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家勞教所對女大法學員的迫害黑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黑龍江省哈爾濱萬家勞教所是眾所周知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黑窩。幾年來這裏的惡警惡徒緊隨江羅邪惡集團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手段極其惡劣,令人髮指。

萬家勞教所位於哈爾濱市近郊農村,勞教所共分十三個大隊,其中三個大隊關押女大法弟子,其它隊關押男大法弟子。這裏著重揭露對女大法弟子的迫害情況。

關押女學員的三個大隊是十二大隊(大隊長郭秋利);七大隊(大隊長張波)和集訓隊(集訓隊也叫嚴管隊,頭子不叫大隊長,而叫指導員。指導員都是男的,一個叫趙余慶,一個叫姚福昌)。這三個大隊的頭子受所長盧振山的唆使和指揮。大隊長下設隊長(霍樹平、張愛輝),管教(劉白兵、周英范、王娜娜、邱洋、叢志麗、王薇等)。這些惡徒直接殘酷迫害大法弟子。

集訓隊的趙余慶和姚福昌不但指揮還直接參與迫害。集訓隊的大法弟子不勞動,被強迫整天看誣蔑大法的錄音、錄像,反覆播放;逼迫法輪功學員舉手宣誓。宣誓的內容有包括:我叫某某,我堅決與法輪功決裂;法輪功是「×教」;直呼師父的名字罵師父。誰說完誰休息,抵制的學員就受重刑一夜、甚至於幾天。這三條內容是由被關押的邪悟者徐鳳萍向勞教所提出制定的。從零四年開始到現在學員每天都遭受被強逼罵師父、罵大法這樣的精神折磨。

一個名叫紀鳳琴的五十多歲的學員,因不舉手宣誓,被上大掛三天三夜,折磨的死去活來,手麻木的失去知覺,胳膊扭曲變形,因承受不住折磨最後罵了師父、罵了大法,事後這名學員悔恨自己不爭氣,最後導致精神恍惚,失去記憶,勞教所又把她送到萬家醫院進行折磨。幾天時間好端端的一個人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勞教所為推卸責任讓家屬接回家,幾天後紀鳳琴就含冤離世了。

另一個大法弟子宋文娟,四十歲左右,因不罵師父、不罵大法,惡警把電棍放到她的嘴裏旋轉著電,把宋文娟口腔電得滿嘴流血,後轉十二大隊。她依然不罵師父、不罵大法、不與法輪功決裂,惡警對她用電棍電、上大掛、拳打腳踢、用警棍抽打,把她的衣服扒光一絲不掛的坐在老虎凳上、折磨她、羞辱她。這是集訓隊的迫害情況。

被非法關押在七大隊和十二大隊的大法學員,每天強迫進行超負荷勞動。勞動項目是糊裝大米的紙袋或選冰棍桿打包裝箱(也叫打板)。糊米袋五十五歲以上做四百個,五十五歲以下五百個,選打包冰棍桿五十五歲以上是四百個,五十五歲以下四百五十個。每天早四點三十分起床,洗漱完背監規,五點三十分開始勞動到晚上九點收工,其間三頓飯,除每頓十分鐘左右其餘十三小時均為強迫勞動時間。人人累的腰酸背痛,手發麻,完不成勞動任務就要無限度的延長時間,直到完成為止。有的年老學員完不成數額要幹到半夜十一、二點,勞動一天已經是精疲力盡了再加上吃的豬狗食(用苞米麵蒸的乾糧硬梆梆的,把大白菜切成粗條下到清水裏再放點豬油加點鹽,攪和攪和,難吃極了。)學員們身體弱,熬到深更半夜逼大法弟子所謂「宣誓」,然後才可休息,不宣誓的就上刑,天天如此,循環往復。學員承受不住妥協了,事後卻後悔的心如刀割,決心不再宣誓;第二天白天用奴工活迫害,晚上再逼迫宣誓,不宣誓依舊是重刑,就這樣每天周而復始,從肉體到精神上進行殘酷的迫害。

