓋它們的罪惡,嚴密封鎖消息,不許警察回家、切斷手機電話的通訊。勞教所勾結被害者家庭住地的政府部門及派出所的惡人、惡警,掩蓋事實真相,不通知家屬。

當地政府及派出所惡人、惡警出面,到被害人家裏問:死者年齡、以前得過甚麼病?在哪個醫院治療過?住過院否等等,卻不說出人被萬家勞教所迫害致死一事,妄圖找個掩蓋它們殺人滅口的合法藉口。但是家屬立即識破了它們的陰謀,問:在萬家勞教的人是否被害死?這些人隱瞞不說。但是家屬已經明白了惡人問話的用意,立刻動身親自去萬家查問。密山鎮政府及鐵西村派出所惡人、惡警隨後攆去,並邪惡的追問:誰告訴你們張玉蘭死了?

整個事情處理過程中,萬家勞教所無人出面都是由勞教局出人辦理的。

哈市有關部門害怕它們殺人的罪惡被外界知道,就把張玉蘭的親屬用小車拉到了離哈市一百多公里一個偏僻的地方威脅,逼迫家屬答應它們提出的四個條件,其中有張玉蘭的死與萬家勞教所無關,所有喪葬費由死者家屬承擔,不得向外界披露被害者死因,不准接受外國記者採訪等等,如果不答應簽字,用密山鐵西派出所惡警李某的話說:「把你們都整死在這個誰也不知道的地方。」

張玉蘭家屬在共產惡黨邪惡威逼下,無奈答應了它們提出的條件,「簽字畫押」,萬家勞教所蓋了公章後,才把家屬拉回了哈市,允許給死者換衣服。

家屬在火化場給張玉蘭遺體換衣服時發現,張玉蘭脖子上有淡淡的勒痕,後背有青紫傷,人在冰櫃裏存放三天已經凍硬,但一隻腿卻是活動的,估計是折了。

張玉蘭兒媳婦提出等一等張玉蘭的二兒子到後再火化遺體,惡警不允;而當張玉蘭二兒子邢德福匆匆趕到、離火化爐僅有十幾米遠時,惡警看到急忙叫火化工把死者推進火爐,當邢德福看到母親的遺體就在眼前而不得一見時,心都碎了,大哭著撲向火爐,要想看看被惡黨迫害死的母親最後一眼,被沒有人性的惡警緊緊拽住。可憐的邢德福只能用眼淚和嗚咽送走了遭受一生苦難的母親──張玉蘭。

這是共產邪黨欠下的又一筆血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