上面提到的惡警、惡徒輪流值班,輪流迫害大法弟子,邪惡至極。對不決裂的學員輕者罰站、罰蹲。罰站就是雙腿並攏直立,罰蹲兩腳尖並攏,腳跟抬起,頭向下低,兩胳膊背後手向上翹)有時還戴手銬。長時間站或蹲,稍有一動惡徒用電棍電或拳打腳踢,或用警棍抽。大法弟子被罰站立或蹲一宿是經常的事,這是輕罰。

重罰就是直接上重刑,包括上「老虎凳」,坐鐵椅子等。坐鐵椅子:一把鐵製的椅子,冬天放在冰冷的屋子裏或走廊,窗戶打開,把學員的外衣扒光只穿襯衣襯褲,光著腳,鐵椅子座面上和大腿粗細的高度差不多處有一塊和大腿同樣寬度的一塊張合的鐵板,把鐵板張開後人坐在鐵椅子上,然後把鐵板放下壓在大腿上,兩腳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兩小腿用鐵鏈子固定到鐵椅子腿上,雙手背向後面戴上手銬,向上拉,拉到和鐵椅子後背的最頂端一樣高,再用鐵鏈子將手固定住。鐵椅子又涼又硬,一會功夫把學員凍僵了。

還有一種重刑叫「上大掛」:把雙手背後戴上手銬,用鐵鏈子掛在兩層床的上層床頭上,兩米多高,腳離地,身體懸空,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手腕上。上完大掛後的同修,胳膊扭曲變形,手麻木的沒有知覺,甚至殘廢。集訓隊被掛三天三夜的紀鳳琴老人就是這樣把手迫害殘廢的。

電棍電:惡警用高伏電棍對著學員肉體外露部位手、臉、脖子、耳朵等處,想電哪就電哪,電棍電人時卡卡作響,放著藍火,冒著油煙,電棍電到哪裏哪裏的肉就變糊、變焦,往下流油。

警棍抽:警棍跟電棍不一樣,是膠皮製作,不通電,但打在人身上是相當疼痛,表皮很少留有傷痕,大多數造成身體內傷。

萬家勞教所被關押的學員正在遭受著這種非人的肉體和精神折磨,很多學員承受不住酷刑時,被逼罵師罵法後睡不著覺,悔恨自己,心裏非常非常難受,痛哭,下決心第二天做好,可是第二天不決裂、不罵又上刑,第三天再上刑,就是每天都宣誓都罵,就這樣,大多數學員每天都在痛苦的煎熬下度日如年。而且惡警對來看望大法弟子的家屬進行威逼,迫使家屬也罵,而且在室內必經之地上放師父的像,後來大法弟子用正念把師父法像搶了出來,這些惡魔又在地上用油漆畫了一幅像,寫上我們師父名字,讓家屬上去踐踏、罵,否則就不讓接見,用的都是這種流氓至極的手段。

這些惡警惡徒的家都在哈市(具體地址不詳),也都經常接到真相資料和電話,但是不聽、不看,手機號經常更換。這些惡徒最關心、最害怕的是自己的惡行在《明慧網》上曝光,所以也經常上網查看。這些惡人年齡多數都在20多歲、30多歲,50歲的很少,可他們身體狀況都非常差,患心腦血管病的很多,患乳腺炎、肝病等都有。大法弟子發正念時它們會感覺身體不舒服,難受,疼痛等,所以他們怕大法弟子發正念。有時大法弟子去勞教所看望被關押學員時在外面直接對著勞教所發正念,惡徒們身體感覺難受時,就到勞教所外面去抓大法弟子。

萬家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惡徒極其邪惡,望國際組織和社會團體予以關注;望看到此真相的國內外大法弟子針對萬家勞教所所有惡徒、惡人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這個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滅盡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讓萬家勞教所以所長盧振山為首的所有邪惡之徒立即現世現報;加持萬家勞教所被非法關押的所有同修的正念,不要配合邪惡,正念闖出魔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